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大战之始
    刘浪迅速发出指令,令凌洪和肖风华二人联络上所有正在往罗文裕集中的特种兵,令他们以罗文裕为中心,距离主阵地五里到十里之间的地带游弋,全力寻找日军那两个跟随而来的炮兵大队的位置。

    日军炮兵联队在这个时期基本都以432重编制,即4个炮兵大队,每个大队3个中队,每个中队2个炮兵小队,每个小队2门火炮,也就是说一个炮兵联队才不过48门火炮,一个大队不过区区12门。

    12门火炮基本以41式山炮为主,射程高达6000尺重量仅仅500公斤的41式山炮实是日军军工之精作之一,在曾经的时空中日军就是以41式山炮为主在长城的崇山峻岭中摧毁中国守军一个又一个的火力点,而缺乏远程火炮的**只能被动挨打,眼睁睁的看着日军将500公斤的41式山炮推上山道推进到距离阵地仅一两公里的位置将己方火力点一一摧毁而无可奈何。

    刘浪敢以一个团的兵力对罗文裕进行固守,固然是因为提前建好了完善的工事,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还有两门射程更远精度更高的博福斯山炮为底气,和其他**不同,任何敢于抵近射击的日军山炮将成为放在战场后方4000米外的博福斯山炮的靶子。

    而如果日军24门山炮不抵近射击,落在阵地四五公里之外进行炮击,那就需要像孤狼一样游离在战场之外的特种兵们了,他们会将位置提供给炮兵连。

    事实上,在炮兵连五天前抵达战场的时候,他们就对罗文裕所有适合大炮射击的位置一一做了标注,特种兵们只需要将坐标序号进行告知即可。

    有心算无心,再有工事之利及火力上的优势,第4旅团和两个炮兵大队一头撞上去,不被撞成个脑震荡才怪。

    更可怕的是,刘浪并不满足于把小日本揍成脑震荡,他要把这帮气势汹汹实则实力严重不足的小鬼子打成大傻叉。

    从望远镜中,站在向前一连第一线阵地战壕里的刘浪看到了满山遍野朝罗文裕涌来的土黄色军装,微微一笑道:“日本人来了,传令下去,所有阵地,在日军第一轮进攻中,除班级轻机枪可开火,其余mg42机枪迫击炮一律不得擅自开火,谁要是把这帮小宝贝们给我吓跑了,老子打完仗要生吃了他。”

    “哈哈,就怕我们这几十挺捷克造开起火来也会把他们吓跑了。”一旁陪着的迟大奎哈哈一笑,接着苦着脸道:“不过长官,您看您是不是该去团部了,那边可能更需要您坐镇,这边有我看着就行了。”

    “怎么的?怕老子拖你们营后腿?”刘浪眼睛依旧注视着远方源源不断汇集而来的土黄色军装,淡淡的说道。

    “哪能呢?长官您的身手全团上下谁不知道啊!这不是枪炮无眼吗?”迟大奎苦笑着解释道。

    “滚你的蛋,淞沪战场上小鬼子榴弹炮都没炸死我,就那几门小山炮能把老子怎么的?迟团副,现在我以独立团团长的名义命令你坐镇团部协调全团战事,我留在一连连部对日军战术特点进行观察,为我团日后军事训练提供更可靠的科学依据。【】”刘浪收回目光,冲一旁苦着脸还在劝说的迟大奎虎着脸命令道。

    迟大奎。。。。。。

    这特娘的是不讲理啊!你想在前线过瘾就直说,咋还扯这么高大上的理由呢?

    “还不快去?”刘浪冷哼一声。

    官大一级压死人,迟大奎只能无奈的转身离开。

    没有敬礼,不是因为迟大奎憋屈耍脾气。

    而是,独立团全军一直流传一个段子:如果你爱那个长官,那就为他挡子弹,如果你恨那个长官,战场上给他行军礼。

    早在很早之前刘浪就专门命令过,但凡是战时,所有人不得行军礼,这已经算是独立团的战时条例。

    在二战的战场上,因为向长官敬礼而长官被敌军射手盯上一枪打死的事例比比皆是,红色部队从很早以前就接受了这个深刻的教训。

    日军正在五里地外进行集结,看他们的样子在跑了80里山路之后他们并没有打算休整多久就会发动进攻。

    这也是日军的一个特点,认为拥有武士道精神的帝国皇军会克服所有疲惫,孱弱的支那守军必将在他们雷霆万钧的攻势下溃不成军。

    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因为这种看似很凶悍其实很傻x的行为获得过很多次的胜利,没有炮兵火力支持的**在野战中多次被迫后撤。

    可日军并不觉得中**队是败给了他们的装备,总认为帝国皇军的武勇才是获胜的关键。

    他们马上就要被好好的上一课,在同样不逊于甚至更优于他们装备的精气神十足的独立团面前,所谓的武勇,在死亡面前,一样会变成恐惧。

    第4旅团长铃木美通少将算是日军少壮派军人的代表之一,生于1882年现年51岁的铃木美通自20岁就在日军中服役,从1903年少尉小队长到现在的旅团长少将,经历可谓不丰富。

    虽然也抱着一攻即拿下敌方阵地的狂妄,但他也并没有太轻敌,毕竟,据险而守的2000支那守军也不是豆腐,他不能在这里损伤太多兵力,他还要保持兵力去包抄那支让帝国皇军蒙羞的6万支那军的后路。

    一边透过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毫无动静的敌方阵地,一边询问身边的参谋长谷仪一大佐:“航空兵有没有侦查出什么情况?”

    “据航空兵两天前的报告,敌军共建立四处阵地,多为野战战壕,虽然他们有山势较高的优势,不过,那并不能抵挡的住我帝国皇军山炮的威力。”谷仪一迅速答道。

    显然,这位旅团参谋长阁下在行军途中也做足了功课,将航空兵侦查报告记了个烂熟。

    不过他忘记了,已经被清空的山顶和山正面的阵地一望无垠很适合数百米高空中的航空侦查兵们观察,但在山背面茂密的树林里藏着的坑道,眼神再好的航空侦察兵们也是毛都看不到一根的。

    “愚蠢的支那人,不过是顽抗罢了。”听完汇报的铃木美通不屑的在嘴角弯起一丝傲慢,说道:“命令柳川大队,休整30分钟过后,对支那方主阵地发动试探性攻击,让他们的火力点暴露出来。”

    “旅团长阁下,那座山上的支那守军。。。。。。”谷仪一大佐指指两里地外古山上已经进入阵地的敢死连问道。

    “哼,不过是一处死地而已,我大日本帝国皇军还需要用到那里?命令柳川大队,绕过那座孤山,不用理会上面的守军,等我们攻下支那主阵地,他们就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跑的,帝国宝贵的炮弹不会用在没用的地方。”铃木美通摆了摆手,目光根本没在古山上停留。

    在他看来,孤悬于罗文裕关隘之前大约1尺的这座山上的守军根本不会对自己的部队造成任何威胁。

    如果他们有炮的话,还有那么点儿小可能。

    可是,周石屿真的有炮,而且有9门迫击炮,如果全力开火的话,能在一分钟之内倾斜出100多发炮弹。

    那真的会要老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