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新兵考核(1)
    长官没却没有一个说话。

    良久,肃立半天的俞献诚把目光投向刘浪,见拿眼光在新兵队列里逡巡良久的刘浪点头,才运足中气,厉吼一声:“全体立正。”

    “砰”的一声齐响,所有士兵脚后跟相碰,站的笔直望向前方,这道指令在新兵营三个月里他们无数次听过,无数次依照指令行动过,几乎已经成为本能。

    说来也怪,先前还有的忐忑不安的心情,在立正之后竟然荡然无存。

    这就是集体之威的力量,新兵们也许现在还没意识到。

    “请团座训话。”俞献诚吼完就主动一个撤步退到刘浪身侧。

    “新兵们,对不起,我还现在还不能称呼你们为士兵,因为,你们还没通过最后的新兵考核。对,今天就是你们新兵考核的日子。不过,这次考核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比比跑步,比比射击,或者是穿着护甲拿着木枪互相戳几下数白点来判断谁输谁赢了。或许,当你们拿到子弹的那一刻,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是打算怎么来考核的。”刘浪特有的金属质嗓音在场中响起。

    新兵们的脸色不由再次绷紧。

    “是的,你们要打仗了,只有经历过战场的人,或者说,只有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刘浪的眼神在士兵们颇为紧张的脸上掠过,突然微微一笑:“不过,别太紧张,这次你们的敌人,不是日寇,而是横行我川北无恶不作的那帮草寇。你们的这次新兵考核,就是歼灭他们。”

    听到刘浪此言,新兵们绷紧的脸色多少才有些缓和,相对于想象中的日寇,那帮山匪无疑是好对付的多了。

    “草寇虽然好对付的多,但我可有言在先,这是新兵考核也是战斗,勇往直前者同样可授军功,畏敌后退者亦军法无情。”

    “现在,我命令,由各连长官带队向各自既定目标进发,我在这里等你们胜利归来。”刘浪说完的同时,肃穆的向新兵们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即将出征的士兵,值得他敬礼。

    “胜利。”新兵第一连连长向前口中大吼,肃然向刘浪回礼。

    “胜利,胜利,胜利。。。。。”新兵们齐声呐喊着,齐刷刷的向刘浪回了个军礼。

    踏着晨曦,一列列士兵在他们连长的率领下消失在刘浪的视线中。

    “雁雪,你是不是觉得我对这帮新兵们太残忍了?三个月前他们还是农夫,刚训练三个月就让他们去杀人,而且告诉他们不杀人就不算合格。”刘浪凝视着新兵们消失的方向,突然幽幽的说道。

    “你是独立团最高长官,你的决定自然有你的道理,而且,迟中校俞少校他们没一个反对不是吗?”一直陪着刘浪站着的纪雁雪柔声说道。

    “如果是放在和平年代,他们这帮新兵蛋子自然不会如此之早就奔赴战场,少说也要在军营里磨砺一个一年半载。可是,他们生错了年代,在这个乱世,别说他们已经训练了三个月,很可能昨天他还是农夫或者是小贩,今天就得扛着枪走上战场。他们现在对付的只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但以后他们面对的可是经过系统训练数年的日寇,如果不在血与火中快速成长,他们,恐怕就再也等不到成为老兵的机会了。”刘浪缓缓而轻声的说道。

    仿佛是说给纪雁雪听,仿佛又是在说给他自己。

    纪雁雪看着那个显得有些宽厚的背影,满眼迷醉。战场上的刘浪无疑是个铁血军人,杀戮果断,杀日寇如同杀鸡毫不手软,但这一刻,他却又为自己的新兵们奔赴剿匪的战场悲天悯人。纪雁雪听得出来,刘浪其实对这帮未经历过战场却马上要奔赴战场的新兵们很担忧。

    这个谜一样的男人,那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或者说,无论是那一个是真正的刘浪,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他身后,纪雁雪就感觉很安全,一如他从烟暗中一跃而起扭断日寇的脖子将她从深渊中拉出一样。虽然刘浪从未说过,但纪雁雪坚信,无论什么时候,他永远会挡在自己身前。

    女人的想象力,永远是男人们无法企及的,尤其是在爱情方面。

    “日本人,这么快就会到来吗?毕竟,我们才跟他们打过一仗,他们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我们可有数百万大军。”纪雁雪细声问道。

    “雁雪,你太小看日本人的野心了,或者说,你又太高看蒋某人了。数百万大军,哼,除了中央军,他又能调动多少?虚弱的中国,不停的刺激着日本人高层贪婪的神经,他们对我们中国这块大肥肉,已经觊觎了数百年,现在,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刘浪不由冷哼一声,回过头看着纪雁雪认真的说道。

    见纪雁雪有些窘迫,刘浪意识到因为对国家虚弱不满自己语气有些重,柔声道:“雁雪,其实,目前这个形势你以为中央那帮高层不知吗?不,他们太知道了,不过他们依然坚定的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所谓国策,这个国策其实也没大错,但他们并不是努力消除各大势力割据的局面,而是消灭政见不同的另一政党。”

    “你是说,红匪?”纪雁雪睁大了眼睛。

    “不是,是红党,他们是个有着极其坚定信仰的党派,他们不是匪。”刘浪很认真的反驳道。

    这可能也是刘浪来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向另外一个人坦露心中的隐秘。在这样一个时期,表达着对“**”的维护,是会死人的。不过刘浪貌似忘记了这个危险,又或者说刘浪根本没觉得跟纪雁雪说会有什么危险。

    “恩,我知道了。”虽然被刘浪反驳,但积雁雪脸上却笑颜如花,美不可方物。

    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也许,只是她们让你们觉得她们智商下降而已,究竟是谁的智商变为零还真不好说。冰雪聪明的纪雁雪又怎么会体会不出刘浪敢跟她如此说话的心意?

    和浓浓的甜蜜相比,什么国党什么红党对纪雁雪来说都不重要,那个胖子的选择永远都是对的。

    好吧,前面的话的确说的有误,纪雁雪的智商妥妥有直线下降的趋势。

    “嘿嘿,不说这个,只是,雁雪你的通信连和野战医院要继续加强力量,不管花多少钱,我至少要每个连都能在战时联系上团部,每名受伤的士兵都能得到及时治疗,你的任务一点儿也不比作战部队轻,我有预感,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和小鬼子们碰上了。”刘浪主动岔开话题。

    “是,保证完成任务。”纪雁雪从儿女情长中清醒过来,严肃的冲胖团座行了个军礼。

    这一刻,他是团长,她是属下。

    刘浪有点儿头疼,天天这样玩儿角色转换,他还有点儿不适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