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野外生存(3)
    脱水严重。

    不光是水分,还有维持身体能量的盐分,两小包食盐无论两人怎么节约,为维持身体必要的盐分需要,也在一天前吃光了。

    莫小猫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有融化的雪水,更多的是汗水。

    但只有莫小猫知道,身体外面是潮湿的,却并不代表你的身体里面也是潮湿的。体内各个内脏就像是有把火在燃烧,炙热的火焰烧的让人感觉心肝脾肺肾都已经半熟了,如果可以,莫小猫宁愿将身体剖开,让纷纷洒落的雪花掉在上面,就算是死,也能让五脏六腑感觉一丝久违的冰凉。

    不把自己累至绝境的人,根本无法体会到这种感觉,虽然你的身上在流汗,但是你都不知道这个汗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的水分在一点一点流失,好像生命在一点一点地离开你一样。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恐惧。

    即将面对死亡的恐惧。

    莫小猫知道,如果不再大量的补充水分,他就会活活累死在山野中,无人照料的大个子也会被冻死,然后被雪后出来觅食的野兽吃掉。

    做为曾经的猎人,莫小猫在山里找水的方式很多,树叶上的露珠,溶洞里滴落的泉水,甚至包括他脚下的雪地,但这都不能满足他希望大口大口喝水的需要,现在已经不怕什么拉肚子不拉肚子,只要能大量饮水,他就能满足身体对水分的巨大需要,就能欺骗已经饿得抽痛的胃,再坚持走半个时辰,救两人命的同时也能完成考核。

    就在这时,莫小猫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哗啦啦清澈无比的声音。

    哗啦啦生命流动的声音。

    山里的溪流竟然还未完全冻结,莫小猫充满了浓浓的幸福感,已经损耗殆尽的体力好像也恢复了一些,循着水流的声音,莫小猫拖着沉重的雪橇喘着粗气,就像一头濒将死去的老牛,向最后一陇田头奔去。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将近黄昏,也不知道奔走了多久,反正莫小猫现在已经基本就靠着对生命维系的本能,固执的朝能补充生命的方向前进。

    拨开眼前的枝蔓,莫小猫看见了一条山溪。

    ?很小的山溪,如果不是因为有个小小的落差,静静流动的溪水是不会有任何声音的。丢开肩膀上已经快要磨断的青藤,莫小猫跨前一步一下子跪了下来,把自己的整张脸埋进了冰凉刺骨的溪水里。

    意外的,溪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寒冷,竟然仿佛有一丝温暖,但莫小猫没时间去思考在夏天都凉气袭人的山泉水为何竟然让冻僵的脸感觉温暖,他此刻只想大口大口的吞咽,一直到他必须呼吸,没有氧气并不比没有水分的感觉要好上多少。

    水能浇灭火焰,无论火焰是在那里,被火炙烤着的内脏终于舒服点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能继续坚持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依旧有团火还在心中燃烧,一向有些文静性格并不张扬的莫小猫突然仰天长号:“啊~~~”

    眼角带着些许湿气,也许是脸上还未甩干净的水花。

    声音被寂寞的丛林吞吃的一干二净,闷的让人心悸,传出的距离绝不会超过一里路。

    那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叫声,而是鼓动胸腔竭力发出的最原始的叫声,动物的叫声。莫小猫悲哀的发现,虽然自己已经极为熟悉山林,但拥有极少工具的自己面对大山还是很脆弱,远不如一只野兽甚至是一只小小的松鼠。

    要想活下去,首先得像一个动物一样生存!在这种狗娘养的“野外生存”科目里面生存!找到自己该走的路并且走回去,才能说得上是个士兵!是个中国士兵!是个中国革命军独立团的特种兵。

    莫小猫十七年的生命历程中从未有对生命的意义如此清晰,这是属于他的战斗,虽没有枪林弹雨,但其共同之处就是自己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资格品味胜利。

    然后,莫小猫就听到了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回应。

    “嗷呜”

    声音很苍凉,苍凉的让人心悸,同时也无比熟悉。

    不光莫小猫听到,一里半外集合点一直眯着眼的刘浪也听到。

    最后的参与考核的十四名特种兵分为七组被刘浪随机撒在独立团广袤的后山丛林,他们的集合地点就在150里地外的烟龙山脚下,只不过这次他们不能走山路,必须在丛林中穿行,没有给养和武器,唯一拥有的开山刀主要是供他们劈开密密麻麻的灌木和必要的防护。

    两名中队长之所以没有参与这次考核,是因为他们要带领足够多的士兵在山下的路上逡巡,如果山中有烟冒出,他们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对不得不放弃求助的士兵进行救助。

    无论怎样,都不算失败者,刘浪觉得,这个时代的士兵其实远比自己那个时候做的更好。那个时代的自己有通信器,如果实在坚持不住,一按通信器就会有直升机前来救援,基本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他们没有,什么都没有,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等待他们更多的唯有死亡。明知死亡的几率很大,但十四名士兵却没一人退缩,全部勇敢的冲进了密林。

    他们,对死亡和忠诚两者之间的选择,简单的让刘浪惭愧。

    尤其是前两天突然又飘起了雪花,这更是大大增加了难度,寒冷和饥饿绝不比丛林里潜在的危险少半分。

    但经过三月魔鬼训练的士兵们都是好样的,从上午到下午,在规定的时间,7组14名特种兵回来了6组12人,只差莫小猫和陈运发这一组了。

    最被刘浪看好的二人组竟然还未归来,这让刘浪忧心忡忡。

    从中午到黄昏,虽然脸上表情不变,但再未进屋,任纷纷洒洒的雪花将他变成一个雪人。

    现在,他竟然听到了狼嚎。

    白天,狼一般很少嚎叫,除非是------呼叫同伴进食的时候。

    刘浪心里一紧,不假思索的,快速朝狼嚎处跑去。

    ps:推荐军事组大神白色孤岛的《抗日之血染山河》,已经100多万字,很肥了,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