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野外生存(5)(第五更送到,求订阅啊!)
    真特娘的,好多狼,莫小猫心里在呻吟。

    不过,你确定,这是来吃肉的?

    三匹狼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毛茸茸的跟小灰毛线球一样三个小狼崽子。

    它们嬉闹着,嚎叫着,这个咬那个的尾巴,那个咬这个的耳朵,跟小狼狗一样滚来滚去的。它们闯进了不知道是母亲和猎物的现场还是即将它们被全部猎杀的现场,不知道战争气氛的来临血腥气息的升温,只知道自己嬉闹喝水进食再嬉闹再喝水再进食。

    那只母灰狼喊它们来,应该就是让还在喝奶的它们来分享猎物甜美滚热的鲜血,母狼都是这么来培养狼崽子猎杀的本能的。

    不过,这次它失算了,它碰到的这个人类,至少有五个普通人类的战斗力,哪怕他已经很虚弱,但被刘浪培养出来的战争机器也绝对不是一头狼就能匹敌的。

    小狼崽子们根本还没有猎物的概念,甚至有一头小狼崽子拿鼻尖碰碰莫小猫已经有些僵硬的腿,然后才欢天喜地的朝母亲奔去,那里有香甜母乳的气息,虽然鲜血的腥味儿遮挡了许多,但能在一公里范围内都能嗅到鲜肉气息超级嗅觉并不能阻挡小狼崽子对母乳的确认。

    莫小猫看看小狼再看大狼。大狼看看莫小猫再看小狼。

    莫小猫眼里露出凶光,护崽的母兽远比寻常野兽凶狠,就算是一只母兔子,为了保护小兔的安全也敢和最凶恶的大蛇对峙,更何况这还是一头受了伤的母狼。

    莫小猫现在并不担心还有其他狼的存在,母狼养育狼崽,公狼捕猎喂养,如果母狼都要出来捕猎,公狼肯定已经死亡,这是远比人类还要忠诚的多一夫一妻制狼的生活制度。

    母狼和小狼热乎乎的血正好可以给大个子饮用,他在发烧,更不能喝野外冰冷的生水,包含生命能量和水分的狼血是两人目前最需要的。

    “呜呜”勉强支棱着前腿站起来的母狼低声吼着,很闷,却无力。

    不是威胁,却更像是家中猎犬做错了事发出的哀求,莫小猫知道,母狼是为了小狼。

    那种看向莫小猫的目光,甚至让从小没有母亲被姐姐带大的莫小猫想起了姐姐,父亲打自己的时候,姐姐就是这么看向父亲的,有倔强,更多的却是哀求。

    莫小猫的心有些软化了,但手中举起的开山刀依旧没有放下,不杀死它们,也许他和陈大个子就得死在这山里,肚子不断发出的“咕咕”叫声,在不断提醒自己,它需要能量。

    母狼不再“呜呜”嚎叫,眼里大颗大颗的滴下泪来,低下头将在自己怀里和血泊中打滚撒娇的三只小狼挨个舔舐了一遍,再度抬头看向莫小猫,目光由温柔变得坚毅。

    莫小猫的手一紧,母狼要拼命了。。。。。

    母狼的确要拼命了,只不过它拼命蹿起的身躯不是冲向两三米外的莫小猫,而是冲向侧面的灌木丛,张开着的巨口瞬间粉碎了莫小猫刚刚生出它要弃子逃跑的念头。

    那里难道还有更可怕的敌人?莫小猫接着就看到一把三棱军刺飞出,直接从母狼的喉咙刺入,将它钉死在地上。

    可奇异的是,没有死亡来临之前的嚎叫,莫小猫甚至看见,母狼在眼睛闭上的那一刻,向自己看了一眼。

    目光,很安宁。

    对死亡,毫无恐惧,甚至,带着一丝期待。

    看着缓缓走近的宽大身影,莫小猫的大脑有些木。

    胖子团座来了。

    “长官,我们失败了吗?”莫小猫头脑感觉到一阵无边的恐惧,胖子团座这是来找自己两人的吗?

    “不,你们很棒,前方五百尺,就是终点,你们可以的。”刘浪扫了一眼躺在雪橇上的陈运发,听到他还算平稳的呼吸,心下也稍微安定,一脸严肃的说道。

    “前方500尺?哈哈,大个子,我们成功了。”莫小猫大笑着丢下手里的开山刀,两行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团座,小狼没什么肉。。。。。”看见刘浪扫过小狼的眼神,莫小猫莫名的心一紧,母狼临死时看向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泛上心头。

    “你知道母狼最后为什么要扑向我吗?”刘浪玩味儿的看了有些紧张的莫小猫一眼,问道。

    莫小猫摇了摇头,如果从战斗力而言,扑向自己才是母狼最好的选择,哪怕只是为自己母子四狼找个垫背的。

    又或者,它可以逃,腹部受重创并不能致死,莫小猫曾经看到一只灰狼被野猪挑破了肚皮肠子都出来了,最终还是以惊人的速度逃跑了。

    以灰狼敏锐的观察力,它不应该犯下这个错误。

    “因为它在寻死,它死了,它的血肉足以维持我们对能量的需求,那么,它的孩子就保住了。”刘浪深深的看了一眼安静躺在地上的母狼,眼里泛出一丝尊敬。

    属于狼的骄傲没法让它垂下尾巴向人类乞怜,那么就让自己的血肉之躯换取孩子最后一丝活命的希望。

    这是一名令人尊敬的敌人。

    “没有母狼,小狼是活不下去的。”莫小猫喃喃道。

    “也好,我独立团正好缺少几条看门狗,那就让我来看看它们是否会辜负它们的母亲吧!”刘浪展颜一笑。

    对于莫小猫,他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刘浪是要培养华夏最强利刃,他们的枪口必定沾满敌人的鲜血。但刘浪不希望培养出冰冷的战争机器,眼里只有杀戮的战争机器。人性,一旦扭曲,就再也回不来了,毁灭敌人的同时,毁灭的也是自己。

    在看到胖子团座开始挥舞着那柄刚才刺穿母狼喉咙的军刺独自挖掘土坑的那一刻,莫小猫眼里也绽放出光彩。

    在训练时刘浪残暴的如同来自地狱里的恶魔,可就是这样一个恶魔,竟然愿意在冬天被冻的结结实实的土地上挖掘着土坑,埋葬着一只敢于朝他张口龇牙咧嘴的母狼。

    很矛盾,但却很和谐。

    莫小猫仿佛有些懂,但又说不出理由。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拉着大个子,奔向500尺外的终点。

    在灌木丛不远的地方,十几名士兵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胖子团座将母狼埋进土坑,看着莫小猫继续艰辛的拉着沉重的雪橇,一步一摇缓慢的走向终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