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请你们吃猪头
    三棱军刺的制作对于一个德国机械专业博士来说,并不算太难。

    仅仅过了两天,一柄烟不溜秋的三棱军刺成品就摆在刘浪和独立团高层的面前。

    “上校,您的理论很完美,做这种军刺,我们炼钢厂出品的那种低碳钢完全可以胜任,我想,它会成为战士们喜爱的好伙伴的。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涂上您要求的磷。”格鲁诺夫略显得意的向刘浪显摆。

    在自己得意的作品面前,格鲁诺夫完全忘记了他前两天还在为这柄武器的可怕而担忧。

    “博士,您确定这玩意儿能杀人?”赵二狗好奇的拿起烟不溜秋并不起眼的三棱军刺,带着几分怀疑问道。

    的确,第一次将自己展示在中**人面前的三棱军刺就像一根带着几条棱线的铁条,毫不起眼。

    “嘿嘿,能不能杀人,看看就知道了。”刘浪接过格鲁诺夫微笑着递过来的临时用磨刀石,细致的在军刺尖头处磨了起来。

    锋利的刃尖在射进窗户阳光的照耀下逐渐闪出了寒光。

    稍倾,刘浪满意的看看已经被开锋了的刃尖,土法炼钢厂的钢质虽然不怎么样,但已经出乎他的意料。

    随手一掷,只听“夺”的一声,军刺就将团部办公室厚达两公分的木门刺了个对穿,长达50厘米的军刺留在木门上面的只剩下不到一半。

    俞献诚等人集体抽了口冷气。人的皮肤和肌肉可比木头要柔软多了,若是扎到人身上,绝对的又是个对穿。

    “长官,光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刺刀也可以做到。”赵二狗还是有些不服。

    在他看来,这种钢刺光会刺杀的功能实在单一,刺刀好歹还能当匕首,遇到铁丝网什么的还能割一下。

    “石大头,把王县长昨天送来的那头猪抬过来,今天我请大家吃猪头。”刘浪拍拍手,朝窗外喊道。

    “好嘞,长官,开水我都煮好了。”窗外的石大头声音少有的兴奋。

    显然,吃猪头这事儿,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屋内的大部分军官面面相觑,长官的思维跳跃性太强了,刚才还在讨论他发明的新武器,这会儿怎么又跑题到吃猪头那儿去了?不过,有猪头吃倒是好事儿,天天的光吃肥肉片已经吃得有些腻味了。

    只有俞献诚看着刘浪随手拔出的军刺目光闪动,仿佛想到了什么。

    众人跟着刘浪来到团部院子里,等着看马上要变成美食的猪。

    等到石大头和天天缠着他习武的陈运发两个人一前一后吭哧吭哧抬着一头四蹄朝天绑着的大猪进了院子。大家才明白为何猪不是被拉过来,而是被抬过来。

    那是一头长达两尺浑身长满烟色鬃毛一张尖嘴上还露着两根像小匕首一般獠牙的猪,一头野猪,一头大野猪,一头还活着的大野猪。

    “好家伙,好大一头野猪!今天有口福了。”赵二狗眉开眼笑的大乐。

    “想吃啊!那好办,用你的刺刀宰了它。”刘浪微微一笑,还没等赵二狗回答,又命令道:“大发,把野猪给我放了。”

    “卧槽,大发,别放。”赵二狗一个激灵,满头冷汗的嚷嚷。苦笑着看向刘浪:“长官,您觉得二狗那儿得罪您了,你说句话都成,别拿这个家伙吓唬我啊!或者给把枪也成,光用刺刀,我搞不赢啊!”

    山里人有句俗语叫:一猪二熊三老虎,说的意思就是在山里最危险动物的排名。很多人最害怕的是老虎,其实,老虎因为智慧较高,很少主动招惹人,反而不是最危险的。而野猪因为是个楞头青二货,见了人就主动冲上来开干,反而人受到的伤害最大。

    不过,仅从战斗力来说,野猪的战斗力虽然弱于老虎,其实也弱不了那儿去,尤其是对人来说,基本都属于无可匹敌的那一类。因为常年在泥潭里打滚和松树上蹭痒,野猪本身就很坚韧皮肤上裹了一层厚厚的松香和泥垢的混合物,就像又额外穿了副盔甲,拿着猎枪的猎人如果没一枪打中野猪的要害,后果都不堪设想。更何况,刘浪要求赵二狗拿着刺刀去宰这么一头山中的霸王,那完全是要上菜的节奏,把赵二狗送给野猪当菜。

    野猪可是杂食性动物,荤素不论的。

    别说赵二狗,就是独立团自刘浪以下的最强者俞献诚,想着就拿着一把刺刀跟这个猛兽开干,心里都没有多大把握。

    “瞅你那点儿胆子,想吃猪肉还不敢自己动手,那只有老子这个请客的来了。大发,给我放了它。”刘浪晒然一笑。

    “哈哈。”一听刘浪要亲自出手,所有提高警惕的军官都放松下来大笑。

    在他们看来,禽兽不如的团座长官可比那头大野猪猛多了,虽然他们也没把握和那头大野猪对上。

    “my god,上校,你一定是疯了。”谨慎的日耳曼博士脸色吓得煞白。

    格鲁诺夫敢保证,这是他平生见过的最大一头猪了,还是头野猪,能吃肉的野猪。这样的一个大家伙如果脱开绳索,究竟会发生什么?就算是他身边还站着七八个荷枪实弹的中**人,也给不了他丝毫安全感。

    第一时间,格鲁诺夫握紧了刘浪送给他防身用的勃朗宁小手枪,这个,比那帮不靠谱的中**人强多了。

    估计是绑时间长了气血不通,挣脱打开死结绳索的大野猪在地上四蹄乱弹了好一会儿,终于喘着粗气站了起来。不出意外的,野猪凶光四射盯着眼前的众人,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看出野猪小小眼珠里迸出的仇恨。

    换成是自己,被这样四蹄朝天的绑了一两天,估计也恨不得把始作俑者一口口嚼碎吧!

    野猪,当然也是这么想的。

    二货野猪向来是怎么想就怎么做,“嗷”的狂叫一声,就朝站在最前面的刘浪冲去,就像一辆开足了马力的小坦克。

    不过短短的几米距离,对于时速高达三四十码的野猪来说,也就一秒的功夫就冲到了刘浪面前。

    “上帝。。。。。”格鲁诺夫惊的连退两步,毫不迟疑的举起了自己的枪。

    中国上校不仅是他的雇主,更是一名优秀的军人,还是一名天才的设计师,格鲁诺夫不能不救他,虽然他刚才的决定很愚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