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三个新连长
    虽说是新兵考核,但这同样也是独立团成立以来的第一战,关系到独立团在川北乃至四川的名声,绝不容有失。

    黄清沅这个巨匪拥有匪兵1余人,虽说1人并不代表就有1人的战力,据周石屿侦察,至少有三分之一还拿着大刀片子或者木杆枪。

    刘浪没有小视,派出了足足三个新兵连500多人的队伍,虽说土匪的装备训练都不如新兵连,但那帮家伙都是亡命徒,地理环境也熟,刘浪可不想没吃到肥肉反而被别人狠咬一口。

    甚至还在三个新兵连之外,新兵营最高负责人俞献诚也一同随行,而跟着他的还有60人的老兵,每个老兵除了应有的单兵装备之外,还额外的配发了一支盒子炮及五个弹匣。

    不过俞献诚和60名老兵此行,主要还是以观察监督为主,除非三个新兵连有全军覆没之忧,否则他们不会出手。

    三个新兵连,三个同级别连长,一个是一连连长向前,一个是五连连长凌洪,还有一个是八连连长刘大柱。仅从派出的三个新兵连主官来看,一个是一连连长,两个是跟着他在淞沪战场上险死还生的残兵,绝对的心腹,刘浪对剿灭黄清沅这个巨匪已经是极为重视。

    但是,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刘浪并没有指定谁来当这次行动的头儿。这一切都交由他们自己决定。

    这也算是刘浪对这三位自己比较看好的连级主官的第一次考试,最差的结果自然是三人谁也不服谁,各行其是。当然,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三人就可以带着队伍重新回家了,刘浪可不会用新兵们的性命白白为三个蠢货买单。

    三个能当上新兵连连长的人当然不是蠢货,“合则强,孤则弱”的道理他们都还是懂的,1拿着刀枪熟知地形的悍匪可不是泥捏的。

    三人带着各自连队出了独立团基地没多久,找了一处空旷场所,所有士兵原地待命休息,三个主官给不置可否的随队最高长官俞献诚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就寻了个地方开始三人会议。

    说白了,也就是讨论谁当这个临时团队负责人的问题。

    谁都知道,这个临时负责人其实也是柄双刃剑,如果大胜,一切好说,这个临时负责人自然是功劳甚大,可若是败了,那所背的烟锅也不小。

    但从不远处传来三人激烈的说话声来看,这三人恐怕谁也没想过败的问题。俞献诚点了根烟,虚眯着眼看向远方,这三个家伙,可都不是好惹的主,得争上好一阵子了。

    在部队里,“一”这个字往往代表的就是第一的意思,无论你是一军,还是一师,一团。。。。。。最小到一班,从装备到待遇再到战斗力,身处“一”这个战斗序列,你必须都是第一。

    向前这个最年轻的尉官径直成为新兵连第一连连长自然是因为他在车站整编之时招募了数百伤残老兵之功,虽说无人有异议,但不少人还是心中并不服气,认为他是沾了耍小聪明的光,真要打起仗来,可不是靠耍小聪明就能获胜的。

    可俞献诚和刘浪的想法一致,向前这个小少尉可不是小聪明,在场所有军官谁不知道伤残老兵人数最多?都知道,可他们还是根据自己的利益去选择了身体健全的老兵们,而没人去多看伤残老兵们一眼,那怕他们知道刘浪既然带伤残老兵们上路就绝不会放弃,但万一真的成了管理伤残老兵们的头儿呢?他们恐怕谁都有这种小心思的吧!只有向前,做出了和他们不同的选择,这其中,小聪明或许有,可更多的,还有属于华夏民族特有的大智慧。

    退一步,是为了日后更好的前进。

    凌洪,刘大柱本来默默无闻的小兵,可自从成为跟着刘浪一举端掉日军联队司令部,和上百日寇厮杀半夜得以生还,就一跃三级成为正式少尉军官,击毙超过五名日寇的两人绝对当得起精兵这个词语。

    而且两人自从当上新兵连主官,表现之优秀,让新兵营最高长官的俞献诚也不由大为意外。一个因为读过书,又有抗日英雄的光环将自己上百人的连队治理的井井有条也就罢了,只能说他学习努力进步快。

    而另一位至今大字不识一个的刘大柱却是要简单粗暴的多,不管新兵老兵,但有不服气者,亮出一身肌肉打了再说,虽然武力值不是绝高,但徒手杀过数名日寇的浓郁杀气却不是虚的,别说新兵们受不了这位大连长上来就是一招儿绝户腿,就是俞献诚想到那日跟胖团座放对时,这位专攻要害的猴子偷桃都忍不住额头有点儿冒汗,这货绝对的狠人一枚。

    三个都是有能力的主,俞献诚倒有些期待看谁究竟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不过,俞献诚更倾向于凌洪。原因很简单,凌洪和刘大柱都是刘浪最信任的人,也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二人联合,向前必然居于劣势,二人之间再选其一,刘大柱勇猛有余智谋不显,多少懂得点儿文化的凌洪自然是不二之选择。

    从内心来说,俞献诚也希望是凌洪。原因更不复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向前才堪堪过了20岁,比之妖孽一般的团座长官还小了1岁,如果他当了临时负责人并获取了最后胜利,可以想见,此战过后独立团再次整军之时,他必然是作战部队第一连连长的不二人选。一名胡茬都还是毛茸茸的小伙儿升任中尉位临诸多人之上已经是令人心有愤懑,再成为第一连主官让其他中尉们更是情何以堪?要知道,在战时,这第一连连长在营长不能指挥战斗的情况下,随时可以接手全营指挥权,可以说是营长之下第一人也不为过。独立团到目前为止,也不过四个营级单位,其中一个还是非战斗的后勤部,如果坐上第一连连长位置的向前完全可以是独立团2000余人中前十位的存在。

    俞献诚更愿意经历过数场战斗之后,向前的优异表现让所有人无话可说再坐上那个位置。

    可惜事与愿违,也许是知道军情紧急,三人争论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三人就走了过来。

    没谁垂头丧气,也没谁意得志满。

    不过站在新兵们最前方开始讲话的变成了向前,凌洪和刘大柱都主动退后一步,站到了向前的侧后方。

    俞献诚苦笑着将香烟碾熄,心里涌上浓浓的好奇。不知道向前这个毛头小子是怎样说服那两位老大哥的。

    刘大柱28,凌洪26,比俞献诚都还要大上几岁,叫他们老大哥,俞献诚倒也不吃亏。

    俞献诚却不知道,远在数里外的某团座却是没来由的背心一阵发寒,貌似又被人惦记了,难道是自己那个便宜师爷在骂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