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不狮子大张口的是憨包
    刘浪没等太久,就接到了师部发来的全团即日北上的电文。【】

    因为整个二师,除柏天民率一旅已经抵达江西参与光头校长的“剿匪”大计,其余所部并没有做好准备,历史上的国民革命军二师也是用了整整一个月才抵达长城防线古北口,仓促间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挖掘工事,后果自然是伤亡惨重,哪怕他们已经算是**中较为精锐的部队。

    刘浪早已算定,只要自己出川抵达陕西,整个二师第一个开拔的部队必然是独立团。而且,刘浪有信心在半月之后就能抵达3000里之外的平津,因为,二师的师长是黄杰,那个在抗战中毁誉参半的将军。

    做为黄埔一期出身的将领,黄杰此人共和**史对他的评价并不算低,对日作战也算勇猛,长城之战和日后的滇西缅北战役都表现出极强的指挥能力,只不过此人也有很大的缺点,就是过分爱惜羽毛,兰封会战他违令撤退就是为了保存实力,导致已经在劫难逃的土肥圆贤二所部两万人逃之夭夭。

    但黄杰人脉关系不错,犯下如此滔天大错,竟然几年后又再次复出,担任一军之长参加了滇西反攻战役,最后还能官至国民政府的国防部长。

    其实,对于一名将军来说,过于爱惜羽毛并不是什么优点,喜欢保存自己的实力更是眼光狭小的表现,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没有谁是不可被牺牲的,只要能将敌寇消灭。苏联人就是这么做的,所以他们只用了区区不到4年,就将入侵的550万德军消灭殆尽,哪怕他们付出了更大的牺牲。

    依照后世军事家们的观点,哪怕当时的中国再羸弱,但若是从上到下都是一条心的话,中国,也许不用等八年那么久。说实话,如果不是美国牛仔丢了两颗原子弹彻底将日本人吓破了胆,中国,或许还要等更久。

    但对于现在的刘浪来说,黄将军爱惜羽毛这一特质就是个好事了。独立团虽然独立性很强,但毕竟是国民二师的部队,只要他们能在短时间内抵达北方前线,那就代表着二师到了。

    为了争取在军事委员会北方分会各位高官面前露个脸,独立团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北平。从收到军令到抵达作战位置的时间越短,就越能说明黄将军在得知日寇入侵之后,全军将士枕戈待旦就等着为国效力的决心。

    所以,收到全军即日北上军令后的刘浪并不着急走,只是要求正在修整的部队所有人收拾好装备,等下一道军令。

    西安至北平相隔1500公里,中间要跨越山西、河北等省,如果拥有后世的高速公路,刘浪携全团2000人及装备只需要24小时就能抵达目的地。可现在只有简易公路和铁路,想从铁路走还要先走到潼关,再从潼关到开封,再由开封至济南,绕着半个中国跑一圈才能抵达平津地区,就这,想搞趟军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需要泼天的面子和关系。

    曾经的时空中,国民二师近万人就是折腾了一个月才抵达战场,刘浪绝不能再当那个傻子,北方土地被严寒冻的结结实实的,没半个月时间,他完成不了他所需要的工事。

    铁路不成,刘浪自然打上了公路的主意,拥有着六十辆大卡车的师部直属辎重营,才是刘浪不辞辛劳绕了一大圈从甘肃境内通过运动至西安的目标。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黄杰的第二道军令下达,师部辎重营将会在一个时辰后抵达,独立团全体人员及辎重必须于2月15日前抵达前线,在师部未抵达前线前,听候北方军事委员会调遣。

    刘浪大喜,有了这六十辆大卡车,他所有人员和部分装备将可以以每天三百里的速度行军,并能保证足够的休息。而辎重连300多号人只需要在二十多天后将为大战准备的粮食和弹药以及炮兵连运至前线即可,前面挖掘工事并不需要他们。

    “命令下去,全体人员除个人必要装备及带足一个基数子弹,其余所有辎重全部留于辎重连,对了,给师座回一封电报,因我团拉练日久给养不足,望师部支援我团十日口粮及机步枪子弹损耗五万发,60及82迫击炮弹2000发,还有,顺便提醒下参谋长,欠我团两月的军饷也应该补齐了。”刘浪给迟大奎下令道。

    “这。。。。。长官,黄师长会答应?”迟大奎被刘浪这狮子大张口给吓了一跳。

    “笨蛋,老子不这么要,你就等着用铁脚板走到北平去吧!”刘浪没好气的扫了一眼自己这位心腹爱将。

    迟大奎忠心足够,但这临机应变的能力,着实让人有些着急啊!不过没关系,距离五年后的全面战争还早,迟大奎还有学习提高的时间。

    “嘿嘿,老迟,做为第一支赶到战场的部队,团座要师部给些适当的补偿才是最恰当的反应,如果不要,你觉得师部两位会怎么想?”俞献诚微微一笑替刘浪解释道。

    “废话,那必然是觉得长官是个憨包。”两个聪明人头脑里的弯弯绕绕让迟大奎有些焦躁,

    “那你觉得黄师长和李参谋长会认为我们团座是憨包吗?”

    “哈哈,当然不会,长官那天从他们那儿搞了两门德国进口大炮,听说师座心疼的几天都没睡好觉。。。。。。”迟大奎刚说完,突然醒悟过来,瞪大眼睛:“你们的意思是,长官这是故意如此?免得师部反应过来,不给我们汽车了?”

    刘浪和俞献诚相视一笑,还好,这位还不算太笨,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没错,刘浪如果老老实实的坐车直奔前线,就实在是太不符合刘浪吃亏从来不是福的个性了。如果打师部辎重营的小九九被长官们勘破,恐怕,就不是刘浪打师部的秋风,而是师部两位长官打独立团的主意了。

    毕竟,刚剿灭一股达3000人之众的土匪,那缴获,可是不老少。

    果然,收到刘浪的请求军资的电报后,黄杰虽然眉头紧皱但依旧大笔一挥批准了,任何第一支顶上前线的部队,都有被优待的理由,刘浪要的这些虽然有些狮子大张口,但减半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为此参谋长李伯华还专门去了一封安慰性质的电报,请刘浪务必以国家为重,以战事为重,不要太小家子气。

    直到收到辎重营两个时辰后发来的独立团全军整装待命以毕,将于傍晚时分出西安防区的电报,黄杰才和李伯华苦笑着对视。

    奶奶的腿,被刘浪这小子摆了一道。

    从接受物资到全团拔营而出,刘浪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那里像是急需物资的样子,分明是早已准备好就等着车来,生怕跑得慢了被师部把辎重营又给调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