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落草坪(2)
    “早上先走一步给大哥报信的几个兄弟有回音没?”黄清江扫一眼两侧的山梁,随口问道。

    “三爷,他们报完信肯定留到寨子里了撒!”刀疤脸答道。

    “那你前面派人探路了没有?”黄清江心里暗暗一抽。

    虽然这和平日里没什么两样,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周围实在是太静了。

    “我的三爷啊!我们烟龙山的弟兄谁敢惹?就是那几百胆上长毛的小兔崽子,等我们和四爷一到,他们就知道老子们的厉害了。”刀疤脸笑道。

    的确,虽然匪兵们单兵装备不怎么样,但队伍中抬的那挺三十节重机枪可是给人无比的信心,每分钟500发的射速在两年前和刘存厚的正规军对射也毫不吃亏。每个山头一挺三十节重机枪这也是黄门四虎敢于和独立团这种正规军叫板的底气。

    安静,对,就是太安静了。跟本没用心听心腹属下叫嚣的黄清江一个激灵。若在平时,这山中时不时响起的鸟鸣可能还有些惹人烦躁,可自从进入落草坪这个山坳,竟然连一声鸟叫都没听过,这说明什么?

    黄清江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拼命大吼:“停下,停下,都给老子停下。”

    烟瘾发作的匪兵们有些茫然的看向自家首领,刚才还催着快走,现在又要停下,这是搞什么?

    现在感觉有些不妥,是不是太晚了?见土匪的队伍突然停止了前进,两百米外的刘大柱冷笑一声,虽然没达到理想中的开火距离,但土匪们已经全部进入了包围圈内,想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刘大柱也没有如同后世各种抗日神剧当中那样威风凛凛的大吼一声“给老子打”,那纯粹有点儿扯淡,整个包围圈各个火力点分布在方圆近千米的地方上,难不成每次开打前还要给长官们配个高音喇叭?

    刘大柱只是一言不发的将准星瞄准了那个有些失态,正在大吼大叫的男人。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那个能让所有土匪停止移动的男子,少说也是个土匪头目。而他的枪声,就是命令。

    “给老子停下。。。。。”黄清江惊慌失措中一脚踩到一坨牛粪,摔了个狗吃屎。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枪响,一名正准备去扶老大顺便拍个马屁的土匪胸口绽出一朵血花,一个趔趄,重重摔倒在惊恐的睁大双眼的黄清江身侧。

    “中埋伏了。。。。。”令黄清江无比惊恐的念头刚浮现脑海,炒豆子一般的枪声骤然响起。排着散乱一字长蛇阵行军的土匪们瞬间倒下了二三十个人。

    刘大柱不满的瞪瞪眼,不仅是懊恼土匪头目突然地摔倒躲过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枪,更多的是对新兵们第一轮射击的不满,足足一百杆步枪,而且目标如此明显,虽然距离超过了200米,但命中率竟然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二十多,很有可能这百分之二十几的命中率一半都属于那十名老兵班长的战果。

    这可比平日的打靶成绩差了不知道多少,要知道,虽然都只是三个月的新兵,但两个月的射击训练下来,每个人可都打了不下一千五百发子弹,比他在十九路军当了五年兵打了数十场仗打出的子弹总和还要多。

    新兵们参加的第一场战斗的第一枪,成绩惨绝人寰。

    不过刘大柱也知道,打活生生的人和打不动的靶子是完全两个概念,恐怕这也是长官要用这帮新兵蛋子来剿匪的最重要原因吧!

    趴在距离刘大柱不远处的牛二在打完自己的第一枪后就懊恼的一拳捶在地上,准星分明已经套住了那个腰里插着烟枪满脸络腮胡子一脸凶相的土匪,可在开枪的那一霎,没来由的心一颤,握枪的手轻轻一抖。

    很显然,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无法保持三点成一线的一枪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络腮胡子在牛二的视野里扑倒在地,手脚并用拼命的朝可以藏身的地方爬去。

    新兵牛二当然懊恼,做为一个父亲被土匪杀害的广元人,牛二在参加独立团的那一天就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替父报仇。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早,新兵训练考核竟然就是去剿灭土匪,虽然不是广元和自己有血海深仇的那一支土匪,但牛二痛恨所有土匪,如果没有土匪,他老汉现在还能像他儿时一样,坐在夕阳下编着竹篓,还能给幺妹儿从城里带回香甜的豆糕,幺妹儿清脆的笑声还能响彻山林。

    牛二这两天无数次梦见自己用自己手中的枪干掉一个个穷凶极恶的土匪,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他竟然害怕了。牛二极度懊恼自己的软弱,如果可以,他现在都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子。

    “混蛋,都给老子瞄准了再打,子弹是要花钱的。”老兵班长怒不可遏的痛骂着。

    刚才这一轮射击,牛二所在班除了老兵班长有所斩获,其余竟然全放了空炮。从新兵们紧张而窘迫的脸色都可以看得出来。

    土匪们显然都是老手,在枪响的第一时间,除了少数土匪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绝大部分土匪都扑倒在地,四处寻找掩体。

    只可惜,刘大柱选择的这个伏击地点很毒,尤其是对被伏击的对象来说。落草坪之所以叫落草坪,就是因为这里山梁之间地势平坦,也少树木,主要以草丛灌木为主,算是附近山民的牧场,是绝佳的放羊之所。

    但这地形对于急于躲避的土匪们来说就悲剧了,草丛灌木倒是可以遮掩身形,但绝挡不住子弹,趴在草丛里指望子弹打不到自己的感觉简直和掩耳盗铃是一样一样的。

    “龟儿子的,开枪,开枪,老子们人多,他们人不多。”刀疤脸躲在一处灌木丛后挥舞着手里的驳壳枪朝前方漫无目的的打了一梭子,声嘶力竭的大喊。

    满脸羞愧的牛二在老兵班长的怒骂声中将枪口对准了战场,几百个土匪在地上滚动的身影很壮观。挥舞着驳壳枪悍勇的朝己方阵地开火的刀疤脸引起了牛二的注意,眯着左眼,屏息静气用准星将刀疤脸死死的套住。

    土匪们反击的子弹打的牛二头上的树干树叶“噗噗”只响,不过这并没对新兵牛二造成多大影响,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凶悍的土匪,这一次,他一定要干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