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用事实来上课
    山腰上。

    走出坑道工事的黄汲清拍拍满头的灰尘,看着被炮弹炸的满目苍夷的山体,重重的吐出一口仿佛还带着尘土泥腥味儿的闷气,还能正常呼吸的感觉,真好。

    为了测验士兵建造的坑道工事结实不结实,竟然自己亲身体验,还捎带上了自己。体态丰腴的刘上校绝对是他见过的最疯狂人类,没有之一。

    刘浪这会儿却没有时间去安慰未来华夏地质大家的心思。

    “怎么样,大奎,有什么感受?”刘浪站在坑道上眯着眼睛扫视着山体,淡淡的问道。

    “反斜面坑道战术可以让士兵在敌人直射炮射击的时躲避炮击,曲射炮的抛物线式落弹方式虽然有一定威胁,但因为无法观测炮弹落点,无法精确打击坑道,而且多为迫击炮这种小炮,只要坑道工事建的足够坚固,敌方的炮击对反斜面坑道没有太大威胁。”迟大奎肃然回答道。

    如果用这样亲身经历迟大奎还不懂刘浪这种反斜面坑道战术的作用,那已经当了数年连长的迟大奎真的可以回家带孩子去了。

    士兵们眼神闪动,静静的听着两个长官的对话。长官们说的可都是关键时刻可用来保命的道理,懒得的听的,以后注定不用怎么听。

    “好,那我再问你,如果攻方在炮击之后,就迅速派人攻占棱线,也就是山顶你的阵地,你应该怎么做?”刘浪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问道。

    刘浪其实就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给迟大奎和这200名老兵们上一堂课,关于山地防御战的课。至于他们能学到多少,那得在半年之后的长城之战后才能知道。活着的,学习成绩才算是合格的。

    所谓斜面,就是从山顶到山脚的倾斜部分。斜面的正反是相对于敌人来说。就拿敌对双方控制的高地来说,朝向对方的斜面叫正斜面,背向对方的斜面为反斜面。

    而反斜面坑道战术,则是利用反斜面敌人的炮火死角,直瞄炮火对于反斜面是个摆设,曲射炮打到反斜面的炮弹死角很多,如:在反斜面大岩石下面构筑挖掘出的射击工事、屯兵洞、戴顶盖的壕沟,人员基本不暴露在露天,按照二战中日军的说法这叫洞窟阵地。

    这一来敌机,敌炮火的杀伤就减少的多得多了。?反斜面阵地还有一个用处,就是能够防止敌方抄后路包围,比如两座山一前一后,以往敌人用炮火压制住前山让你动弹不得,即撤不下去也没办法支援后山,他再集中兵力把后山一占把你后路一断,前山的人基本死路一条,阵地守不住,人也基本完了。

    你想来这手,首先你炮火也好飞机也好根本压制不住前山的人,我主阵地就是面对着后山,你攻后山,行,把你的后背全亮在我前山的枪口下吧。这叫倒打火。当然反斜面阵地不是无懈可击的,要害在于对棱线的控制,谁占领棱线谁就掌握了主动权,如果敌人占领了棱线他就可以修正它的迫击炮一个点一个点的把你的火力点敲掉,你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他还可以调上来几门直瞄火炮,大口径机枪把你封死在掩体里掩护他的爆破手上来干掉你。

    棱线,就是山顶为定点两面都能看到的山顶轮廓,其实,这里也是山地防御战的主阵地。

    刘浪问迟大奎的,正是反斜面坑道战术的关键。

    “敌人炮火一停,坑道里的弟兄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冲上去重新进入阵地。”迟大奎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想来刘浪说的这个问题他已经是考虑过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敌人的炮火暂停只是个诱饵呢?过了十分钟,等你们进入阵地,他再突然发动炮击,你的损失会有多大?”刘浪的眼睛眯了眯。

    这种战术在反斜面坑道战术攻防战中不知被用过凡几,中国人这么用过,美国人这么用过,日本人也这么用过,而且在战争初期都收得奇效,每支防守部队都是付出了数百人的伤亡才想出了对策。

    “这。。。。。。长官。。。。。。”迟大奎有些迟疑着想说话。

    “我知道你想说,你会在敌方炮击的时候在主阵地上留几个观察哨,等到敌人步兵开始进攻时再通知弟兄们上来。可又担心敌方炮火太过猛烈,反而白白送了弟兄们的性命。”已经踏上山顶默默凝视着已经被炸成焦土一片的战壕,轻轻说道。语气逐渐转厉:“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里被敌人占据,等待着所有人的将是灭顶之灾?敌人可以用一挺机枪就堵住你的坑道口,你整个连的弟兄将会连天空都看不到就死在敌人疯狂的子弹和手雷的碎片下,甚至他们还会有喷火兵,你的弟兄会变成一团团焦炭。”

    迟大奎脸色胀的通红。

    刘浪仿佛没看见一样,继续道:“古人云:慈不掌兵,并不是说不把士兵的性命不当回事。但是,没有牺牲哪来的胜利?我独立团2000余官兵,为了我中国大好河山不被外寇铁蹄踏碎,不惜一死。你迟大奎,你迟大奎手下的兵,也能为所有的兄弟不惜一死,这个道理,你懂了吗?”

    “当然,也并不是说当观察哨就必死,观察哨的位置可以放在死角,以钢板混凝土加固的工事足以抵挡155mm榴弹炮气浪的攻击,只要不是被直接命中。”刘浪见士兵们凝重的脸色,语气稍微一缓道。

    “长官,要是被直接命中呢?”有士兵大着胆子问道。

    “直接命中?嘿嘿,那就砰的一声玩儿完了,连埋都不用埋。”刘浪斜瞅了一眼士兵,龇牙一笑。

    “为啥子不用埋?”老兵摸摸头,被刘浪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笨,都变成渣了,还埋个屁啊!”另一个士兵慢条斯理的回了一句。

    “噢!那老子如果要当观察哨的话,还得提前把值钱的东西放好,老张,记得到时候帮老子把钱给我老娘送回去。”老兵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嘿嘿,彼此彼此,到时候你莫贪污我的就行了。”

    “滚,就你那几块大洋谁看得上?老子存的可比你多多了。”

    “哈哈,老子说你上次在县城不去怡红楼耍一下呢?搞了半天是存钱准备娶媳妇儿,我跟你说,那你可亏了,四川女子那屁股,那大腿,还有那胸脯子,可是又软又滑。”

    “哈哈”

    听到两个士兵的对话,周围的士兵都哄笑起来。

    所有人都在笑,包括刚才还有些严厉的胖团座,虽然话题已严重跑偏。

    只有黄汲清一个人没笑,看着灰头土脸笑得一点儿也不矜持,甚至还极为放肆撮着牙花子的一帮大头兵们,黄汲清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