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打爽了的炮兵连
    如果说为了个铁矿要把自己杀人灭口也就罢了,可眼前这个好整以暇脸上还带着些许微笑的胖子竟然把自己和他麾下的200精锐都置之于险地,黄汲清就无论如何也有点儿想不通了。

    不光黄汲清想不通,迟大奎和200老兵们脸色苍白着听着不远处的巨大爆炸声,也有点儿想不通。

    团座不满他们完成任务的能力,也用不着用炮毙这一招儿吧!真的太奢侈了。

    刚才炮弹的炸点距离他们还有几十米,久经战阵的老兵们都知道,如果在战时,这不过是在试射,接下来才是真正炮击,如果胖团座真的癫狂了的话。

    事实证明,胖团座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癫狂。

    接二连三的巨大爆炸声在头顶不断炸响,足足好几分钟,爆炸声才逐渐停歇。

    不过五分钟,对于老兵们来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疯狂的炮兵连竟然朝方圆不过几百尺的山头倾泻了几十发炮弹。如果他们是呆在先前挖的战壕里的话,肯定被炸的连渣都不剩了吧!

    还好,胖团座让他们挖的这个所谓反斜面坑道的位置很独特,博福斯75mm山炮把山顶炸成了一片火海,但却没有一颗炸弹真正的落到坑道上。就算偶尔有炮弹越过山顶,却也只是击中另外一片山谷,他们这个建在山背面的坑道完全没有受到一颗炮弹的攻击。

    相对于先前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属下们,刘浪压根儿就没把自己安排的炮击当回事。反斜面坑道工事在二十年后的“五圣山”战役中已经证明过,不管是山炮还是榴弹炮,直射炮对反斜面工事的破坏几乎可以用忽略不计来形容。

    博福斯山炮的精准度的确和历史中记载的一样,很精准,整整两个基数四十发炮弹除了事先试射的三发,其余百分之九十全部命中目标。射速也足够快,几分钟之内,两门山炮就将两个基数打光。

    射速高,打的准,自然会在双方炮战中占得便宜,尤其是博福斯山炮高达9000尺的射程,简直完全碾压日军现在联队级主力装备的41式山炮。刘浪对赵二狗这个新成立的炮兵连第一次实弹射击相当满意,虽然足足浪费了40发价值数百美金的炮弹,但炮弹没了可以买,若是连实弹训练都没有的炮兵,刘浪可不敢把半年后和日军作战的希望寄托在他这支刚成型的炮兵连身上。

    山地防御反斜面坑道战术一个极大的关键点就是需要有足够的炮兵支持力量,没炮兵,坑道战就是个笑话,二战中日本人也没少用反斜面坑道战术和美国大兵们周旋,无一例外被揍出了屎。

    之所以共和国在那个不过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能打残美国大兵,那是因为美国大兵们丢了190万颗炮弹过来,红色战士同样也丢了45万颗炮弹在上面,虽然略少,但也同样是个可怕的数字。

    如果刘浪没猜错的话,现在山顶上那道浅浅的战壕已经被夷为一片平地。不过可以想象的是,有了这几十发炮弹帮忙,不管是什么岩,迟大奎他们再去挖战壕的时候,应该会轻松多了。

    看迟大奎的脸色就知道,他现在应该多少明白了,在生命面前,其实,什么地貌真的不是黄大师说的那样重要。

    见刘浪一脸似笑非笑的看自己,迟大奎的脸有些红了。这段时间,独立团一直顺风顺水,新兵招募很顺利,装备是最新的,军饷因为有长官这个土豪的缘故,不仅从无拖欠而且要远比原来更高,他自己也当上了中校。可以说,迟大奎这段时间睡觉嘴角都是带着笑的,用未来的词汇来形容的话,如果再给他一个媳妇儿,那妥妥的就是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人其实有点儿贱,只要这人生一意得志满,就会有所懈怠,别看刚才有读书人用什么地形地貌来帮他解释为何战壕挖的不够深,其实迟大奎心里还是明白,再硬的石头,只要他想挖,炸药什么的,独立团现在真的不缺,几个爆破下来,再硬的石头他们也能刨出足以藏身的掩体来。

    现在,刘浪用极为生动的亲身经历炮击来告诉他,现在还远不是意得志满的时候,战场上偷懒的结果只有一种-------死亡。敌人的大炮可不会像现在这样还等你有机会跑到反斜面坑道里再打。

    “长官,我。。。。。。”迟大奎也是个很干脆利落的人,既然想到了,就准备向刘浪承认错误。

    刘浪却是微微一笑,指指头顶,没说话。

    几乎是在同时,“砰啪”一声巨响在众人耳边响起。

    只不过,这次可不是在山顶,而是,在头顶。

    如果说**对那种炮弹炸响的声音最熟悉,无疑就是这个了。

    迫击炮,**炮兵序列中装备最多的小炮,当然,主要是因为没有大炮。

    囊中羞涩没多少钱又没造大炮技术的军委会为了弥补炮兵力量的不足,大量的制造迫击炮,将几百万**逐渐装备成了全球迫击炮最多的部队,虽然依旧抵不过拥有着榴弹炮、山炮、步兵炮、迫击炮各种各类品种齐全的日军,但怎么说也是拥有了可以在两公里以外致人于死命的远程武器。

    事实也证明,迫击炮造成了日军大量的伤亡。这也应该算是无奈中的一种成功吧!

    可是,越熟悉,就越害怕。老兵们的脸唰的一下就苍白了。

    刚才的山炮是直射炮,几分钟的炮击已经证明,直射炮拿他们现在呆的坑道工事没办法。可是,迫击炮却是曲射炮,那玩意儿会绕过山顶往下掉的好吧!他们的坑道防得住迫击炮炮弹的轰炸吗?

    老兵们看着头顶簌簌只落灰尘的坑道顶,心里各种日了狗,早知道胖团座会如此疯狂,他们就该把原木和沙袋堆成的坑道顶部再加上两层钢板的。有些东西,真的不能省啊!

    事实也证明,老兵就是老兵,他们的猜测完全正确。迫击炮这种曲射炮终于对位于山背面的坑道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雨点一般落下的迫击炮弹虽然绝大部分并没真正击中坑道,但还是有那么一两颗瞎猫逮住死耗子正中坑道顶部。

    还好,虽然每人脑袋上落满了一头的尘土,但这个事实说明,他们个把月的努力还算成功,在自己人的炮弹下只是吃了点儿灰,没有变成灰。

    “驴日的赵二狗,炮弹不要钱啊!你娘的稍微节约点儿会死?你现在爽就是的,等老子出去不把你弄成一条狗老子迟大奎跟你姓。”迟大奎在心里把某炮兵连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其实,此时正位于山脚下的赵二狗一点儿也不爽,日子也不太好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