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先上个小菜(1)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已经休整好的特种兵们领了自己的装备,被命令一天之内顺着山路突进回基地。

    队伍里多了个同样全副武装,额外还背着一口铁锅的苟得富,按照刘浪的说法,这货就交给他们了,不管是他跑还是他们十三个人抗,都要一起按时回到基地。

    而其他人,则跟着刘浪一起骑马在后面随行,包括已经清醒还想坚持跟战友们一起跑回去的大个子。

    还好,刘浪虽然欣赏他的顽强,但依旧拒绝了他这种近乎自残的行为,他昨天甚至以为自己失去了这名最能追上自己脚步的优秀士兵。

    因为,大个子的烧,不是因为受寒感冒,而是因为烟熊爪子上无数的细菌引起的感染,面对这种细菌感染,就算是刘浪,也只能束手无策。因为他手里没抗生素,别说他手里,就是蒋委员长,世界最强工业帝国那位坐着轮椅的第一美国牛仔,也没有。

    这个时代,抗生素就还没有出现,别说什么头孢,就是青霉素,也只是到二战后期才被应用于实用,价格堪比黄金。

    这个时代,遏制细菌感染是全世界医学界的共同难题。就算是被刘浪看成消炎药里的渣渣---磺胺,也还得等到3年后的1936年才会粉墨登场,而发明它的生化学家---格哈特。杜马特还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在这个时代,因为伤口细菌感染,几乎就是绝症的存在。随队的医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给大个子用上了再刘浪看来在伤药里都不入流的**常备药物---止血粉。

    止血粉其实有些类似于后世的云南白药,有止血消炎镇痛的功效,但中药药效缓慢的特点在外伤中的劣势显而易见,很多士兵都还没来得及等到药物起作用,就因为细菌感染引起的各类并发症死掉了。

    一场战斗,当场战死的士兵并不多,更多的是受了枪伤炮伤的士兵在后方医院因为没有消炎药悲催的死去。

    刘浪甚至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名极为优秀的士兵即将离他而去的悲痛准备,没人知道,他在小屋里,坐在他的士兵身边,整整一夜。

    彻夜未眠。

    但刘浪没后悔做这次训练,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不经过千锤百炼,哪来的能随时插进敌人心脏的利刃。

    国将破,家将亡,为了子孙后代能有立锥之地,没有谁不可勇敢的迎接牺牲,包括他自己。

    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这货的烧竟然奇迹般的退了。不仅退烧,而且胃口大开,起床了硬是喝了三大碗稀饭外加两个鸡蛋和两个火烧,如果不是怕他撑坏肚皮,那个体格变态的家伙绝对能吃下十个火烧。

    自身强悍的免疫力让刘浪都不得不为之惊叹。

    不过这事儿也提醒了刘浪,消炎药这个神器,必须得出现在独立团的后勤系统中,否则,未来他不知道还要损失多少伤病。

    但磺胺是怎么合成产生的,青霉素又是怎样构成的,刘浪一无所知,他只知道在美国人发现青霉素以后消息传到中国,中国有位微生物学家用皮革上生出的青霉菌提取出了宝贵的青霉素。

    已经在电报里联系过很多次的物理大家叶企孙已经即将带着他的学生们启程来独立团基地,炼钢厂和格鲁诺夫的初级金属冲压机床的消息已经让叶教授急不可耐,让他再带几名生物化学方面的专家应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刘浪抛出青霉素这个引子,没有谁能抵挡的住这个诱惑。

    100里的山路对已经休整了一晚上的特种兵们来说基本不算太大的问题,快累瘫的苟得富被几名最强壮的家伙扛着几乎走了三十里的路程。

    到了基地,能靠着团座长官脸上阴险的笑就判断出长官不怀好意的智慧型厨子又被委派了个艰巨的任务。

    在继续当他的炊事代班长的同时,还要兼当饲养员,三只失去母亲看体型应该不过两个月的小狼崽子归他饲养。

    已经从纨绔大少逐渐转变为厨子的苟得富看着三只小奶狼,心情是无比灰暗的。莫小猫已经跟他说了,狼的哺乳期是两个月左右,这独立团特么除了纪长官和几个小护士之外都是雄性生物,他去哪儿给它们弄奶去?

    “你可以的,苟班长。”刘浪拍拍苟得富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看了他的胸口一眼。

    “我知道了,可以找母狗,谢谢长官提醒。”苟得富欢呼一声,领着几只小狼崽子跑远了。

    山里人家谁不养猎狗?没说天寒地冻就不许人家猎狗生小狗吧!苟得富的想法,没毛病。

    卧槽,刘浪忍不住脚一滑,差点儿摔个大马趴。谁说这货二来着?尼玛越来越聪明了。

    特种兵们依旧在后山驻地的空地前列队等待着刘浪的命令,长官说过,会在新的一年前给他们佩戴上属于特种大队的臂章,在那时,他们才能真正成为一名特种兵。

    刘浪也正在往这边走,一边走一边询问身边的凌洪:“怎么样,这十来天交给你俩的任务完成没?”

    凌洪眼角一抽,将手中的一个袋子朝刘浪扬了扬道:“已经准备好了,就是这大冬天的,实在不好找,数量不太多。”

    想起自己袋子里装的东西,就算是已经被团座如此折腾过的凌洪,身上依旧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肖风华也默默的将自己手里的袋子提了提,鼓囊囊的,显示着那里面的玩意儿貌似也有不少。只是,他的脸色也同样不是那么好看。

    “没关系,这只是小菜,后面还有大餐。”刘浪无所谓的摆摆手。

    凌洪脊背一凉,这都只算是小菜?

    这大餐,不会自己也有份儿吧!凌洪可不认为自己这个中队长在长官面前会有什么优待,这些天他同样被训的欲仙欲死。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两名中队长跟在刘浪身后走到了早已列队站好的14名士兵面前。

    陈运发虽然还包扎着绷带,也坚持站在队列里,这是属于他的荣耀,不会因为伤痛而缺席。

    “菜鸟们,首先恭喜你们熬过了三个月的训练期,虽然你们依旧很菜,用我的家乡话说,叫菜的一逼。”

    刘浪一开口,就让未来的特种兵们想捂脑袋,又来了,又来打击人了,面对刘浪这种无休止的打击,士兵们基本已经习惯,就算再不忿,也没人敢把不爽露在脸上。

    实在是牛魔王太禽兽,动不动就来个敌人机枪扫过来了,你现在只能扑倒在前面的土坑里,否则,你就是个死人了。死了,自然就被淘汰了。想不被淘汰,只能义无反顾的扑进土坑。面对机枪子弹,谁脑袋敢抬?

    而那个土坑,百分之百就是个粪坑,将自己全身埋在一个粪坑里是什么感觉?仅是想想,就知道绝对不会是很愉快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