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应有的荣耀
    还好,纪雁雪也帮腔的。

    一个军医估计是看自己领导被团座长官怼的说不出话,鼓起勇气道:“可是,您在沙坑里给伤员包扎同样危险,如果上方不断掉落的沙子被呼吸急促而且丧失意识的伤员吸入呼吸道,那一样会死人的。”

    “说的对,刘长官,您这方法貌似也不怎么样。”纪雁雪赞赏的看了一眼那名自己从成都招过来的年轻男军医,然后挑衅的看向刘浪。

    必须要打击刘浪的嚣张气焰,至少,绝不能承认自己是个蠢婆娘,纪雁雪这会儿很固执。

    “嘿嘿,你们考虑的很周到,的确,我战友无意中吸入了一颗不小的砂石,堵塞住了他的气管,只有短短的三十秒,他的脸色就变得青白,如果不弄出来,再过一分钟,他的大脑就会因为缺氧导致脑细胞开始死亡,再过三分钟,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了。”

    “那你是怎么救他的?”

    显然,刘浪的故事很有代入感,别说纪雁雪这会儿忘了纠缠蠢女人这茬儿,就连特种兵们也开始竖着耳朵用心倾听了。

    “怎么救?很简单,切开气管,用手里的军刀,在他气管上开上一个口子,让新鲜的空气进去即可。为了保证创口一直能够敞开保持空气进出畅通,我不得不牺牲我最心爱的钢笔,削掉笔套的底座做了一根管子,一直插在他的脖子上。我不得不说,就算在全是武夫的战场上,文化人的笔杆子也会起很大作用的,你们说是不是?”

    站在训练场上,只要是懂得战场急救术的军医,或者是已经稍稍懂得一点人体生理学的特种部队士兵们,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看怪物一样看着刘浪。

    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就做出这样一个致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手术决定,牛魔王还真是够**。一把没有消过毒的军刀,一根更不可能消毒的笔筒,切开人体脆弱的脖子里更脆弱的气管,任何一样,都足以致人于死命。至于说牛魔王后面那个什么文化人之类的标榜,自动的被所有人忽略了。

    “可是,可是这会让他的伤口感染,胸口以上伤口感染的致死率几乎是百分之一百。”年轻的男军医涨红着脸反驳。

    “可是,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有享受感染的机会。”刘浪冷然道。

    所有人哑口无言,说的很有道理啊!

    纪雁雪脸色通红,瞪一眼年轻男军医,命令道:“野战医院所属收队。”

    说完,就昂首率先走出了训练场。

    负责射击的两队士兵也赶紧抬着重机枪跟在后面溜了。此时再不溜,等会儿特种大队那帮杀才们缓过劲来找他们较量几下那可受不了,前段时间步兵营的弟兄们没少被他们肆虐。

    只有特种兵们看见,在纪少校气鼓鼓地离开训练场后,胖子团座悄然擦了把冷汗,可能刚才编故事,也很耗费心力的吧!

    “想笑,就笑吧!老子为了你们,可是连负责医院的纪少校都得罪了,以后受伤了你们给老子治?”刘浪冲嘴角扯动的特种兵瞪眼,继而嘴角一裂道:“我宣布,你们考核通过,训练到此结束。”

    一片沉寂。

    特种兵们都在发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牛魔王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看着十六名站得整整齐齐面面相觑想相信又不敢相信的特种兵们,刘浪嘴角掠过笑意:“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我的学员,我也不是你们的教官,你们,都是我的战友。”

    说到这儿,刘浪停顿一下,再度提高声音:“战友们,再次欢迎你们,成为独立团特种大队的一员,让我们一起,用鬼子的头颅见证我们特种大队的辉煌。”

    到这一刻,特种兵们终于相信胖子团座不再是忽悠他们,响起一片欢呼声,纷纷把自己的棉质军帽甩向空中发泄着自己的喜悦。

    “长官万岁”

    “哈哈,老子终于成功了。”

    “呜呜,牛魔王,你总算说句人话了。”

    刘浪。。。。。。

    请问还有至尊宝和紫霞仙子吗?如果有的话,某魔王对用了至尊宝的月光宝盒感觉很抱歉。对不起,现在牛魔王当了主角,紫霞仙子是我的了。

    一直到看到刘浪掏出一叠臂章,特种兵们才停止了自己幸福的发泄。

    臂章通体墨绿,是用最结实的帆布做成的,上面用红色的丝线绣了一簇火焰,血红的火焰,那是野战医院所有护士花费了三天的时间绣完的。

    对于这个时代的姑娘们来说,还没有多少人彻底丢下刺绣这门属于闺秀的传统手艺。

    凌洪和肖风华两名中队长各自站到了自己队列的第一个,对于这两个和自己出生入死相处已久的老兄弟,刘浪没有说话,只是亲自将臂章别在他们俩的肩头,庄重的行了个军礼。

    回答他的同样是无声的军礼和两人激动的泪花。

    在训练中差点儿被空包弹打成血人的鲁山东被士兵们主动排在了第一个,自从这个普通的山东汉子毫不犹豫的将冒着青烟的手雷压在身下,从不服输的士兵们就认为,在这次最终的考核中鲁山东就应该排在第一,第一个接受胖子团座授臂章的荣耀应该属于他。

    “长官,你那真是个臭弹啊!”鲁山东面对刘浪的时候,依旧固执的强调这个事实。

    他特别害怕刘浪会像训练中喊的一样说他已经死了已经被淘汰了,这对于鲁山东来说,实在是个心魔。

    “鲁山东,你说的没错,那是个臭弹。你很棒,真的很棒,比我想象中还要棒的多,如果满分是一百分的话,我会给你今天的表现打上120分。”刘浪将臂章亲自别上了鲁山东的肩膀。

    刘浪脸上在笑,眼里却少见的多了一丝湿气,为了这个可爱的战士。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将一颗手榴弹压在身下的,更何况在没爆炸之前,谁也不知道那只是个训练弹。

    “长官,我一定会好好干,不会给你丢人。”鲁山东眼里闪现出无比的惊喜,咧着嘴幸福的笑着,噙着激动的泪花冲刘浪行了个军礼。

    刘浪走过石大头,走过陈运发,走过莫小猫,每个特种兵,他都亲自别上臂章,一如当年他的教官。

    因为,他们是他的兵。

    他们,即将在纷乱的战火中用生命来恪守自己的责任。

    他们,应该拥有这样的荣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