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固执的地质大拿
    [北-÷星♂小→♂ ],果不其然,戴着眼镜书生意气的年轻地质专家刚兴致勃勃的给刘浪说完自己将会把广元发现大型铁矿的消息汇报给地矿所,就被刘浪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你是中央军,不是军阀,中华大地上的一切,都应属于国家。我黄汲清是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的。”年轻的地质专家脸色涨红着质问像奸商一样的胖子。

    脸上笑眯眯双眼闪烁着金光的刘浪在黄汲清眼里,的确和军人挨不上边,他宁愿相信这又是个花钱来部队里捞钱的蛀虫。

    一定是这样,黄汲清从刘浪笑眯眯地拒绝自己的那一刻,就这么固执的认为了。不过,黄汲清并不畏惧,和所有热血的爱国青年一样,炽热的爱国热情让他面对枪炮都无所畏惧,何况一个小小的上校。

    事实上的确是这样,从民国初年的五四事件面对北洋政府的机枪到卢沟桥事变学生军端着步枪冲向日军雪亮的刺刀,民国的大学生们用滚烫的鲜血告诉后人,他们的确是那个时代最敢用生命向自己的诺言践行的人。

    他们,在接受了现代知识的同时,仍具有先贤的风骨。

    “哈哈,我是中央军没错,但是谁规定中央军就不能有自己的产业了?同学,我能告诉你,这块地独立团已经买下了吗?地契在此。”刘浪为书生意气的年轻地质专家的这个说法本有些好笑,可紧接着年轻人自报家门颇为让人耳熟的名字却让刘浪脸色怪异像是被人一脚踹了蛋:“等等,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黄名汲清。”年轻的地质专家看向脸色怪异的刘浪,傲然说道。

    对这位充满着私欲的胖子上校团长,黄汲清越来越厌恶。中国,如果不是这种只为一己私欲的人多了,又怎会孱弱至此被外敌欺辱?已经接受国内最先进教育的大学生们虽然依旧不是特别清晰,但已经对主宰着中国命运的买办阶级和资本阶级充满了厌恶感。

    “燕大的黄汲清?”已经感到有些蛋疼的刘浪带着一丝侥幸,继续问道。

    “正是鄙人,怎么?刘团长认识我的师长?那也是枉然,我的老师们也绝对会支持我的决定的。”黄汲清也是一脸狐疑,但依旧语气坚定的告诉刘浪他的想法是不可能因为别人而改变的。

    卧槽,老子真的是主角开挂了吗?躲到这山沟沟里都能碰到名人,刘浪此刻真的觉得是蛋疼无比。

    黄汲清,这个名字可能绝大部分中国人都不知道。因为这位没当过什么高官,也不是什么能制造核弹能低好几个师的科学大拿。但若是在地质界提起他,简直能闪耀全世界,而且是闪瞎眼的那种。

    17岁即考入燕大地质系,20岁大学三年级就以一篇《北京西山的寒武纪奥陶纪层》论文被当时最高水平的英文学术期刊《中国地质学会志》采用发表而名动中国地质界。民国二十一年赴瑞士留学,学成归来即以三十出头的年龄担任国家地质调查所所长之职位。这可能是全球最年轻的国家地质方面的负责人,前未有古人甚至也有可能后不会来者。

    如果仅有此辉煌可能还足以让刘浪如此这般蛋疼,这位年轻的国家地质负责人却是位真正的学者,担任领导职务没两年,辞职了。去职后完成了自己的代表作——《中国主要地质构造单位》巨著,以后又领导了具战略意义的14幅中国百万分之一分幅地质图的编绘和三百万分之一中国全国地质图的编绘。于1948年成为中国研究院院士,共和国成立后又成为首批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是中国大地构造学五大学派之一——“多旋回构造运动理论学派”的领导者,亦是共和国地质学的奠基人。

    刘浪没学过什么地质学,唯一跟地质打过交道的可能就是挖过几条战壕,对什么样的土层能挖多深有点儿了解,其他的自然是两眼一抹黑。如果说地质界其他人,刘浪也基本就当是一个符号,和听到阿三阿四差不了多少。

    可偏偏这位爷,刘浪想不熟悉都难。刘浪的老爷子是位武夫,却偏生交了个书生朋友,还不是别人,就是眼前这位戴着眼镜慷慨激昂的年轻人。一个科学院院士和一名将军,级别上倒也对等。想到两个老头儿为争一步悔棋的事拎着拐棍儿在院里大打出手的那一幕,刘浪明白了,人家从年轻的时候都不怕当兵的。

    按理说,碰见老熟人刘浪应该兴奋,可惜,刘浪现在真的只剩下蛋疼。刘浪其实在发现铁矿的那一刻,一瞬间真的有种恶向胆边生将这位书生兄灭口的小恶魔在脑袋里跳跃,一个存储量数千万吨的铁矿如果传到中央政府那儿,光头校长那会把这块肥肉让给他?估计连汤都不得给他喝。就算光头校长这会儿管不到四川,四川那帮准备大战一场决定川省老大的军阀们也不会坐视一个如此级别的铁矿落到他刘浪手里,落到中央军手里。

    有铁就有钢,有钢才能造枪造炮,有了枪炮才能坐上权力的宝座,很清晰的逻辑。达官显贵们摘桃子的想法一点儿都没毛病。

    就算不灭口,刘浪也有至少十种方法让这位向外界张不了口,比如拿捏住他的要害要胁等等。刘浪相信,只要是人,就有要害。那怕是强悍如他,这一世的父母就是他的最大短板,又或者,朱元章在潼关上演的那一幕。刘浪很清楚,若是换成别人,刘浪根本不会将最后那一枪交给新兵莫小猫。所谓关心则乱,刘浪那一刻甚至觉得自己的准度尚敌不上莫小猫,可见当时面沉如水的刘浪的心乱到何种地步,那也算是心坚如铁的刘浪也前所未有过的心乱。

    女人,就是个大麻烦。那是事毕之后的刘浪勉强给自己的交待。

    想来,眼前的这个文弱书生也会有他牵挂的人吧!刘浪打的如意算盘,在黄汲清确认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全被打翻了。

    还在找”抗战之还我河山”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