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我需要你好好的
    这是怎样的一支军队啊!

    从最高长官到最低层的大头兵们,仿佛没人将生死之事放在眼里。谈起自己有可能被炮弹炸成飞灰,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说怎样逃过生死大劫,而是竟然是把值钱的东西给捎回家,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过令人难以费解了。

    不过,为什么自己却感觉眼眶有点儿湿湿的呢?黄汲清微不可察的摘下眼镜拿衣角擦擦,顺便擦去眼角泛起的湿意。他一个文化人当然不能在大字不识一个大头兵面前露怯,尤其还是被他们说的那些粗话给弄的。

    “好了,好了,在说防御战呢,被你们狗日的都说到哪儿去了?不过,怡红楼这么好的事,你们竟然回营房敢不汇报,下次再去必须得带上。。。。。。”刘浪哈哈一笑,刚准备把话题拉回来,却只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因为,貌似有好十几个士兵的脸色大是古怪,有拼命朝他挤眉弄眼的,有低着头看地的,还有抬头望天的。以刘浪的急智,马上就感觉到自己貌似说错了什么,尤其是他本身对危险极为敏感的第六感,有杀气,很森然的杀气,

    刘浪悚然回首。

    一个英姿飒爽的制服女郎,不,是一个穿着军服的女军官,杏眼怒瞪,满面寒霜,浑身杀气四溢。

    卧槽,刘浪觉得自己的急智貌似此时也有点儿不太管用,刚才说到哪儿来着?应该是说观察哨的问题吧!某男自动的把怡红楼的事儿给忽略了。

    可惜,纪雁雪的问话粉碎了某人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要他们带上谁?”纪雁雪从牙缝里恶狠狠的挤出七个字,外加一个明显的标点符号。

    “迟大奎啊!这家伙是他们的直属长官,可以去监督他们不干坏事儿。”刘浪理所当然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天知道纪雁雪来了多久了?

    “哎哟,长官,今天的拼刺训练还没搞,我得带着弟兄们训练去了,否则被那帮新兵们超过了脸都没地方搁了。”迟大奎也不傻,一看风紧,那必须得扯呼。

    虽然只是胖团座的风紧,但必须得避免殃及池鱼。

    200老兵一哄而散,顺便裹挟走了还有几分茫然的黄大师,他不知道独立团唯一女少校的厉害,尤其是她还主管团部野战医院了之后,掌握着所有人生死的纪院长谁敢得罪?当然,其实最重要的是她手里还有美女护士资源的这个原因没人宣之于口,狼多肉少啊!

    麻辣隔壁的,不讲义气啊!看来坑道还没挖够。刘浪看着属下们不管不顾的就这么跑了,心里各种发狠。

    纪大小姐的目光,真的让他有点儿发虚啊!

    纪雁雪不说话,就这么定定的盯着刘浪,刘浪一时间也有些默然。

    良久,刘浪终于打破沉默。

    “咳咳,雁雪,你咋来了,是不是想看风景?这秃山没啥好看的。”

    “刘浪,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是天下最厉害的战士?”纪雁雪根本没理会刘浪挤了半天才挤出来的问题。

    “这个。。。。。。”刘浪很想说是,可是,纪大小姐的眼光分明是你敢说个是试试。

    “不是”刘浪只能违心的回答。

    “不管是不是,你也只是血肉之躯,你能抵挡的住炮弹的威力?不,你抵挡不住,不管是山炮还是迫击炮,你要是挨上一颗,你也会死的,是不是?”纪雁雪继续怒视刘浪。

    刘浪只得乖乖的点头,纪大小姐看来是真生气了。

    “你是独立团最高长官,你招募了五百十九路军最精锐的战士,你招募了1700来自陕西和四川的新兵,你告诉他们你要带着他们走向抗击日寇的战场,你承诺他们可以拿起手里的枪守护妈妈和妹妹。可是,就是你这个最高长官,在今天,自己却跑到自己的大炮下来试验工事是否牢固,而且,还拉着独立团最精锐的200士兵,你觉得,天下还有你这样不负责任而且愚蠢的长官吗?”纪雁雪机关枪一样将自己的愤怒喷向刘浪,顺带着几颗吐沫星子。

    很有些如兰似麝的味道,刘浪当然不能说这是自己没立马擦掉的理由,只能归结于纪大小姐此时凶焰滔天。

    “是,我承认错误,一定做出深刻的自我反省,从根子上查找原因,修正自己狂妄自大已经逐渐膨胀的灵魂,请组织上再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刘浪低眉顺眼的答道。

    “噗嗤”不远处的一个小护士忍不住被刘团座的这一番做派逗的笑出声来。

    那个被纪长官夸上天的威严团座长官貌似还很幽默啊!

    竟然没有人觉得威风赫赫的团座长官被女少校这样训斥有什么不对,驯夫记嘛!换那个女人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搞这种二百五的事儿恐怕都会急眼的吧!来独立团不过一周的几个小护士早就被团座长官和美女少校战场爱情洗完脑了。始作俑者赵二狗自然不会承认,那是他想娶老婆的小花招。

    被小护士这么一笑,纪雁雪的脸也绷不住了,估计也觉得自己这样太不给刘浪面子,嗔道:“你胡扯个什么,谁需要你重新做人,独立团2000多号人只需要你好好的。”

    “是,保证下次不会再犯。”刘浪暗松一口气,这关算是过去了,怡红楼的事儿估计她也没听到。

    “我也希望你好好的,一直好好的。”纪雁雪出人意料的又加了一句。

    虽脸色微红,但纪雁雪的目光却前所未有的坚定,一如她当初跟着刘浪跃出战壕。

    爱情和打仗一样,一方攻一方守,互相试探之后双方打成一锅粥。兴许是先前心情激荡,身为战士的纪雁雪主动选择了进攻。不攻下死胖子这个山头,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和那帮混蛋们去了什么怡红楼。

    纪雁雪当然不会承认是受了怡红楼三个字刺激,尤其是死胖子刚才那副恨不得流口水的猪哥相。

    刘浪两世为人,就算再没怎么接触过女子,但此时若是再不懂少女的心意,那可真就是一头猪了。脑袋有点儿空白,但刘浪绝对感觉得出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血压在升高,堪比狂奔了一万米。

    此时此景,只要刘浪勇敢的跨前一步,不说搂搂小腰吧,摸摸小手啥的应该不是太难。可人有时候真不能想太多,大脑有点儿缺氧的刘浪竟然鬼使神差的来了句:“咳咳,我知道,我知道,欠你爹的钱我会还的,不还清,我不会死的。”

    竖着耳朵偷听的小护士们瞬间呆滞,胖团座是个猪头吗?

    美目瞬间如刀,说错话的胖子落荒而逃。

    “死胖子,你现在就给老娘还钱。”纪雁雪的怒吼声在山间回荡。

    某胖再次加速,掠过了还在下山的老兵们,消逝在黄大师目瞪口呆的视野中。

    山顶上的美丽女子,竟然恐怖如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