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落草坪(5)
    憋了半天却一直没等到开火命令的的重机枪手瞄准着300米开外的土匪重机枪阵地猛的扣动了扳机。

    理论射速600发每分的马克沁重机枪能在未来的抗日战场上把92式重机枪打的满地找牙,现在用来对付三十节重机枪更是不在话下,在连续试射两次之后,同样是新兵的重机枪手终于在激动与愤怒中找到准星,7.9mm重机枪子弹打的匪徒临时架设的重机枪阵地上灰尘只冒。

    就算那匪徒的重机枪手有心和对手对射,可临时架设的机枪阵地和新兵们花费了足足半个多时辰挖掘的重机枪阵地如何能比?装满泥土和砂石的沙袋完全吸收了子弹巨大的动能,只要不是正面射中,完全没有跳弹伤人之忧。而反观土匪这边,几块大如脸盆的石头就是他们最坚强的依靠,重机枪子弹打在上面先不说会改变弹道不知道会从那个意外的角度干掉你,就是崩起的石头碎片都能杀人于无形。

    在对射了数十秒过后,在自己的两位同伴接连被跳弹打的血肉模糊翻滚哀嚎之后,土匪的重机枪射手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恐惧,将机枪一丢,自己趴伏在土坑里再也不敢抬头。

    “哈哈,小子打的不错。”一号位重机枪阵地里老兵机枪射手见对面重机枪哑火,拍拍正全神贯注和对方对射的新兵机枪手,咧着嘴夸奖道。

    重机枪是一线部队最重要的火力压制武器,不仅要射击够精准能压制住敌人大规模的冲锋,更重要的是要帮助己方部队压制敌方火力点,这其中自然是避免不了和对方轻重机枪对射。

    面对射速高达几百发子弹每分能扫断一颗大树的子弹洪流,随时可能把自己打成一个筛子,还要无所畏惧的与之对射。

    无疑,这是一项极需要勇气的工作,很多新兵们在这一刻都选择了逃避。

    但很显然,在战场上越怕死的,就会越先死,失去先机的机枪射手往往死的比对手要快的多,因为对手不仅会只有重机枪,还有炮,还有掷弹筒,每一样都会让趴着躲避子弹的机枪手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这个他着重培养的新兵机枪手不错,虽然射击准度稍差,但勇气可嘉,仗着工事之利和机枪性能硬是和对方一名老射手对射了足足一分钟,终于将对手干怂了。

    “老谭,那我现在是不是该支援下弟兄们,那些土匪冲过来了。”不知是因为头一次在战场上干趴了对手兴奋还是由于第一次获得了老兵的夸奖激动,新兵涨红着脸指着一百多米外问道。

    老兵眯着眼看了看乱哄哄猫着腰一窝蜂似的朝己方阵地进攻的匪兵们,不屑的冷笑一声:“那些渣子还值得我们浪费子弹?放心好了,连长没下令让我们这些机枪火力点参战,就是训练那帮新兵蛋子们呢?不让他们每个人都见见血,以后怎么跟小鬼子干?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给老子盯紧对面的重机枪,要是让他们再伤几个弟兄,连长回去了也不好跟团长交待。”

    “是。”新兵机枪手点点头,将目光重新投向对面的重机枪阵地,将射速调到100发每分,以最节约子弹的方式进行点射压制,只要对手敢再次动用机枪发射,已经越来越熟悉着弹点的新兵有自信能将对手撕成碎片。

    没了重机枪掩护的土匪们算是倒了大霉,短短的几十秒钟,已经冲出了近百米,距离对手的阵地也只有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眼神好点儿的甚至能看到草丛中趴伏着的对手正愤怒看着他们的年轻面孔。

    可是,在己方重机枪哑火的那一刻,土匪们的攻势为之一窘。失去火力压制的后果就算是没受过几天军事训练的土匪也明白,对方的步兵不仅可以毫无顾忌的射击,更可怕的是人家还有机枪助阵,那玩意儿可是上去多少死多少啊!

    可现在这个距离,不进攻又能怎么办?进是死,退则死的更快,区区一百米的距离,别说打过上千发子弹的新兵们,就是那帮老匪,用自己手中膛线都快磨没了老枪,也能打中一头野猪。

    在独立团新兵们纷纷探出头来对密密麻麻如灰老鼠一般的土匪们射击的时候,大部分老匪第一时间都将自己摔向地面。死道友不死贫道,向来是土匪们的不二法则,土匪骨子里无法更改的性质,注定了他们和可以把背后交给战友的正规军之间拥有着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

    那是人数无法填补的。

    战友的阵亡,在短暂的忧伤和胆怯之后,己方重机枪的怒吼激发了新兵蛋子们的勇气,纷纷在老兵班长怒吼着的“射击”声中探出头来朝匪徒们射击。

    那名失去同乡的新兵甚至为了追求精准度更是将整个上身立起,一边大哭一边拼命射空自己的弹夹。虽然很快就被一旁的老兵班长踹倒在地。

    战场上的巨大愤怒虽然能帮士兵克服死亡带来的恐惧,但绝不能因此失去冷静。

    抄着一挺歪把子机枪站在战壕上怒吼着朝敌人射击的角色下一刻基本都会身中数弹死的时候眼睛都闭不上,这是连未来共和国那帮拍神剧拍习惯了的不靠谱导演们都知道的剧情。至于说为毛线主角不死,嘿嘿,天知道,他们端着完全可以烫熟猪肉机枪管下方开枪的时候为毛手还像剥了皮的鸡蛋一样白嫩,导演们可能不知道轻机枪那个三脚架是干啥用的吧!也许只是个装饰品。

    土匪们怂了,新兵们却变得比先前成熟了许多。他们至少在射击几枪都没击中目标之后,终于知道了会动的人和靶子的区别。

    慢慢修正自己的新兵们很快让土匪们感受到冰冷蚀骨的寒意,一千多发子弹培养出来的新兵们的射术远远不是土匪们所能想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打空一个五发子弹的弹夹消灭一个自己盯上的目标对于新兵来说已经不是太困难的事。有的土匪死去的时候,身上甚至有三四处枪伤,那是很不幸的被数名新兵盯上的结果。

    毕竟他们身上并没有像靶子一样贴有标号,虽然对于从左中右三方几乎没有死角的新兵们来说,他们几乎就像是活靶子。

    更让土匪们悲哀的是,相对于他们身上装着的十数颗子弹,对手的子弹仿佛无穷无尽,爆豆般的枪声从未停歇过,每当枪声响过,总会有同伴身上爆出血雾倒在草丛中哀嚎,直到毫无声息。

    不管他们是躲在树后还是只能告诉自己别人看不见的灌木丛中,烟灰色的土棉布无制式土匪装和绿色比起来,对比色不要差别太大。

    而躲在草丛后的对手,龟儿子的,那是真的看不清啊!

    这完全不是两军对垒,这是彻彻底底的屠杀。

    躲在200米开外的刀疤脸的一颗心从心窝里一直凉到了**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