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归家(1)
    一场和历史名人的面对面,让刘浪彻底改变了仅从史书上了解的历史的看法。有很多的真相并不是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用文字能告诉你的。

    在选择几乎从不出错的刘文辉身上,刘浪感受到了一种古老文明孕育的智慧。刘浪并没有和刘文辉交流太多他对即将爆发的四川大战的任何意见,或者是说刘文辉刻意的避开这个话题,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反而对刘浪提出准备在广元川陕要道上建立一个要塞的想法很感兴趣,沉思良久之后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刘浪独立团新兵名额必须给刘氏家族预留三十个席位。相对这个小小的要求,刘文辉开出的补偿简直超出刘浪的想象。

    刘文辉会在三个月内向刘浪提供钢材十万斤,水泥五万袋、原木20000方、大米二十万斤、被服五千套。

    这是人品大爆发还是主角光环的作用?听着刘文辉嘴里的一串串数字,刘浪的眼睛都直了,这些必须的生活和建筑物资比军火更有吸引力。只是,史书上不是说,刘文辉之败,是败在粮饷不足士气不旺上吗?这些玩意儿可是白花花的大洋都换不来的紧缺物资啊!

    “哈哈,瞪个大眼珠子搞啥子?觉得老子是在吹牛皮嗦,跟你娃儿说,就这么点儿家当了,你再想要也没得球啰!不过,机枪大炮啥子的,老子这里都没得,你得去找老蒋要去。”刘文辉看着被自己惊呆的侄孙,不由哈哈大笑。

    显然,这个时候,他不是省主席,刘浪也不是中央军的上校团长,他只是个给晚辈好东西的长辈而已,虽说他此时也才堪堪四十岁。

    “幺公,您这是。。。。。”不得不说,面对如此丰厚的馈赠,刘浪也禁不住感动了。

    “嘿嘿,这可不是给你娃儿一个的,谁让你姓刘呢?记住,但凡是去你军营的,不需太多关照,成龙成虎还是成猫成狗全看他们自己。”刘文辉微笑着,深吸了一口气又道:“如果,那天小日本真的来了,你代我告诉他们,你们不仅姓刘,还是四川人是中国人,我们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是。”刘浪眼睛不由泛起一丝晶莹。

    自从刘浪来到这个时空,他就极少流泪,就算遇到同族被日寇杀戮,刘浪也只是愤怒,只想杀光日寇为同袍复仇。但这一刻,刘浪热泪盈眶,为一个政客,一个为自己为家族不惜发动导致上十万死伤的政客流泪了。

    他大权在握,他掌控十万精兵,可决数百万人生死,他亦是旧阶级旧军阀旧家族势力的代表,甚至如果不是他战前起义让川省人民免遭生灵涂炭,他必然会被钉在共和国的历史耻辱柱上。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说到抵御外敌的时候,他依旧可以拍着胸脯说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怪不得,八年抗日战争,四川人可穿着草鞋出川300万抗击日寇,这里面若没有刘湘刘文辉、杨森、王铭章这样有民族气节的川人将领在其中起领导作用恐怕是万万不成的。

    中国不会亡,中国亦不会忘,正是由于千千万万这样不愿放弃也不会放弃抵抗的中国人,才让中国扛过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八年。

    “哭啥子,刘家的娃儿流血不流泪。我也不留你了,回去吧,去看看你老汉儿,这段时间他可少没往我这儿跑打听你的消息。”刘文辉微微一笑,拍拍刘浪的肩,转身离开。

    刘浪定定的看着刘文辉消瘦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心里很清楚,恐怕,很难有机会再见到这位令人捉摸不透却又很难不心生敬佩的中年男人了。根据历史,四个月后二刘大战就会以刘湘进攻川北而拉开序幕,半年后必然败北的刘文辉避战西康,直到1937抗战全面爆发才出西康赴蓉,而那时,自己也应该早已奔赴淞沪战场了。

    只是连刘浪也没想到,他再见这位给他极大帮助的幺公时,他已由一名青年,成为中年,而曾经的中年,已是花甲之龄。

    这当然是后话。刘浪出了省政府大院,招呼上已等了半天的陈运发和莫小猫,连夜出了成都城。

    做为雅安大邑刘氏的一支分支,刘浪的家并没有在大邑,而是在大邑紧邻的崇州,距离成都也不过四十余公里,虽然现在天色已烟,拿上火把连夜赶路的话,应该在子夜时分也可赶到。

    虽然路况不是很熟,但这自然难不倒曾经靠着天上的星斗就走出原始森林的共和国利刃,况且成都周边的公路比刘浪想象的要强的多,甚至还有和后世功能基本类同的路牌。刘浪在子夜十分准时的来到一座大宅院门前。

    不算特别大的朱红大门在四对八个火红的大灯笼两个威武的石狮子的映衬下显得很富贵,躯体熟悉的记忆告诉刘浪,这就是他的家,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久未归家的缘故,熟悉中略略带着一丝陌生。

    刘浪忠实的记忆告诉他,他那位便宜老汉儿是位极为谨慎的人,从他给刘文辉供应枪弹的同时也不忘给远在重庆的刘湘也来点儿就可以看出。但这八个大红灯笼,两个大石狮子有点儿太拉风了,刘浪不由咧咧嘴,如果不是朱红的大门不够霸气,他还以为到那家王爷府了呢?

    不等刘浪上前敲门,靠近大门的墙头突然冒出一个烟乎乎的脑袋,“不知是哪路袍哥兄弟来访,刘府已经关门谢客。。。。。。”

    纯正的川音配上不伦不类的古语,二者的结合让刘浪不由哑然失笑,当下大吼一声:“袍哥个锤子,三川儿你个瓜娃子,才走了一年,连老子都不认得了。”

    陈运发和莫小猫对视一笑,长官这么好认的体型,竟然都认不出来,这货必须得挨骂。

    墙头的人头显然也受惊不小,呆愣了好半响之后,只听“扑通”一声闷响,那个拿着四川话拽着古言的家伙竟然径直掉下墙头,半天没吭声。

    光听那个声音,都替他疼,刘浪家的墙不算高,也足有两三米。

    “浪少爷回来了,浪少爷回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从墙那边响起,响彻夜空。

    刘浪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浪少爷这词不太好听也就罢了,你特么叫的那么惨搞毛线,听着咋就像狼来了呢?还有,尼玛的倒是给老子开门啊!

    ps:依旧是感谢,感谢大家第一天的订阅和打赏以及月票,风月很感激。其次,是推荐军事组朋友的书《先烈血》,走的热血流,书荒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