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大刀和长枪(1)(周末加更,求订阅)
    ..,抗战之还我河山

    刘团座这会儿真的很忙。

    忙着溜达。

    溜达到训练场上的时候,场上的气氛正热火朝天,好几百号人把训练场zhong心围的水泻不通,还不时的传出轰然叫好之声。

    看看手zhong的训练计划表,这会儿应该是三个连队的拼刺基础训练时间段,这帮家伙们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刘浪好奇的挤进人堆。

    士兵们的注意力都集zhong场zhong,谁也没留意身边挤进来的胖团座。

    方圆不过几十平方米的场zhong间站着八个人,分为两方。一方刘浪还算熟悉,是以一名叫做胡大壮为首的几名老兵,胡大壮名如其人,身材高大雄壮,一把子力气在0老兵里也是出了名的,第一次跑步考核的时候也是进入了前五十名,所以刘浪对他还是有印象。

    老兵们都手持着一根长1.65米的木棒,身上穿着藤条粗粗编制的防护衣,那是训练工具到来之前的替代品,基地周围山上树木藤条多的是,给每个士兵放一时辰的假,那帮农村汉子们都能做一副出来,就是品相差了点儿。

    而对面领头站着的刘浪也熟悉,就是当日不服气菜鸟名号却被刘浪招来两个高手打击的毫无脾气的蔡大刀,剩下的几个刘浪不怎么认识,也都穿着藤条,不过手里拿着的却是粗上两号短上不少的木棒。

    不管是木棒还是木棍,上面都沾着白色的石灰。

    在众人的助威声zhong,双方发了一声喊,朝对方冲去。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以胡大壮为首的老兵们以棍当刺,个个双目怒睁气势凶猛,面对手提木棒的几个新兵,不管不顾当胸就是一个突刺,如果刺zhong,就算是有藤条做的防护衣,恐怕几名新兵也得大吃苦头,一大块淤青是避免不了的。

    刘浪微微点头,他招募的这帮**老兵不愧是精锐,就冲他们现在这水平,虽然可能比传说zhong以拼刺刀为结束战场的日军稍弱,但应该也差距有限,给他们用上以杀人为己任的凶器三棱军刺,差不多就可以拼个旗鼓相当了。

    眼睛死死的盯着蔡大刀的胸口,“哈”胡大壮吐气开声,一声大吼,至少也使出了八分力朝蔡大刀胸口扎去。

    胡大壮也是憋了一把火,好不容易从大头兵混到了上士班长,结果手下竟然出了个这么个刺头儿新兵,听说要搞拼刺训练,竟然直接蹦出来提出异议,他不练拼刺,有他手里的大刀,小日本就来一个死一个。

    这还得了?军队里最讲究的是什么?是军令,是规矩,没有规矩何来方圆?你蔡大刀手里的大刀再厉害,这该练的拼刺还得练。

    要是搁以前十九路军,这样的刺头儿,早就被几个老兵一拥而上一顿毒打,打的服服帖帖的。但现在独立团军法很严格,不得任意欺负惩罚新兵,违者轻则关禁闭,重则被免去现任职务从大头兵重新混起。

    既然不能打不能罚,那就用战场的规矩,让他明白,光凭大刀是无法和长达两尺的刺刀匹敌的。

    有了蔡大刀当头儿,新兵队伍zhong陆续跳出几个练过武,自持刀法不错的新兵蛋子。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天天被老兵们当孙子一样训,小伙儿们早憋着一股劲儿跟老兵们叫板了,这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获得胜利的机会,自然有点儿本领的都蹿出来了。

    教训一个也是打,教训一堆也是打,胡大壮直接喊了几个老战友,拿着简易版的刺刀就和刺头儿新兵们对上了。喜欢拿大刀的蔡大刀就直接用长度差不多的大木棒代替了,不过这次他可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要比可以,不能拿违规武器,只能用长度和步枪差不多的木棍。

    上次石大头那根超级大木棍可是给他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军营zhong本身就是荷尔蒙旺盛的地方,几个带队的连长也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比。

    两人之间不过十数米的距离,胡大壮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几个大步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不足三米,木棍本身就足有1.6米加上胳膊的长度,电光火石之间棍尖就已经要戳上蔡大刀的胸口。

    一直一动不动单手提着木棍的蔡大刀突然动了,木棍猛的向上一撩,“砰”只听一声闷响,胡大壮木棍再也无力保持向前直刺,棍头斜指向天空,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前冲去。

    而这时,蔡大刀手里短木棍一寸短一寸险的优势尽显无疑,虽然同样被荡开,棒尖却朝着胡大壮扎去。

    zhong门大开的胡大壮却也不是弱手,将手zhong的木棍一摆,将袭来的木棒格挡开,但却不料蔡大刀的右腿突然闪电般弹出,直接踢向胡大壮两腿之间。

    娘的个腿,这小子咋这毒呢?胡大壮大骇,勉力扭身避开要害,但这一脚却无论如何是避不开了,“砰”的一声,胡大壮被蔡大刀一脚踢的踉跄后退。

    没有眼花缭乱,这几下兔起鹘落,蔡大刀转瞬之间就将气势汹汹的胡大壮逼退,引起新兵们一片叫好声。

    而其他几对捉对厮杀的还在“砰,砰”你格我挡打的极为热闹。

    蔡大刀也不追赶,得意的站在原地道:“胡班长,你可输了。”

    “胡扯,老子那里输了?战场上挨上一脚算个球,再来。”胡大壮一摆手里的木棍脸红脖子粗的回了一句。

    被一个新兵一个照面就踢了一脚,胡大壮的面子当然有些挂不住,但这远比不上新兵蛋子那句你输了来得气人。

    蔡大刀晒然一笑,没再说话。如果真是敌人,他有九成把握在他踉跄后退身体失去平衡之际一刀劈下他的脑袋。

    只不过这话他可没敢说出口,再二愣子,他也知道当众这么说会让老兵班长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况且,经过这段时间训练,除了近身搏杀这一项他有把握胜过老兵,这位老兵班长还是让他挺佩服的,一身蛮力更是全连无人能及,为自己班挣了不少积分。

    他今天出头,也不是全为了出风头,更是想告诉长官们,他手里的刀,要比日本鬼子的刺刀更厉害。

    “好了,到此为止吧!大壮你输了,如果蔡大刀手里是把真正的大刀片子,这会儿你已经是他刀下之鬼了。”刘浪分开身前的两名还在热烈欢呼的新兵,走进场里说道。

    团座来了。全场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虽然刘浪这段时间并没怎么参与新兵训练的指导事务,但并无损于刘浪在新兵们心zhong的威严。不仅是他制定的魔鬼训练计划让新兵们惊惧,新兵们更是从老兵那儿已经听说过不少这位胖团座的事迹。无论是单枪匹马格杀一个全副武装战斗班的小鬼子,还是带着二十几个残兵一炮端掉日军联队司令部,或是十几个人就敢对着上百日军反冲锋,并且还活到了最后。随便那一件,都足以让新兵们为之膜拜。

    他们这位牛逼的胖团座,绝对是站在军人单兵作战的巅峰,这是经过了两个月刻苦训练对军人这个词稍稍理解后最深的认识。

    还在找”抗战之还我河山”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