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要塞之因
    当然,要塞牛逼不牛逼倒在其次,詹成芳现在面临的现实是,如果照刘浪的规划,他想抱粗腿拿出的那几千大洋,恐怕连零头都远远不够。

    这还倒罢了,别说他拿不出来,就是把全县的头头脑脑们搜刮干净也没有可能建成这个可怕的要塞。让詹成芳彻底陷入混乱的是,刘浪把如此机密的事都告诉他,这是意图何为?他只不过是个小喽啰,还是个外围的啊!

    詹成芳是想抱大腿,但可没说彻底站在刘浪一边的意思,四川是刘文辉刘湘那几位大哥的,可不是中央政府的,这点儿詹成芳还是分得清的。

    别说詹成芳震惊,就是已经熟悉刘浪风格的俞献诚迟大奎等人也是被刘浪的大手笔惊的目瞪口呆,刘长官这是要同川军军阀头头们开战的意思?

    “刘长官,这种规格的驻地可不是短期能建成的,花费钱粮也太多了。”詹成芳定了定神,只能稍微委婉点儿劝道。

    “呵呵,花费时间长点儿没关系,我们慢慢来,人总得有个目标,没有人不想当将军,但在那之前,得先定个小目标,比如建个小基地,你说是不是?”刘浪微微一笑,说道。

    七十多年后王土豪的小目标亮瞎了无数华夏人的眼,刘浪的小目标也同样堵的几个人说不出话,按照刘浪的规划,这要塞的花费恐怕得以数十万大洋计。

    “可是,刘主席那边。。。。。。”詹成芳只能抬出刘文辉来阻止刘浪这个疯狂的想法。

    一旦真的按照刘浪的想法开建,他这个刘主席的嫡系下属不向上汇报简直就是粪坑里丢石头---找死,可若是汇报了,现如今刘浪才是广元最大的头头,违逆他的后果同样好不到那儿去。

    “刘主席那边,我自会去沟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建好营房,然后帮我招兵,名额不限,通过考核的,每人每月十五块大洋,等我从成都回来,我要看到结果。”刘浪不容詹成芳再劝,一锤定音。

    可能在包括俞献诚等人眼里,在中国腹地这样一个地方花费许多钱粮建一个这样大型的要塞殊为不智,这里也不是对日的前线。他们想的也没错,曾经的时空里,日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可直到战败,也没攻进过陕西和四川,位于川陕甘要道上的广元自然是没有经历过战火。

    可是,自己这只穿越时空的小蝴蝶在这个时空中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刘浪根本无法预料。刘浪规划中的钢厂、军工厂、武器科研所、新兵训练营等将全部会位于这处基地,不容有失。

    况且,刘浪重点防备的不是日本人,而是蒋校长。虽然没亲见过光头校长,但无论是共和国略显偏颇的记载还是偏居一隅的中华民国的评论,那位战争时期中国最高长官从来都不是个心胸开阔的人,只要不是铁了心的和他上一条船,都会被他用各种手段剪除。刘浪相信总会有一天,光头校长会对他以及独立团下手的,在发现已经无法掌控他的时候。

    有这样一个要塞基地,刘浪能让任何来犯之敌都会碰得头破血流,无论是谁。

    纵观曾经时空中的二战战史,各国都有建设要塞以抗外敌的记录,不过,其中最成功的却要数小日本。日本人在中国本土多居于进攻态势,自然没必要用要塞来防守,但在国外,二战后期的日本人可没少用这玩意儿来固守。

    历史上的滇缅大反攻中,曾经有过一场对于日军来说堪称经典,但对于中**队来说却堪称惨烈的要塞攻防战,那就是——松山战役!

    ???? 1942年5月,日军56师团动用工兵联队外加强征而来的1600余名民夫,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将松山以及附近小松山、滚龙坡、黄土坡等六座小山的山腹几乎挖空,最终建成了一座以七个子母碉堡群为主体的大型要塞。

    ????整个要塞状如隐藏地下的大型蚁巢,地下交通网络四通八达,通电、通风以及供水等设施一应俱全,而且表面阵地全部以钢板、原木、水泥、沙包反复加固,既便是挨上500磅的航弹或者150mm口径的重炮轰炸,也可安然无恙!

    ????凭借这座“大型蚁巢”,日军一个残兵联队不足一千步兵(非战斗人员不计数),却将拥有野战炮群以及英美空军助战的两万中国远征军挡在关前整整三个月零五天,最后攻破阵地时,中**队竟伤亡了将近八千人,中日两军的伤亡比例竟高达1:8!

    既然日本人能做,刘浪也能做,他要将此地建成一个比松山还要夸张的大型要塞做为他独立团的大本营,今后独立团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后备兵源,都可从此地补充。

    虽然工程量浩大,但距离1937年日寇发动卢沟桥事变,他还有足足五年的时间,五年的时间,差不多足够了。

    此外,刘浪还有一个想法,战争之始,日寇势大,拥有的飞机重炮乃是数百万**节节败退的主因,这也是刘浪无法改变的一个死结。其实,处于防御的**早期所造之防御工事过于想当然太过呆板也是**在战争前期损失巨大的一个主因,这却是能加以改进减少伤亡率的。

    而建这个要塞的过程,就是一个实践学习的一个过程。独立团全体人等,自他以下,无论是正式编制序列士兵,还是预备役补充团,全部都要参与修建要塞工事半年。最好的学习都应来于实践,七十年后的职业教育很好的总结了太祖那句名言:实践出真知。

    刘浪希望,在和拥有重炮的日军野战时,独立团所属,都能熟练的建好适合的野战工事,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在8个月后,那个在蔓延千里的长城防线上,刘浪就要用工事之利,让目空一切的日军流尽鲜血。

    防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杀灭敌人,学会构建工事,是所有独立团士兵要学的第一科目。而这第一步,就要从建设自己的基地开始。

    之所以会说给詹成芳这个外人听,那是刘浪相信,聪明的人都会选择成为自己人,不聪明的,以后都不用再费神思考这些烦恼了。至少在军事层面上,刘浪不需要一个外人的存在。

    给独立团所在的几个高层安排好这半月的军事训练计划,刘浪拒绝了他们派一个排随身保卫的建议,就带着陈运发和莫小猫两个,三人三马,踏上了去成都的路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