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都犯错误的指挥官
    “支那军第29军共6万人驻守喜峰口,这倒是稍稍有些麻烦。”武藤信义翻看到这章情报时略略皱了下眉头,自言自语道。

    不过也仅仅只是稍稍麻烦一点儿而已,支那人就是人多,已经习惯自己的对手一搞就是一个军几个师的武藤信义其实也没怎么把29军6万人放在眼里,一支因支那国内军阀混战失败而被更差劲的东北军收编的军队,那会入得武藤大将的眼?

    29军6万人不入武藤大将的眼,那就更别提小小的独立团了,哪怕前面还挂了个中央军三个字,当一眼扫到到独立团2000人驻守喜峰口侧翼80里地罗文裕,武藤大将直接将这封情报给忽略掉了。

    武藤信义压根儿没把这封情报往心里去的理由很简单,首先,他根本就没打算朝罗文裕进攻,喜峰口进攻地域更宽阔,适合装甲车和坦克部署,武藤信义觉得那才是他的主攻点,否则支那人也不会派6万人驻守;次之,区区2000人的防守,大日本帝国皇军派出一个旅团兴许只用一个冲锋就可以打得他们溃不成军。

    已经只用了一周时间,就以4万兵力击溃对手十来万大军,还是修筑各类工事据险而守的大军的武藤信义就算再严肃谨慎,此时也生出支那人实在不堪一击的无敌感。

    金大师笔下的孤独求败是无敌的,也是寂寞的,武藤信义此时也有种遍世找不到对手的寂寞感。

    无敌兼寂寞的武藤大将并不知道,他这个忽视,会造成他眼中的数万精锐无敌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在华夏这段古长城上流尽了鲜血,不仅让在亚洲所向无敌的大日本帝国皇军碰的头破血流,还让他原本在曾经的时空中以胜利换取的元帅宝座也离他远去。

    刘浪也不知道,他似假还真的递出的假情报竟然压根儿没获得人家关东军司令官的重视。说直白点儿就是被人无视了。

    无视的结果就是,刘浪又多了足足3天的时间,本应该在喜峰口受挫第2日日军军就应该进军罗文裕的,却被拖到了第5日,正是多出的这3天,给独立团巨大的帮助。

    几百匹骡马和近百架大车以及高达700人的辎重连和壮丁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花费了38天的时间,跑完了3300里,赶到了。

    每天平均近90里高强度的行军,虽有骡马驼重物,还有骡马大车可以搭乘,但这对士兵们同样是个巨大的考验,独立团所有的大型装备和弹药储备可全都在辎重连。

    刘浪为了赶时间在日军进攻长城之前构筑工事,几乎丢掉了所有大型装备和弹药,如果日军提前3天进攻的话,只有少量机枪子弹和只有一个基数步枪子弹的独立团能不能抵挡一天,还真是难说。

    但寂寞的武藤大将足足给刘浪又留了3天的时间,3天里,刘浪用穿越了几乎半个中国运输过来的钢板再度加固了多处要地的工事,同时,已经连成一片的坑道被刘浪再度改造,围绕着整座山的出口高达三十余处,多出了700来劳动力的刘浪甚至还有余力建造了反斜面对下的战壕工事,这是刘浪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日寇发狂调集重兵将整个罗文裕关口包围。这样的预备阵地同样能给后面敢于包抄的日军打成花。

    如果之前刘浪还怕被人抄了后路的话,现在刘浪也不怕了,近七公里的山脉其实像个少了最下面一横的“口”字,正面对着北方,背面有宽阔的入口,但若是说抄了后路从“口”中进入就可以爆了独立团的菊花,那日寇可就想得有点儿多了。两侧山体上构筑的坑道和战壕阵地上的mg42机枪能把勇敢冲入半包围圈的大日本皇军打成狗。

    换句话说,用了20多天时间,刘浪几乎把罗文裕山口变成了个小型要塞,对内对外都可以发动攻击,就连炮兵连两门博福斯山炮和二十几门82式迫击炮都被刘浪放进了炮兵专用坑道。

    刘浪将自己的团部也安在正面阵地山后的一处地下坑道里,坑道挖了足足四米多深,覆盖着钢板外加原木和厚厚的土层别说炸药包,就是真有航弹以万分之一的好运气炸上面也炸不烂。

    这里,绝对比躲在数里外所谓的安全地带的大棚团部要强的多,日寇的大炮炸不着反斜面坑道,越过山岭炸到数里外的平原还是没问题的,那地方除了能快速撒丫子跑路就别无他用。

    更何况,对于一个来自南方川省的胖子来说,北地的寒冷真的是有毒,惧怕寒冷那种感觉简直是埋藏在基因里的东西,就算是刘浪的神经还是千锤百炼未来共和国利刃,也觉得这些天的睡眠真的是糟透了。

    不得不说,自从有了地下坑道,士兵们再也没人愿意住地面上的木屋里了,完善的地下坑道里的温度可比地表动辄滴水成冰的低温高多了。至少,将防雨布往干草上一铺,裹上松软的被褥,再也没有从木头缝里吹进的刺骨寒风,多少能睡个好觉。

    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构筑了更完善的工事体系,而是独立团所有的弹药储备外加能用两个月的口粮。

    没这些,独立团的战斗力足足下降一大半。

    几十年后的中日两方军史学家们每当提起独立团自成军后第一场大战时,都无一例外的会把武藤信义拉出批判一番,认为如果不是他轻视了独立团的存在,以日军的炮火强度和远远超出的人数,足以在独立团还未完全准备好,弹药储存不足之际攻克罗文裕。

    可是,武藤信义不仅忽略了,而且还在喜峰口遭遇第29路军顽强抵抗遭受重大损失之后依旧恼羞成怒的继续进攻,只到3天后才认为应该找守军薄弱的罗文裕的麻烦。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武藤信义再出昏招,否决了第8师团长西义一的提议,在150里以外的关东军野战司令部发出电令,认为罗文裕段不过一个团2000人在驻守,应以主力继续攻击喜峰口以牵制第29军主力,派出一个7000余人旅团配以两个炮兵大队便足以将罗文裕拿下。

    于是,可怜的第4旅团成为了武藤信义司令官一道看似很合理军令下的牺牲品,成了已经完全准备好的独立团无数熠熠生辉战绩的其中之一。

    当然,军史学家们并没有就此就把刘浪放上了历史最高的奖台,同样,他们对刘浪也做出了批判,他们认为刘浪孤军前进将所有重型装备和弹药远远丢在后面也同样是个极为愚蠢的行为。

    如果,如果日方的司令官没有被持续不断的胜利冲昏头脑的话,只需要派出一万以上精锐的日军,同时辅助于拥有的战车大队,重炮大队和炮兵联队等重型火炮,缺乏弹药的独立团很难坚持一天以上,哪怕他们的工事构筑的很完善,完善的让最苛刻的军事专家都挑不出来任何毛病。

    如果,独立团辎重连在途中发生变故没有如期赶到,就算是日军只派出了第4旅团,独立团也必将遭受重大损失,人员损失严重的独立团就算以后迎接回了自己的辎重,也将无力再抵挡日军后面的重军包围。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刘浪这只小蝴蝶的到来,终于改变了一丝历史的足迹,刻意放出的情报竟然比曾经历史时空中日军侦知罗文裕守军不过一个营还要更好。

    双方都犯了足够的错误,但利用时间差,刘浪有时间弥补自己的错误,可日方还沉浸在能继续进军,将富饶的平津都揽入怀中的美梦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