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一个让男人哭的小铲铲(一更,后面还有4更,跪求订阅)
    除了缺额的武器和装备,所有单位的主官们都领到了足以让他们眉开眼笑的东西,都是在**队伍里混了好几年的老兵油子,谁不知道优良的装备对小命的重要性?

    尤其是透过半年前和日寇在淞沪一战,自诩为精锐的十九路军将士们更是深深体会到装备差距巨大的无奈,他们都不缺为国效死的决心,可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一顿炮弹揍得损失惨重憋屈也就算了,好不容易见到日寇的影子了,卯足劲儿准备跟人家拼了吧!人家掷弹筒机关枪又如同瓢泼大雨一般,把自家那几挺小机枪打的那是四处躲避,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火力支援。

    每名士兵带的几十发子弹更是没办法和日寇单兵携带近200发子弹相比,为了节约弹药,只能将小鬼子放近到150米再打,可那更是早早地进入了敌人各类武器的射程,节约看着是弹药,消耗的却是兄弟们的命。

    可现在,刘浪提供的装备无论是单兵还是营连排级火力都远远超过了老部队,就是遇见日寇,各位连长们也敢说,相同兵力下,他们能把小鬼子打得他们妈妈都不认识。

    像粗豪如迟大奎,看着自己的士兵装备威武走向营房,竟然眼圈都红了。如果当初他们连有现在这样的装备,就算是阻敌,也不至于被打得全军覆没,整整208号弟兄,最后竟然就只活了他们6个人。

    “弟兄们,如果你在天有灵,就好好看连长是怎么替你报仇的,现在还差1870个鬼子的脑袋,长官说了,报仇的日子,快来了。”迟大奎两眼通红的望着天,默默发誓。

    结果迟大奎这边还没来得及拭去眼角的泪花,却听到身旁的团直属工兵排长哇的一声哭了,捧着一个烟不呼呼的物件,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哭得稀里哗啦的。

    团直属工兵排长迟大奎很熟悉,是原来老部队的一名工兵军士,名叫武成虎,虽不在一个连队,但淞沪抗战挖野战壕的时候,做为工兵连的老资格,他还专门来指导过迟大奎连队挖防炮洞,这次反斜面坑道也基本是以他为主带着200老兵们挖的,所以直接被刘浪提拔成加强工兵排少尉排长,也算是众望所归的官升一级了。

    莫不是觉得工兵排编制太小了感觉憋屈了?看他捧着的小铁锹状的装备,迟大奎心存疑惑,不由上前劝慰道:“老武,哭甚呢?搞工兵是你的老本行,再说你又属于团直属部队,就算只是个排级编制,但谁还敢看轻你不成?我们营也有工兵班,他们水平太低,到时候还得你这个老工兵多去指导,莫哭了,收拾收拾,我请你去吃二憨子羊肉火锅。”

    “有了这玩意儿,谁敢笑我们工兵?谁敢?有了它,帮你们挖战壕就跟玩儿一样,哈哈。”武成虎挥舞着手中的微型铁锹,泪水长流却哈哈大笑。

    卧槽,这老兄是疯了吧!迟大奎不由被眼前这明显不太正常的货吓了一跳。

    不就是柄铁锹嘛!还是微型的那种,我那儿领着大杀器迫击炮都没激动成这样呢!

    看着迟大奎一脸你疯了的表情,武成虎冷笑一声:“我现在终于知道长官经常挂嘴边的那句夏虫不可以语冰是啥子意思了,说的就是迟长官您。”

    “这。。。。。。”迟大奎不由愣了,这是被鄙视了?不由罕见的被气乐了,道:“行,老武你这一当排长就能耐了啊!,来,你给我解释解释这铁锹是什么新式装备,要是不给我说出朵花儿来,我今天可不会依你,羊肉火锅你请。”

    “嘿嘿,迟团副,你见过小鬼子的兵工锹没?”武成虎见迟大奎发飙,却也不害怕,反问迟大奎道。

    “小鬼子的啊!当然见过,比你手里的要长一点儿,很好使,就是那个屎黄色太难看了。”迟大奎毫不犹豫的答道。

    说起这个日军单兵短柄铁锹,迟大奎可是很是羡慕了好一阵,几乎每个日军都有,木质手柄,精铁制成的锹头,一说要构筑阵地,小鬼子们拿着铁锹吭哧吭哧用不了多久就能做一个极为标准的步兵战壕,那可是比**这边扛着数量不多的锄头橛子,甚至很多士兵都不得不用刺刀来挖掘战壕强得多了。

    而且小鬼子的铁锹上还有两个小眼,后来迟大奎才知道,那是用来做观察用的,用铁锹头蒙着脸,透过两个小眼观察对面阵地,还能避免被敌军发现打冷枪给干掉了。

    “当初我拿到从小鬼子哪儿缴获的单兵工兵铲,可是羡慕坏了,就想着有一天如果咱们要是全部装备上这个,那该多好啊!弟兄们就不用扛着铁锹和铁镐累的跟狗獾子一样了。”想起自己昔日的窘迫武成虎脸上泛起一丝苦涩,继而,脸上又浮现出一脸灿烂,举起手中的烟色小铁锹道:“但是团座给弟兄们现在配了这个,小鬼子那玩意儿,就让它见鬼去吧,等会儿回营房我就把小鬼子的工兵铲给扔了,你说的对,那屎黄色老子早就看不惯了。”

    “长官又给你设计啥好玩意儿了?拿来我瞅瞅。”迟大奎好奇的一把夺过武成虎手上的短柄铁锹。

    能让武成虎这个老工兵把他那个当宝贝一样日式单兵工兵铲当成垃圾甩了的东西,绝对不简单,尤其是在听说是刘团座出品以后。

    这是一个通体漆烟的短铁柄工兵铲,不过和迟大奎印象中锹头略微有些不同,烟色的锹头一侧开刃,一侧为锯齿形,铁制的短柄和锹头之间也不是传统的往插孔里一插就完事,貌似还有螺栓和看不出的小机关。

    “这玩意儿,有几个功能?”迟大奎不愧是长期呆在一线的军事主官,一眼就看出了这把他从未见过的工兵铲的潜质,信手挥了挥,貌似手感不错,不说当铁锹,开刃的那一侧拿来剁人绝对不成问题。

    当然,更多的可能对刘浪的信任。

    刘长官出品,向来都是精品。

    “卧槽,你莫把我的宝贝搞坏了,我给你演示就是的。”

    在宝贝和长官面前,武成虎绝对是选择了自己的宝贝,不惜拿浪团座习惯性的粗口来表达自己的愤慨。

    “宝贝儿,我们就给不懂货的人展示一下。”从迟大奎手中轻轻接过工兵铲,武成虎拿手温柔摩挲工兵铲还柔情似水自然自语的模样让迟大奎泛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这驴日的绝对有传说中的恋物癖。

    ps:推荐军事作者朋友村长助理的军事新书《破局》,写谍战的,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