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环境造就人
    日军的拼刺术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借鉴了东洋剑道一刀流一击必杀的特点,再结合长期的训练,将一挡一拨一刺训练成士兵的本能。

    而且在战争初期,中国士兵并不知道,日军在准备进行白刃战之前,都会搞个小花招,会在腹部缠上两层厚厚的帆布,如果力量不够,刺刀没完全刺透帆布,他们就会反戈一击。白刃战软硬件皆不如人,还被人坑,中国士兵在战争前期白刃战上被全面压制也是正常的了。

    当然,自从刘浪的到来和三棱军刺的诞生之日,日军在白刃战上的优势统统划归乌有。有了三棱军刺这样的凶器,别说帆布,就是块铁皮,也是一刺即穿。

    更重要的是刘浪教授给独立团各级官兵的拼刺术,脱胎于日军的东洋刺,却又融合了中国的枪术,是共和国在三十年后根据武术大家顾留馨和他所著的《劈刺实验录》所改良完成。

    顾留馨做为一名武术家在历史上声名不显,但这位文武双修的练武达人着实是个武痴,从11岁开始习南拳,后从宫荫轩、刘震南、陈微明、武汇川、徐致一、吴鉴泉、陈发科、林济群、孙禄堂等学习心意**拳、诸式太极拳与推手、形意拳以及八卦掌、八方刀、骑枪、棍术、剑术等拳械;并向友人田毓荣、傅采轩等学跤术及拦手门拳术;还向唐豪习日本劈刺术等。所学之杂,在近代史上实是再难找出第二人选。

    当然,让他名动华夏武术界的不是他的武功,却是他糅合中华武术为基础吸收了日军东洋刺的优点,历经三年实际苦练膍胵之术,写了一篇《劈刺实验录》,准备贡献给抗战将士研习,可后来由于在国家层面上对拼刺之术的需要远比不上枪炮等热武器装备的需求。这本将东方实战武术发挥到极致的拼刺术直到共和国成立十年后才成为一线部队的实战教材。

    随着时间的推移,共和国的单兵装备越来越先进,这篇本应该在实战中让敌人在共和国刺刀下颤抖的拼刺术竟然没有得到多少实战的机会。

    不过,没经历过实战,并不证明这种拼刺术不强,前世已经快达到单兵技能巅峰的刘浪在和已经年近五十的父亲以木棍为武器仅以拼刺之术搏杀对抗中,竟然大败而归。否则,刘浪也不会记下这个在现代军人看来已经老掉牙的拼刺刀战术了。

    拼刺术的训练自然不能拿真家伙练,全部是由实木做的木棍,根据刘浪的要求,木棍的重量长度要和汉阳造步枪加上军刺一致,前端为圆头。拼刺时亦要穿上藤条编制的护甲和护裆以及面罩防止误伤。

    这些东西自然不需要刘浪去操心,只需要将订单交到王县长手上,这位很快就能解决。木工活儿对广元这里的人们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更何况刘浪也不是白要东西,一套这样的训练装备刘浪足足开出一块现大洋的价格。

    这不,只用了三天时间,王县长就带着十几辆大车亲自将刘浪订购的东西送到了基地。

    “梁长官,这是刘团长要的东西,顺便还带了二十头生猪和两万个鸡蛋,您看还有什么需要的,王某再去筹措。还有,我想见见团座,还请梁长官帮着通报一声。”王县长脸上笑得像朵花似的跟独立团后勤总负责人梁文忠说道。

    这段时间王之意脸上的笑就没断过,按他的说法,这段时间可是他当县长以来最轻松的日子。不用被上峰逼着去收已经快到一百年以后的税不说,他的小日子也越来越滋润。

    不过一个月,粮食、蔬菜、肉蛋、衣物被服独立团大肆的采购让广元老百姓的荷包像充了水的猪尿泡鼓了起来。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他这个县长的日子当然也舒坦了,近半个月他走在街上可是被那帮泥巴脚杆儿喊了好几次“王青天”。虽然依旧看不上那帮乡下人,但王之意头一次觉得被人喊青天的滋味竟然比他从他们手里强行收取上来的几千白花花的大洋还要美一些。

    很奇怪的感觉,但王之意却有点儿上瘾。

    独立团付出的白花花的现大洋,王之意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雁过必须拔毛,就差把雁腿雁胸都留下只给个雁脑壳,而是全部依照既定价格给了那些穿着草鞋戴着草帽的乡下泥脚杆们。

    当然,刘浪脸上带着浅笑告诉他,谁敢贪污老百姓的血汗钱,他就要谁的脑袋这句话也起了很大作用。王之意并不觉得自己这个小小的县长在有着两千多号人马的刘浪面前是个什么人物。

    人,最重要的就是定位清晰。自从省主席刘文辉通电全省把广元军政大权交给刘浪的那一刻,王县长就迅速给自己找好了位置和存在感。

    一个多月的时间证明,他是正确的。不用挨老百姓骂,他自己也没少赚,每次的大采购他和属下们都有总金额百分之五的什么管理经费,新名词懂不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一个月就能光明正大的从刘浪手里拿到好几百的现大洋。

    有钱赚,官声变好,再去冒着掉脑壳的危险去找那帮穷的掉渣的泥腿子们要钱,那他王之意可真是脑壳坏了吧。

    “呵呵,王县长言重了,这些天独立团日常所需多亏王县长帮忙筹措购买,团座早就让我代他向你表示感谢。不过,团座这会儿正在训练场训练新兵,恐怕今天是没时间了,这样,我把你的意思带到。”梁文忠微微一笑答道。

    “这样啊!刘团长事务繁忙,梁长官也别麻烦了,改天我再来拜见好了。这是前日一个乡下亲戚在山里寻的一根老参,请梁长官带给团座,请他一定保重身体。还有一根略小,梁长官莫怪。”听说见不到刘浪,王之意略显失望,不过很快就面色如常,将两个小盒子硬塞到梁文忠手上。

    看着王之意的身影消失在山脚,梁文忠摇摇头指挥着几十名兴高采烈的壮丁把这批物资运走。

    梁文忠不得不佩服胖团座的用人,在刘文辉通电之后,本来按照他和其他几个人的意思,是得把除最先靠过来的城防警备司令詹士芳以外广元所有的大小官员从上到下全换掉,在这些纯粹的军人们看来,这帮政客们从根子都已经腐烂了。

    可刘浪摇头阻止了他们,很是意味深长的来了句:“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环境改变却不知改变的人才是应该被淘汰的。”

    事实证明,刘浪的眼光很准,这位用了不过三年时间就足足贪污了两三万大洋的贪官县长,竟然有着很强的组织能力。独立团对外采购大量的粮食衣物及日常所需用品名目之繁多,梁文忠看着都脑仁疼,但这位却是安排的井井有条,全部在规定时间之内购买送达。

    至于贪污贿赂,竟也销声匿迹,至今还没有听到有人投诉。

    长官的那句环境造就人真的是太有道理了,再想想自己和其他人,梁文忠也不由若有所得,貌似和以前也不太一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