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莫小猫的第一战
    包括提出计划的向前和俞献诚在内,经过刘浪潜移默化熏陶过的独立团各高中级对未来特种作战有点儿眉目的军事主官们可能此时想到更多的是莫小猫假若能完成牵制任务就是大功告成。

    至于他们两个究竟能不能完成战前布置的作战计划,其实三个连长心里并没有底,哪怕是刘浪都有些忐忑。毕竟,莫小猫和陈运发两个是他刚刚发掘培训了三个月的新嫩特种兵,能拿的出手的也只有射击和火力支援而已,哪怕在这两个方面,他们已经极为出色。

    在若干年后,一名超级狙击手不是牵制而是压制一整支部队的战例并不是没有。安南丛林里,被武装到牙齿拥有着直升机助阵的美国大兵一个连队,被北安南一名超级狙击手一杆枪压制在原地动弹不得一整天,直到借助夜幕的掩护才惶然撤走,付出的却不过是三名美国大兵的生命。

    而亚洲西部那个盛产石油的国度,更是出了一个“一个人一把svd守一座城”21世纪最伟大狙击手的故事。科巴尼保卫战,面对is叛军,那个被称之为全球反恐最前线的男人,一个人在那座孤独的小城里,整整一年时间,击毙了超过220名叛军,使上千名叛军从未真正拥有过那座小城的控制权。

    事实上,莫小猫比他们想的更出色。

    黄门四虎中的第四虎黄清河和他率领的400土匪成了幽灵二人组第一次战斗的牺牲品,或者更确切点儿说,是垫脚石。

    虽说陈运发一身的负重已经超过40公斤,但已经有往禽兽团座靠拢的陈大个却依旧旁若无事的和只背了一把形状怪异步枪的莫小猫一起朝目标地点急行军。

    足足100里的山路,他们只用了一个白天就赶到了,整个晚上,两个人都寻找好的第一个狙击点在睡大觉,养精蓄锐等待第二天的战斗。

    直到第二天清晨,已经忙碌了近一个半时辰的两个人终于看到了远处从山路上走来人影绰绰的匪徒们的身影。

    “娘的个腿,小猫,你确定你选的这个位置能打到他们?”陈大发看着远处山路上犹如蚂蚁一般大小的匪徒身影目瞪口呆。

    如果从保护自身的角度出发,莫小猫选的这个山梁的确很安全,匪徒们要想来找他们,首先得下到山沟里再爬上山,等他们找到这位置,两个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400多疯狂的武装土匪,就是扛着轻机枪又有充足子弹的陈运发也没那个胆子靠一个人跟他们硬拼。

    只是,足足距离700多尺的距离,土匪们打不到他们,他们也打不到土匪的吧!

    “你打不到?并不证明我也打不到。”莫小猫的眼睛根本没从瞄准镜上挪开,不屑地回答道。

    “可你的最好成绩是600尺,要不,小猫,让我用机关枪扫他们一梭子,就算打不准,也能把他们吓出尿。”陈运发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莫小猫虽然是神枪手,但那毕竟不是在战场上,三个月前他还只是个跟在父亲身边羞怯的少年,现在却要让他做为主力来对数目高达400人的土匪进行骚扰,他心里有所害怕自然是必然的。但是,命令一旦下达,就必须得完成,自认为洞察一切的陈运发已经很努力的顾忌了莫小猫的自尊。

    “哎,大个子,你说的600尺,那是半个月前,现在有了这把枪,我的射程。。。。。。”莫小猫终于把眼睛从瞄准镜上挪开,看着搓着手空自焦急的陈运发叹了口气。

    “你这是啥枪?叫你给我看看你当个宝一样都不给我看,怎么的,还能是把神枪不成?”陈运发眼睛瞅瞅那杆加了瞄准镜模样更显怪异但略显眼熟的步枪,不满的说道。

    “嘿嘿,给你看了也白搭,这是团座亲自请格博士帮我改的一把枪,叫什么狙击枪,反正,有了这把枪,我能打到尺。”莫小猫得意地挑挑眉道。

    其实,如果把瞄准镜拿下,再把枪机变短并变成直线,陈运发一定可以认出来,那把枪就是**战士同样不陌生的“水连珠”,老毛子1930年投产的莫辛甘纳m1891/30制式步枪。

    **制式步枪之杂,恐怕在全球范围内都找不出几家,除了数量最多的仿德国委员会步枪的汉阳造,还有美国援助的春田m1903,然后就是已经成为红色帝国的苏联制式步枪莫辛甘纳了。

    莫辛甘纳步枪因为是第一代采用无烟火药枪弹的步枪,枪声清脆而且烟雾小,所以在中国获得“水连珠”的美誉。虽然模样看着简陋粗糙,但这把枪特别符合战斗民族的特点,不需要多精巧,只要坚固耐操,能有效杀伤敌人即可。从民国前,“水连珠”就被大量引进国内,若不是因为某些特殊的政治因素,这种精度能用机械瞄准器达到400尺,用瞄准镜能达到尺的步枪几乎能和汉阳造在中国的地位并驾齐驱。

    而这把最新的莫辛甘纳制式步枪是杜月笙临行时特地送给刘浪的私人礼物,做为后来莫辛甘纳狙击步枪的原型枪,也就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超级狙击手瓦西里所使用的狙击枪,刘浪本打算稍稍改造一下自己用。

    后来看到莫小猫在狙击方面的天赋,刘浪便把这枪按照记忆中莫辛甘纳狙击步枪的模样请格鲁诺夫稍微改造了一下送给了莫小猫。

    要不然,拿着汉阳造的莫小猫就是再自信,也不会把狙击点设到700多尺以外。

    “真有这么厉害?”陈运发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一里多地外打中一个人这事儿实在是太玄乎了,换成是团座还差不多。

    “等着看好了。”莫小猫翻了个白眼,重新将眼睛放到了6倍瞄准镜上。

    山道上,身着和普通土匪一样烟灰色小褂的黄清河带着400名匪徒已经狂奔了近十里地,照这样的速度,应该是能在午时以后赶到烟龙山。

    而且黄清河比自己那位三哥可要谨慎的多,在大队人马开动之前,就派出了前方负责探路的小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正常。

    小心无大错,一直以来都以机灵著称的黄清河满意的看看四周,没任何异常情况,挥挥手,示意队伍继续小跑前进。

    正在此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距离黄清河前方不到十米处的一名土匪应声栽倒。

    短暂的惊愕过后,土匪们顿时炸窝一般,纷纷向山路两侧可供藏身的地方躲去。

    黄清河也不例外。

    只留下中枪的土匪在原地哀嚎,那一枪打中了他的大腿,也许是正好打断了动脉,他无论怎么捂,血依旧从他指缝里往外喷。

    所有人都知道,他活不了了,不用几分钟,他就是不用捂,血也不会流了。

    已经流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