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各方反应(求下票和订阅)
    那边新兵招募也以接近尾声。

    陈运发以近乎残酷的考核,吓跑了大半跑来想当兵拿军饷的年轻人,不过,经过举80斤重石杠铃十次并能在一刻钟内狂奔三千尺(民国计量标准,一尺即现在一米)严苛考核留下来的386名年轻人还是让刘浪稍稍吃了一惊。

    难怪五年后的全面抗日战争中,四川省以一省之力,就出兵三十万人,壮丁更是高达三百余万,庞大的人口基数保证了兵源质量。

    拒绝了父母还想从护卫中再选二十人跟着他参军的提议,刘浪只带走了从小就跟着自己厮混的三川。

    道理很简单,刘浪想打造的,是一支保家卫国的精锐之军,而不是一支刘家军。那怕是有一天他刘浪不在了,这支军队依旧可以继续和日寇战斗,他们忠于的不应该是某个人,而是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这才是一支精锐之军应有的军魂。

    穿越时空而来的刘浪很明白,军魂,看似很虚无缥缈,但它真实存在。没有军魂的军队,往往会一触即溃,而拥有它的军队,你看到的往往是死战不退。

    王铭章和他的122师三千人血战藤县全军皆墨无人退,胡琏和他的11师死守石牌,整整三小时的刺刀肉搏战无人退,共和国刚成立就北上和美国大兵在冰天雪地里大战,只穿着单衣的第九兵团117团第六连全体官兵为不暴露目标在长津湖零下四十度的低温下一动不动全体被冻成冰雕,无人退。

    退则生,不退则死,如此简单的选择,他们却选择了后者,因为军人的荣誉,因为军人的守护,这就是军魂,军人的魂。

    告别了父母,带着新兵和技术工人以及还没完全酒醒的日耳曼天才博士,刘浪用了足足一周,才回到了广元,此时已经距离刘浪离开已经足足过了半月之久。

    刘文辉比刘浪想象中还要果决,在和刘浪谈完的第二天,就通电全省,将广元从治安到行政,所有权利皆交付于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

    此举不仅在四川省内引起轩然大波,就是安坐南京的光头校长在听到刘文辉此举之后,也是小小的吃了一惊。

    南京政府早就对天府之国觊觎已久,只是别看四川省内八大军阀打过来斗过去跟有杀父之仇一般,但若是南京政府一旦表现出进军四川将天府之国彻底纳入掌控中的打算,那帮家伙们瞬间变纠合在一起成了袍哥兄弟联合对抗中央,拥有几十万大军的川军虽然装备低劣,但天然险峻易守不易攻的地理环境和庞大的人口基数让南京政府就像一只面对刺猬的猎狗,只能龇牙咧嘴徒呼奈何。

    刘浪的独立团能之所以能进川省的川北门户驻防那是因为独立团主官刘浪的特殊家庭背景,如果刘浪不是刘家人,光头校长敢肯定,别说一千五百人马,就是一个连百把号人都能让四川那帮袍哥大哥们炸毛了。

    不过,让光头校长感觉欣慰的是,他好歹在四川驻扎了一只军队,减少了些许尴尬。那怕仅仅只是驻防,那怕那一千多号人,在几十万川军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就像一只小蚂蚁,随时都可以被吞个干净。

    可现在,四川最大的军阀之一刘文辉,竟然极为大方的将整个川北的门户,都交给了独立团,他这是想干什么?

    没人会认为刘浪会改旗易帜带着部队加入川军,那只能是自寻死路,别说川军保不住他,就算能保,估计也没人想保。有些东西注定只能放在桌面以下,要真是放到了台面上,可就彻底撕破面皮了,这就是所谓的政治。

    肮脏,丑恶,却时时刻刻存在。

    光头校长那边还在摸脑袋,四川省内的反对声浪却在另一位大佬刘湘的通电认可下消弭于无形。

    刘浪身为刘湘堂侄和刘文辉侄孙身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既然刘家的两位大佬都认可,其余实力远逊的大佬们那还会说什么,反正给的又不是他们的地盘?只要不动自己火锅里的肥肉,自然是随你折腾。一两千的独立团也没被任何人放在眼里。

    大佬们的诸多心思对于刘浪来说并不重要,但广元城的地头蛇们的热情却是水涨船高,如果说以前多是虚意奉承,现在却几乎是跪舔了。

    主政广元一切事务换成个文官可能只是空谈,但掌握着一千精锐军队的刘浪在得了这个名分之后却是可以实实在在主宰广元所有人的命运,包括县长在内。

    城防警备司令詹成芳则是暗自庆幸自己留了个心眼,没有把刘浪透露的那个夸张主意向上峰汇报,否则,刘浪归来之日,就是他走人之时。主政广元的刘浪别说建个要塞,就是建个皇宫,只要他有钱,没人会说三道四,那怕是中央政府。

    这是民众的悲哀,却给刘浪营造了不少便利。

    不过,这则消息的到来,却让刘浪基地的建设大大加快了速度,在刘浪归来之时,在高达上万的民工的努力下,仅用半月之功,独立团临时驻地就已经基本完工了。虽然距离刘浪规划的那个军事要塞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不过,幕天席地十几天的士兵们终于有了宽敞明亮的营房。

    按照刘浪的要求,一间宿舍可住一个战斗班包括上士班长在内的十二名士兵。并且采用了高低床,完全摈弃了以前惯用的大通铺。

    一帮大男人挤在一张大床上睡固然能增加兄弟情谊,但那股子经久不散的臭脚丫子味儿也近在咫尺,几乎是每个新兵的噩梦,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也是刘浪对独立团所有官兵们最基本的要求。

    广元地区的招收新兵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每月能拿十五块现大洋军饷在城市里都能成为一种巨大的诱惑,更别提在广元这样的山区了,经过同样严苛的选拔,竟然还留下了798人。

    潼关的苟家也如约送来了500陕西新兵,合计接近一千七百人的新兵让独立团的高层们面临着幸福的苦恼。

    整个编制才1500人的独立团,如何吞得下如此之多的新兵?那怕把七百多名伤残老兵的名额都让出来。

    刘浪却是微微一笑,一千七百人算什么?纸面上兵力只有200万人的共和国,能在一周之内组织起超过一千万的正规军。

    ps:凌晨更新,这两天推荐票和订阅都在减少,请书友们继续支持风月。还要感谢书友昨日的舵主打赏,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