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杀人灭口?
    “不可能,在这样的山顶上,如果没有大型机械,光凭人力是无法掘开这些岩层的。”黄汲清从科学的角度本能觉得刘浪在扯淡。

    “黄大师,那是你没有经历过战场,你不知道,掘不开这岩层,等待他们的唯有死亡。”刘浪摇摇头,脸上一片肃穆。

    刘浪没有编故事。那支部队是所有中国人的英雄。

    刘浪所说的那支部队正是在中国鸭绿江北的那个国度全是石头海拔不过数百米名叫“五圣山”的小山头上,创造了至今都没有那支部队能超越的神话。

    那是共和国所有人都必须铭记的一场战斗。没人能够明白,在那块不过3.7公里的狭小阵地上,所谓的联合**在43天之内竟然动用了超过300门大炮,坦克170多辆、飞机3000多架次,倾泄了炮弹190余万发,航空炸弹5000余发,也没有人能明白,共和国的战士是如何在这样的炼狱中生存的。

    甚至直到六十多年后,骄傲的美国大兵依旧还在向共和国将军提问,希望得到最正确的回答,因为他们无法相信钢铁般的意志就可以战胜钢铁洪流。要知道,战后的五圣山,在世界地理文献上,永久的低了两米。

    但那支令共和国骄傲的部队做到了,他们不仅在漫天的炮火中活着,他们还重创了可以拿炮弹不当钱,尽情倾泻的联合**队。一个多月的战斗,守方亡7100人,伤残8500人;攻方亡11300人,伤13600人。伤亡比为1:1.6,一个世界大战史上都极为稀少的数字,一个让双方将领都痛彻心扉的数字。

    那场本来只是场营级遭遇战的小小战斗,最终却成了所有共和国人民都难以忘记的一场战役,一场被全世界军校都收录进教材当成案例的战役。

    而刘浪,对那场战役远比其他人更熟悉,他甚至闭着眼都能画出阵地的火力点和坑道图,因为,他的外公,正是那场战役的前线指挥官之一。老爷子走的时候,骨灰里还带着五片弹片,那都是那场战斗留给他永恒的纪念。刘浪到现在都还记得老爷子临走的时候,嘴里呢喃的是: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就是当年做为指挥官的老爷子对每一个战士下达的命令,不活下去,就没人战斗,就会失去阵地。

    听着刘浪近乎呢喃的讲述,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无法想象,会有人能在190万发炮弹下存活,而且还能重创敌军,那真的只能是神话吧!

    “长官,那场战斗发生在那里?”有士兵大着胆子问道。

    “不在中国,你见过那支中国部队有那么多大炮?好了,不说这个,现在说的是你们偷工减料的事儿。”刘浪岔开话题,眼睛一瞪道。

    “可是长官,我们的工具都坏的差不多了,只要您给我们足够的工具,我想我们也不会比您说的那支部队差的。”士兵委屈的直言道。

    “岩石太硬是吧,估计让炮弹炸一炸就好弄多了。这样,带我们去你们建的反斜面坑道去。”刘浪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径直往山顶背面走去。

    这啥意思?炮弹炸炸就松了?迟大奎见刘浪没发火了,心里一松的同时,又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都还傻站着那儿干嘛?全体跑步走,跟我去你们建的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炮弹那玩意儿可飞的很快的。”刘浪走出几步,回头说道。然后对身旁的陈运发说道:“发信号,让赵二狗开始,我顺便看看他这段时间的训练成绩怎么样。”

    “卧槽,团座疯了,兄弟们跑啊!”迟大奎不愧是跟随刘浪时间长的老人,一见陈运发毫不迟疑的从腰里拔出一杆小红旗冲着山下摇旗,一声大喊转身就跑。

    跑的同时也不忘身边刚才还仗义执言替他出头的黄大师,一蹲身就把还没反应过来的黄汲清抗在肩膀头上,撒开腿像山背面跑去,就像一只中了枪的兔子。

    不管反应没反应过来,士兵们轰然而动,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自己好不容易建好的工事跑。能把迟长官吓成那样,魔鬼般的胖团座这次出的幺蛾子肯定不一般。

    那是相当的不一般。

    若干年后还有不少老兵想起自己差点儿被自己人的炮弹炸成渣渣的一幕都忍不住蛋疼,还好,造坑道的时候位置选的不错。

    进口货瑞典博福斯75毫米山炮的威力真特娘的不是盖的,一点儿也不比小日本的155榴弹炮差,没躲好的话,都只能成渣渣。

    六公里外的一片空地上,两门瑞典进口货博福斯75毫米山炮短短的炮管在阳光下闪着冰冷的光泽。两门炮后面不远处,摆放着两个基数高达四十发的炮弹。如果依照规定,一门山炮一个基数应为30发炮弹,可由于炮弹严重不足的问题,一个基数有规定的三分之二就不错了。

    虽说从师部白领了高达一百二十发炮弹,刘团座又花了一万大洋买了一百二十发回来,总共拥有240发炮弹感觉自己富的流油的赵二狗也没打算按三十发炮弹为一个基数的规定来做。

    更何况现在,40发炮弹不仅是白打出去,还是用来炸自己的山头,一想到这儿,赵二狗心里都在滴血。

    “连长,咱真开炮?”一个拉着炮闩的老兵迟疑着问道。

    刚才传令兵从远处跑来说团座已经下达了开炮的命令,小红旗在那个山头已经摇了半天了。

    “奶奶的腿,你以为老子想开炮?一发炮弹可是一百大洋啊!狗日的好贵。”赵二狗在一边儿心疼的只龇牙。

    “我是说团座还在那儿呢?”

    “那也得打,军令如山,今天老子不开炮,明天老子就得带你们一起去挖坑道你信不信?团座还要杀小日本,不会自己先把自己弄死的。”赵二狗一咬牙,吼道:“给老子打。”

    听着距离自己不过三十几米远的山顶上传来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首次感受着炮弹巨大威力的黄汲清第一念头是:龟儿子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