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大刀和长枪(3)
    刘浪的试验很简单。

    继续两军对垒,只不过这次换成了三十对三十。

    三十名老兵对主动站出来有些刀法基础的三十名新兵。倒不是说新兵中刺头儿多,而是胖团座给出的奖励很诱惑,不管那方,只要获胜,今天晚上可以获得一碗猪肉和二两白酒外加一晚上的休息时间。这对刻苦训练了两月没沾过一滴酒的年轻小伙子们的诱惑力就太大了。

    搁八十五年后的共和国,这种奖励估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不屑一顾,可对于这个时代的中国,绝大部分国民一年到头也就吃得上两三回猪肉喝得上几顿酒,那怕他家里还养的有猪。

    这些东西,对于出身于乡村的新兵们来说,可都是稀罕玩意儿。更何况还可以吃饱喝足后美美的睡上一大觉呢!

    让你读上一回八十年后共和国的高中,你就明白,有时候睡眠真的也是一种极为奢侈的想法。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胖团座在,在胖团座和诸位长官面前表现一番,蔡大刀上次输的连裤衩都没了,但人家蔡大刀的名字被团座记住了不是?有这样想法的新兵,恐怕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所以此战,新兵们那也是憋足了劲儿,那还管对面站的是不是自己的老兵班长。

    老兵们自然更是气势汹汹,在刚才失去一城的胡大壮的带领下早已摩拳擦掌,下定决心要给这帮新兵蛋子们一个好看。老兵的骄傲根本不允许他们再输。

    一看双方这态势,为了防止误伤,刘浪特地叫人把王之意刚送来的新式藤条防护给新兵老兵们换上,连面部颈部都防护得严严实实的。

    木棍被重量和汉阳造相仿后粗前细的木枪替代,刀也换成了真的大刀,只不过刀锋都被厚帆布缠着,上面洒满了白石灰,护甲上只要有被木枪和刀劈刺的白色痕迹,就必须退出战场。

    布置完这一切,刘浪退到一边,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了。

    对阵双方发了一声喊,冲在一起在场地里劈里乓啷打的甚是热闹。

    刘浪却是看也不看,把几个忧心忡忡的新兵连长招到一起听他们汇报这两天新兵们的训练情况。

    “长官,要是老兵们输了?这拼刺术还怎么练下去啊!”凌洪看着一名老兵已经被蔡大刀劈中胸口被判下场,不由愁眉苦脸的提醒刘浪道。

    虽然团座从来没说错过,但蔡大刀和几个新兵的刀法的确不错,这会儿个个骁勇的很,不说占尽上风也是略占优势。

    “你以为他们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嘿嘿,这一仗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军队,让他们明白个人的武勇在战场上,永远不能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刘浪微微一笑道。

    刘浪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依仗。

    这是前世他还没进入龙焱部队以前,刘浪所在的连队在讨论到西北军的大刀队如此厉害,为何不在1933年长城抗战之后将破锋八刀这种凌厉的刀法传播到全国,刺刀不占优势的**每人背一把大刀,再训练个几年,日后也不至于大部分部队在战争初期跟日军拼刺刀的时候完全居于劣势。

    两种不同思维的碰撞自然会引起争辩,那自然得让事实来说话。刘浪所在连的连长也是个干脆人,直接搞了一次类似于今天的实战演习。

    参与试验的都是入伍一年半的兵,都没有经过正规的刀法和拼刺术的训练。

    一名拿着大刀的战士,对付一名拿着长枪的战士,拿大刀的明显处于下风,1v1的战斗中刺刀获胜。那紧接着的使大刀的2v1,拿着长枪的战士依旧能在自身被刀劈中的情况下刺伤一名对手,算是个平手。接下来的20v20的比试中,则更是长枪兵的天下,不到2分钟,手提大刀的一队全体“阵亡”,而长枪兵不过退出比试区区两人而已。

    不死心的大刀拥护者连续试了很多种群战方式,比如三四人抱团战术,可长枪兵就是一种“一字阵法”就将他们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事实证明,大刀因为本身长度短,很难以想象中的攻入刺刀的防守范围进行贴身砍杀,而刺刀的刺杀速度远比大刀的劈砍动作快得多得多,双方僵持时间只要稍微一长,大刀就落尽下风了;另外,以刀背上撩磕开刺刀后顺势砍下的“破锋刀法”在人贴人的群战中很难施展。

    战争初期日本老兵的拼刺水平极高,而刀法娴熟能和日军白刃战抗衡唯有西北军这一支,日军和**在白刃战中大占上风也不足为奇了。

    很显然,场中的这场战斗也不会例外,新兵们会用大刀,但老兵们的拼刺术也不是白给,又占据了武器上的优势,如果刘浪没料错的话,新兵们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果然不出刘浪所料,仅仅一分钟过后,新兵们就开始陆陆续续被木枪刺中被判定下场,老兵们越战越勇,两分钟过后,还能站在场上的唯有刀法娴熟的蔡大刀一人而已,而他面对的,却是高达二十五人的老兵。没顽抗超过十秒,至少有五根长枪戳中了他的胸口。

    如果是实战,这位全身上下都能被刺刀戳成筛子。

    “长官,我错了,在战场上,刺刀果然比大刀有用。”看着满脸微笑的刘浪,蔡大刀脸色通红的低下了头。

    能在土匪窝里都能混上头领级的蔡大刀当然不笨,马上领会了刘浪让他们比试的潜台词,强调纪律性团体合作的军队和喜欢彰显自身武勇的土匪完全是两码事儿。假若有朝一日他在战场上这么干,很有可能就会害了自己的弟兄。

    “不,蔡大刀,你还是想错了,我从来没说你用大刀不对。”刘浪却摇摇头道。

    蔡大刀和周围失落的新兵们一愣。

    “弟兄们,知道为什么要练习拼刺术吗?”刘浪突然高声问道。“那是因为日寇认为他们的白刃战天下无双,别说我们中国人,就是强壮的俄国人也曾在他们雪亮的刺刀下大败而逃。所以他们骄傲,所以他们残忍,他们为了节约子弹,喜欢用他们的刀锋挑开我们中国妇孺的胸膛,用我们中国人的血来浇灌他们帝国皇军的勋章。”

    全场寂静。

    男人们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