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授功与惩罚
    原始版霸道总裁山鹰很不明白自己的新兵同伴为何对那位一看就是位富家公子哥儿的胖长官如此崇拜。

    直到他到独立团第二天被凌洪推荐给刘浪,满面和煦的胖长官笑眯眯地表达了他对山鹰那张原始大弓的兴趣,山鹰亲眼看着他将自己那张用五百年以上紫檀木和虎筋制成足足二石之力的祖传大弓轻而易举的拉了个满月。

    然后一箭,射中了百米之外的一棵树,山鹰没跟任何人说,因为制箭不易他事后去拔那根深入树干十数厘米的那根箭的时候,还看到了箭身上穿透的一只秋蝉。

    温和的外表下住着一个恶魔,还是强力版的,绝对的强人,甚少服人的山鹰一直依据丛林法则来生存。如果刘浪知道这位新兵的内心活动,一定会跟他说个稍微文艺点儿的总结,那叫: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刘浪可是代表军队拿过全国箭术运动会冠军的人,据说屈居他之下的那位在第二年奥运会上拿到了金牌,那会儿只是看到久违的弓箭一时技痒而已。

    其余表现也排在前列的近百名新兵也获得了二十到五十大洋不等的奖励,只不过授衔变成了独立团其他上尉以上军官。

    其余考核合格的新兵自动成为二等兵,不奖不罚,授衔为各新兵连连长,这样的新兵足有900人。剩下的总体考核不合格的600余人,根据其平时表现和最后考核成绩分成两类,一类300人转成补充营兵士,佩二等兵军衔,一类成为辎重连壮丁,不配军衔。

    当然,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机会成为正式士兵,只要在年底考核中他们提出申请,任意一项军事技能大赛中能获得前十名,他们就会进入正式士兵的行列,而正式士兵总体成绩排名靠后者的则根据递补进来的新兵数目进入补充营或辎重连壮丁序列。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给适当的压力和动力,人无法一直向前。

    当然,在获得的成绩里面,不和谐的因素也有。比如还是有新兵畏敌不前的,听到对面打枪,吓得头埋的死死的从战斗开始到战斗结束一枪都未开的,这种几乎在新兵考核中得分为零蛋的唯一的结果就是被赶出独立团连壮丁都当不成。

    这样的兵毕竟很少,除了从连长到班长脸色羞愧以外刘浪倒没对直属长官进行什么惩罚,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不是?战士,只有在枪林弹雨中才能考验出其真实的品质,训练,永远只能培训出技能,刘浪很清楚这一点。

    不光是新兵们在枪弹中被考验,独立团十个新兵连主官也在被考验,除了向前、凌洪、刘大柱三人在烟龙山剿匪中各自表现出了自己的优异特点,被刘浪评定为优秀,尚有三个被刘浪看好的新兵连长表现的也不错,没有阵亡士兵,只重伤了数人就剿灭了两处悍匪,这三位被刘浪评定为良好。

    而另外四个,有两个无论是从进攻还是火力点布置都中规中矩乏善可陈,靠着配备的优势火装备一路碾压上去,几乎打光了所有携带的弹药,才获取了最后的胜利,就这依然付出了阵亡四人轻重伤二十人的代价,刘浪也仅仅只给了合格。

    排名最后的两位,几乎不用刘浪说,就主动递交了辞职书,十个新兵连的伤亡数据,这两个连队却占了几乎一半,这让两个新兵连长如何能不羞愧?但刘浪却没有一棒子将这二位打死,接受辞职的同时,少尉军衔并没有降,意味着他们还可以在马上就要开始的部队整编中率领一个排。

    现在不行,不代表他们不会知耻而后勇,历史上有太多前期跟渣一样后来成神的人物,能认识到自己能力的不足,也是这次新兵考核带给他们最大的好处。

    新兵考核的事儿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部队整编和俘虏处理的问题了。

    首先就是跟着部队一起回来的土匪家属问题。

    虽然不是官方的,但土匪这门职业其实在当下到处穷的连口饭都吃不起的穷苦山区并不是特别受歧视,被掳掠上山的妇女和自愿成亲的不过是一半对一半。刘浪的遣散大计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不管是自愿的还是掳掠的,出于种种原因极少有愿意回家的,就算是每人发十块大洋路费都不成。

    刘浪只能咬着牙在独立团基地附近划了块空地,预备给这几百号土匪家属建个村寨,光是种坡地估计养活自己很难,还好独立团有个服装厂,这两百来号妇女正好可以发挥她们做为女人的特长,每个月七八块大洋的工资在山区足以养活大人孩子。

    刘浪的命令让那些有家属的土匪的心思稍稍安定了些,至少刘浪能看出那些曾经凶残的土匪们眼里闪烁出的希冀的光。

    至于说正牌土匪们,独立团足足花费了一周的时间来甄别遴选。

    经过互相检举揭发或者有血海深仇的乡民指认,罪大恶极的就地正法,跟着土匪头儿一起有过血案的,一律丢到新开发的铁矿去挖矿十年,一天三顿稀饭馒头加咸菜就当为他们犯过的罪孽赎罪。

    没有当场被打死的匪首几乎都属于罪大恶极那一列,聪明的余师爷烧死雇主一家十几人的旧案是被明知自己必死的黄清沅供出来的,两人一同奔赴极乐世界成了黄大爷临终最大的心愿。

    经过甄别后没有血案或者有家属娃子罪孽不深的统统丢到敢死连由盼兵若渴的周石屿和他手下十六名老兵操练,对这帮家伙刘浪自然不会像对普通新兵那样惯着,训练不合格只是赶走了事,他们若是达不到标准,唯一的结果就是和先前那些炸毛的大盗一样去矿坑反省十年,稀的照出人影的米汤能让他们悔的啃矿渣。

    至于说是不是有敢炸刺儿想翻个身不思悔改的,刘浪丢给周石屿二十个非正常死亡名额能让最刺头儿的土匪尿裤裆。

    更何况加入敢死连不一定就是个死,给了大棒,刘浪同时也给了一捧甜枣,凡是在战时立功的,由敢死连最高长官评定三等功三次以上,二等功两次以上,一等功一次就可以免除兵役,以前当土匪犯下的罪过也一并勾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