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勇敢的”蠢女人“
    看到两条长龙向纪雁雪扫去,顾不得骂牛魔王冷血的特种兵们疯狂的大喊:“危险,趴下,趴下。”

    牛魔王疯狂起来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放过,特种兵们再次见证了胖子团座的冷血。

    不过,很军人。

    军令一旦发出,没人可以阻止,哪怕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距离纪雁雪最近的肖风华想都没想,直接抽出自己腰上的手枪,朝十几米外纪雁雪腿上一掷,直接把纪雁雪打倒在地。

    见纪雁雪扑倒在地,两挺机枪枪口一抬,让子弹从纪雁雪身上飞过去。子弹的洪流足足抬高了十几厘米,至少让纪雁雪有足够的空间爬动,万一把纪雁雪真的给伤着了,不用团座发飙,他也会被那帮红了眼的特种兵们撕碎的。

    刘浪面沉如水,示意他们继续他们的职责,不过,对他们的小动作,却并没有阻止。

    纪雁雪是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势狠狠摔倒在训练场的砂石地上的,再漂亮的女人,当她摔倒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美丽。而且脸上沾满了黄沙,混合着摔到极痛忍不住喷涌而出的泪水,黄一道烟一道布满了整张曾经明媚的脸庞,狼狈不堪之中,她一边拼命揉着进了灰尘的眼睛,拼命的流泪用泪水冲刷着进入眼睛的灰尘,一边用带着几分哭意的声音在喊:“我的急救箱呢?谁看见我的急救箱了?”就像一个有几分神经质的疯婆子,看起来有说不出的可怜和可笑。

    当然,包括刘浪在内,根本没有人会嘲笑这位战场上军人的守护神。从纪雁雪依然提着急救箱冲进布满弹雨训练场的那一刻,她就赢得了所有军人的心。

    这位在独立团一直不显山露水,一直生活在刘浪影子下面的女少校,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她不仅是一个军人,更是一个勇敢的军人。

    “纪长官,快过来,机枪没有向你扫射了。”几个特种兵一边侧耳听着子弹扫射的方位,一边朝纪雁雪狂喊。

    可能是纪雁雪刚才小腿被肖风华一下砸得很疼,想站却一下没站起来,腿一软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浪微微摇了摇头,她现在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她日后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真是在战场上,这一下可能就会要了她的小命。

    训练场上响起刘浪的狂吼:“你这个蠢女人,你还傻愣着干什么?你不是要去救你的战友吗?你不是要完成你的使命吗?你不是野战医院的负责人吗?既然这么牛逼,那你还不赶紧给老子爬过去,你的战友就快死了。”

    纪雁雪怒睁着杏眼,回头瞪着正在大放厥词的刘浪,如果眼里的火能变成实质的,胖子一定会变成一坨香喷喷的烤肉,所有人都这么觉得。

    尤其是胖子团座用那个“蠢女人”三个字做为开头的时候。

    “啪”刘浪估计是彻底疯了,直接拔出手枪,一枪打在纪雁雪身边不足二十厘米的地上,飞溅的砂石甚至在纪雁雪身上擦出一道伤痕。

    “敌人的机枪手刚才眼瞎没打到你,可敌人还有狙击手呢,你再不爬,你可就要被判阵亡了。”刘浪仿佛没看到纪大美女仿佛要吃了自己的眼神,继续怒吼。

    “混蛋王八蛋。”纪雁雪咬着后槽牙给了此刻无比嚣张的胖子团座一个评价。

    然后就用牙齿扯开一卷绷带,拴着急救箱,努力的往前爬去。

    刘浪暗自抹了把冷汗,还好蠢女人此刻还不算太蠢,知道用这一招,要是还抱着个急救箱爬的话,整个身体隆起的高度,在真正的战场上早就被打成碎片了。

    有了这次经验,很快,在几名特种兵的帮助下,纪雁雪帮助鲁山东包扎好了伤口,一起努力的爬向终点。

    机枪声终于停止,两个朝自己战友扫射光两条弹链的机枪射手如释重负,这可能是他们这一生打枪打的最累的一次,虽然不用担心自己受伤,关键是他们害怕把战友打伤,长时间控制机枪扫射固定的高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儿。

    坚持到最后一声枪响结束的特种兵们并没有放弃,哪怕是枪响过后一分钟,他们依旧用着最低的匍匐姿态爬过刘浪划定的那条线,这才浑身一松,仰面朝天躺着休息。

    不能用手肘,不能用脚蹬,只能靠手指刨地和身体肌肉的扭动将身体放置在水平面十厘米的高度前进三十米的体力消耗,甚至要比一次50里急行军还要累,从大冬天的他们每个人都一头一脸的汗就可以知道。

    “恭喜你们,完成最后的考验,现在是1v14的时间,来吧,我的时间是有限的。”刘浪站在还在大喘气的特种兵们面前,笑眯眯的说道。

    特种兵们没一个搭理他,这个时候,来个小孩儿都能把自己干掉,去和吼了半天正精力旺盛的牛魔王打?他们才没那么傻。有本事,歇半个时辰再说。

    但显然,没人觉得胖子团座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过,貌似有人可以替他们出气,凌洪悄悄看向了同样汗出如浆一脸冷冰冰表情的女少校。

    现在已经不是训练了,纪长官,弄死那个可恶的胖子。性情憨厚实在的石大头脑海里也在往外蹦这个很疯狂的想法,就差欢呼出口。

    “报告长官,独立团军医纪雁雪完成训练任务,请指示。”休息了几分钟,勉力站起身面色冰冷的纪雁雪朝刘浪行了个庄重的军礼。

    果不其然,刚才憋了一肚子火儿的纪雁雪发难了。特种兵纷纷爬起身的同时,内心都在欢呼。

    能看到胖子团座吃瘪,是他们此时最大的心愿。

    训练,纪雁雪可以理解,哪怕训练很残酷,哪怕刘浪下令朝自己开枪,纪雁雪都不会有任何怨言,那是自己的选择,刘浪没有错。

    可是,他不该喊自己蠢女人,尤其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虽然自己那会儿是有点儿蠢。纪雁雪有些愤愤然,自己在他眼中,就是个蠢女人吗?

    “哼,纪少校,如果换成是我,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吗?”刘浪脸色一沉,冷哼一声。

    “你会怎么做?”

    “我遇到的情况远比你刚才的情形更恶劣,敌人有机枪,有手榴弹,还有无休止的冷枪,我的战友受伤了,我们没有军医,只有我们自己。为了尽快救他,我用手在沙地上刨了个两米长,半米深的坑,把他拖进坑里我才救活了他,否则,我和我的战友都会死,如果像你那样的话。”

    刘浪一句话说的纪雁雪面红耳赤,都忘了自己现在是来找刘浪的茬的,而不是被他批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