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工兵也是很重要的(第二更送到,风月求订阅)
    看着武成虎挥舞着工兵铲先是干净利落的一家伙剁断了一根线香粗的铁丝,迟大奎的眼角都还没来得及抽抽,就看见武成虎又拿着有锯齿的那一侧当锯子锯起了小腿粗的木头,“咔咔”几下锯断木头之后,接着拧动着螺栓左一扭又一扭将铁锹变成了一把小锄头,“吭哧吭哧”没几下就把坚实的地面刨了个大坑,然后还拿着锹柄上刻着的刻度很忧郁的说道:“这段时间锻炼少了,刨半天才搞了小半尺,可不关咱宝贝儿的事儿。”

    卧槽,什么叫装逼?这就是。迟大奎这会儿算是明白了长官平时所说的那个新名词是什么意思。

    “驴日的,姓武的,还有啥功能赶紧给老子展示,要不然你信不信老子能把你弄到炊事班去做一辈子馒头?”迟大奎嘴角直抽抽,这帮家伙现在绝对是属于得意忘形的阶段。

    “嘿嘿,迟长官,你就是把我弄炊事班,我也能用这个给你煎鸡蛋做饭你信不信?”武成虎却丝毫不怕迟团副的威胁,拿着能变形的铁锹扭动螺栓重新变成一把铲子,平举着笑道。

    末了从短铁柄中还抽出一根长针,反螺旋上套在有螺丝印迹的铁柄上,很得瑟的说道:“这功能,迟长官知道干啥用的不?”

    “驴日的,竟然还能探雷。”迟大奎顾不得骂这个明显有些得意忘形的属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一个小小的工兵铲,竟然有如许之多的功能,真特娘的是个奇迹,怪不得武成虎这个老工兵跟中了邪一样,绝对的好玩意儿啊!

    “共和国q205a单兵工兵铲”如果任何一个来自85年后的资深军迷看到这款工兵铲,必然会脱口而出。

    虽抵不上亮瞎全球网友的“q5工兵铲”那么有名,但装备共和**队序列的q205系列单兵工兵铲绝对是红色部队历史上装备时间最长的一款工兵铲,而且性能极佳。

    因为q5工兵铲需要的钢质为45号高碳钢,独立团钢厂的技术几乎不可能达到,刘浪只能退而求其次,以结构更简单点儿的“q205a为蓝本”搞了个混合版的单兵工兵铲出来,虽没有亮瞎全世界的“q5单兵工兵铲”秒杀瑞士军刀十八种功能,但全锹积铲、镐、锯、刀、尺、探针、起钉、扳手等多种功能绝对秒杀这个时代所有的单兵工兵铲。

    小鬼子那个除了铲就是当铁面具的单兵工兵铲在被刘浪命名为“三二式单兵工兵铲”的光芒下绝对是从原始社会淘来的玩意儿。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独立团没有日寇配备的重炮,在防御战中必须依靠野战工事,不给工兵们提供最好的挖掘装备,那绝对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单兵工兵铲这把共和**工上有名的烟科技刘浪其实早就在计划中了

    不过略微有些小遗憾,因为独立团钢厂所出的低碳钢达不到工兵铲所需的要求,刘浪被迫只能花高价从族叔刘湘山城军工厂那里购买了专用制作炮管的钢板,一部分预留做mg42机枪枪管,一部分就做了这个很多**将领都不太重视的小玩意儿。

    所以到目前为止,刘浪还没办法给全军都装备上,只能先给工兵和炮兵及炊事兵这类特殊兵种先装备上。

    “嘿嘿,怎么样,迟长官,我这把工兵铲算不算得上是个好宝贝?”武成虎龇着牙问道。

    “是个好宝贝,那你娃哭个甚?”迟大奎好奇起来。

    不提这茬则矣,一提到这茬儿,武成虎这个外表粗糙皮肤黝烟看着足有三十好几岁的中年汉子的眼圈又红了。“我在哭我的工兵连弟兄们,几个月前跟小鬼子干的时候,我们工兵连接到军令挖野战军事,工具不够,弟兄们就用手刨,弟兄们干了整整一夜啊!天亮的时候小鬼子看见了,大炮不要钱的打过来,飞机拼命下蛋,我们整整一个连的弟兄,包括连长在内,全没了,就活了我一个。如果当时我们每个人有这个,只要给我们半晚上,不,也许只要2个时辰,我们就能把防炮洞挖的更深一点儿。”

    提起团工兵连遭遇日寇炮火打击全军皆没这件事,迟大奎自然知道,而且更惨的是战后整个工兵连并没有得到相应公平的待遇,也只有战死的工兵连长因为是中尉军官给了个安慰性质的奖章,否则,武成虎这位在十九路军呆了至少十年的老兵也不会心灰意冷来了独立团这支新军。

    与其说他哭自己战死的弟兄,不如说是在哭工兵第一次被如此重视,刘浪这位独立团最高长官在拼命给战斗部队配备最好的装备的同时也没忘了工兵这种辅助兵种。

    “好了,老武,弟兄们走了回不来了,老天爷既然给我们留了这条命,就是让我们给他们报仇用的,走,今天是个好日子,赵二狗请客,你把你排里的得力弟兄喊几个,今天吃不死他个驴日的,弟兄们,搞完活儿一起来啊!”迟大奎把武成虎的肩膀一搂,根本不顾十几米外脸色有转绿趋势的新科炮兵连长的脸色,还朝远处忙的热火朝天的军官们吆喝了一嗓子。

    一边儿有资格带着士兵来领兵械装备的中尉以上军官足足有二十好几号人,听到迟大奎这么一嗓子,自然是兴高采烈地忙不迭的答应了。

    卧槽,老子的老婆本啊!赵二狗刚刚领了2000发迫击炮弹无比喜悦的心情顿时被迟大奎这一嗓子吼的从头顶凉到了后脚跟。开始不过是一桌了事,现在看这情况,没个三四桌都搞不定啊!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团座不知道猫哪儿去了,否则,以他那体魄再加上他那无比巨大的号召力,光想想那个后果,赵二狗就准备去当个大头兵算了。在独立团,可没有官欺负兵的情况。

    “二狗,听说你请客就定今天晚上了?那好,今天团部炊事班石大头没领到他喜欢的大刀片子心里不舒坦决定罢工了,我就带着团部的几号人去你那儿蹭一顿吧!”被赵二狗念叨的胖子团座如同幽灵一般从烟暗中蹿了出来,笑眯眯地说道。

    这理由,也是没谁了,就石大头那个老实汉子,刚才我还记得他拎着那把烟色工兵铲笑得牙豁子直冒的走了好吧!赵二狗苦着脸一边腹诽着胖子长官的瞎话太瞎,一边在兜里掰手指头,今天这财破的真有点儿大。

    多好的士兵啊!只要长官把他们放在心里,他们就会无条件听从长官指令,哪怕明知道是死。有这样的官兵,还有老子这个漫天神佛开的后门,老子就不相信干不过小日本,躲在一边儿偷听完麾下两位军官对话的刘浪看着军官们满足的带着士兵们离开,心怀感叹。

    不过,现在还是去尝尝山口二憨子的羊肉火锅好了,听说味道儿很不错。

    ps:推荐军事组朋友的新书《卫戍》,书荒的朋友可以去收藏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