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先上个小菜(3)
    听那声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倒了出来,倾倒在了蔡大刀的狙击位上,可惜的是,各个狙击位置之间是互相隔开的,所以,牛二没法用眼角余光看到蔡大刀那边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不过,牛二能听到蔡大刀的气息突然间变得急促。

    “不要动,蔡小鸟!”刘浪的声音悠然响起,“你现在潜伏在一处浅丘上,你的头上、面前还有身后都是敌人,你只要一动,就会暴露,敌人的机枪火力就会把你整个打成筛子,所以你不能动,得忍住,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你都必须忍,得忍!”

    在刘浪的告诫之下,蔡大刀躁动的气息迅速平缓下来,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平静。

    接着,牛二就听到刘浪的脚步声在朝自己走来。我的妈,到底是啥子鬼玩意儿?牛二感觉自己裸露在空气中脖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跟蔡大刀认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那货原来就是个土匪,胆子大的不能再大,在林中看到草豹子那一刻,那货的眼睛竟然亮的吓人,就跟看到一只油晃晃的烧鸡一样。能把他都吓得差点儿大喘气的,天知道是什么东西?

    刘浪的脚步声忽然间顿住,停在了牛二的身后。下一刻,他便听到了呲啦一声响。

    再然后,一大坨不停扭动着肥大的蚯蚓、山蚂蟥还有鼻涕虫便已经劈头盖脸的浇下来,浇了他满头满脸,看到正在面前地上蠕动的这些毒虫,尤其是有一条快被冻僵了的鼻涕虫,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令它欣喜的温暖,蠕动着从她的发梢爬到脸上,再从脸上爬向了脖子,再往衣服里钻。。。。。。

    牛二直觉得浑身鸡皮疙瘩直翻,忍不住就要动手把那条可恶的鼻涕虫从自己已经麻嗖嗖的背上弄走,那里不是它们冬眠的地方。正在这时,牛魔王可恶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新兵牛二,你现在正在被一个排的敌人追杀,被迫躲在枯叶堆里,那里满是毒虫蚂蝗,它们爬满了你的全身,咬你,蜇你,吸你的血,但是,你不能动,你必须忍住,你不忍住,正搜索而来的敌人就会发现你,你的命可以丢,但你身上有重要的情报要向团部汇报,如果你死了,有一个联队的敌人会将你的战友包围,会有无数的战友陪着你一起向阎王爷报道。”

    刘浪的话仿佛有种魔力,听着刘浪的话,牛二的心渐渐平稳下来,一如背上那条不再爬动的鼻涕虫,它找到的那个温暖的窝,可以让它继续着它的冬眠,哪怕还有条鼻涕虫貌似已经看上了他的鼻孔。【】。。。。

    看到新兵牛二趴在狙击位,始终没有动,刘浪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就是放在后世,也是一个极好的狙击手苗子。

    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只需要拥有出色的特战技能就足够了,但是,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除了出色的特战技能外,更需要坚强的意志以及强大的定力。

    刘浪之前所说的话其实是故意的,通过三个月的艰苦训练,十四名士兵的军事技能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既便是体格最弱的莫小猫,也可以在徒手格斗中轻松放倒三个以上的普通士兵,如果持械,刘浪相信莫小猫可以轻松击杀超过五个普通士兵。

    他们已经达到这个时代单兵技能的顶峰,要想再往上一步,就得去战场上,以日寇的头颅来辉煌他们的荣耀。

    所以说,他们已经很出色,甚至比刘浪想象的还要出色,别说不是菜鸟,就是日军那些老兵,在他们面前,也不值一晒。

    刘浪现在站的位置是石大头的身后。

    石大头是国术大师,训练超过二十年的国术大师的体能状况完全非人类,经过三个月特训,不仅将他的体能、格斗、反应进一步提高,就是他接触不多的射击,居然在这三个月内突飞猛进,虽然在十四个士兵中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个摸枪只半年的人来说,能在400尺外一枪中靶,也是很难令人想象的。

    加上他天生沉稳的个性,除了枪法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其他的,就连刘浪也觉得他足够强,就算是放到龙炎部队,他也能有资格当一名替补队员了。

    要知道,龙炎部队近200特种兵,是200万红色部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一个人最少也有四年以上军龄,就算强如刘浪,也是在普通特种部队受训三年之后才有资格去参与选拔。

    所以,刘浪给予石大头的考核内容也是额外准备的,他想看看石大头是否还能更进一步,最终能成为和自己比肩的人物。

    刘浪在这个时代很孤独,他很需要能跟上自己脚步的战友和兄弟,他并不希望永远都是自己一人披荆斩棘冲入敌营斩将夺旗,石大头,牛二、莫小猫、陈运发。。。。。他们才更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因为,这是属于他们的时代。

    所以,这次刘浪没有像前两次那样往石大头的身上倒什么恶心的玩意儿,而是在石大头的身边蹲了下来,然后在麻袋里拨拉了半天选了一只模样烟呼呼散发着奇怪气息的甲虫放在了石大头的面前。

    甲虫在寒风中显然已经快动僵硬了,石大头骤然变急促的呼吸显然让它感觉到了温度的灼热,激动的释放了一股子说不出怪味儿的气体。

    石大头敢肯定那绝对不是臭味儿,那是比单纯的臭味儿比起来更难闻一百倍的味道。如果让他选择,他宁愿把头埋进粪坑,也比将鼻子凑在那只烟乎乎甲虫的屁股后面闻怪味儿要好的多。跟那味儿比起来,大个子陈运发那双三个月没洗可以拿起来当棒子打人的臭袜子简直可以用香喷喷来形容。

    性格坚韧的国术大师竟然被那股子怪味儿熏得连眼泪都快出来了。

    距离稍远的刘浪在嗅到味道的第一时间,就主动屏住呼吸,太特么难闻了。也不知道凌洪在那里挖出的这个奇葩出来。

    凌洪站在不远处,嘴角抽动,自从捉了那只不知名的甲虫,他的手,整整臭了三天,吃饭都恨不得只用嘴,不用手拿筷子。

    不过,真的很肥啊!野外的物种,总是在冬天来临之前,将自己养的肥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