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机枪对射
    实战证明,真实的人体和靶子完全是两码事,“希特勒电锯”一瞬间在鬼子冲锋队伍里掀起的腥风血雨对仅仅只参加过几场小规模战斗甚至都说不上战斗剿匪行动的新兵们来说,对心理的确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不光是新兵们傻了,就是老兵们在那一瞬间也呆了一呆。mg42这种机枪,在出发的前一个月才正式进入独立团装备序列,夸张的射速他们也见识过,但见识的也只是打靶,谁也没料到第一次运用到战场,会产生如此惨烈的战果。

    当然,这种夸张的残酷也是小鬼子自找的,如此紧密的阵型简直只能用愚蠢来形容。

    还好,这种大杀器是自己的,老兵们寒毛直竖的同时满是庆幸,然后就开始大声吆喝新兵们:“狗日的,傻了吗?给老子开枪,打死狗娘养的。”

    新兵们这才回过神来,努力不去看那些被机枪扫过血肉模糊的残肢断体,拼命朝同样被惊呆了还没来得及匍匐倒地的日军射击。

    瞬时间,再次有三十几个反应稍慢的鬼子被打倒在地。

    不得不说,在“希特勒电锯”开火的那一瞬间,自己战友被弹雨组成的火鞭狠狠抽成两截那一刻,就是训练有素的日军也是懵逼的。

    不光战场上的士兵们是懵逼的,就是站在野战掩体后面拿着望远镜观察战场的柳川一男也是懵逼的,他甚至在看到自己密密麻麻正在进攻的属下们突然身上冒出血雾纷纷倒地那一刻还问身边做预备队的第三中队中队长福山朱音大尉:“中国人的手榴弹什么时候扔这么远了?”

    问出这句颇有些愚蠢的话之后,柳川一男就被福山朱音一个虎扑,扑倒在掩体里,径直压在身下。

    这当然不是福山大尉在这个时候对柳川少佐起了觊觎之心,以机枪的轰鸣声当背景,和满脸横肉的上司幕天席地来一场男男之爱,而是,这尺的距离,也是不保险的啊!

    mg42机枪的射程足足有一千多尺,这样居高临下的扫下来,别说距离阵地前80尺的日军被打的人仰马翻,就是呆在后面当预备队的福山中队有好几个趾高气扬没呆在掩体里站在外面看同僚们英勇进攻的小鬼子,也被铺天盖地飞过来的流弹给扫倒了。

    “八嘎,支那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重机枪?”被下属狠狠压了一下才清醒过来的柳川一男眼珠子都红了。

    刚才诡异的一切都有了解释,中**队竟然疯狂的在阵地前埋伏了5挺重机枪,而且还是躲藏在暗堡里。

    因为山体的野草都被烧了的缘故,整片山体都是烟乎乎的,5个暗堡的外表被独立团的工兵们修的也是毫无规则,从远处看就如同几个不规则突起的山石,如果不是暗堡里的士兵抽出遮住射击孔的烟色钢板,狰狞的火舌疯狂的喷出,谁也不知道,那几个不起眼的突起里面竟然藏着恐怖的重机枪。

    而且中国人竟然一反常规,将重火力点没放在阵地之后,而是放在阵地之前,完全没有怕被步兵炮清除的意思。

    因为中**队重机枪较少,所以一般防守时都将重机枪放在后面,这样有前面的防线阻挡可以降低重机枪被摧毁的风险,而且就算是防守不住,也可以让机枪小组抬着宝贵的重武器先行撤退。

    但是放在后面也有不方便的地方,为了防止误伤己方士兵,重机枪的射界得抬高,甚至不得不将重机枪掩体修筑的就要比战壕要高那么一点点,这样明显的目标自然也往往被对手的迫击炮重点看顾。

    所以刘浪干脆将五个暗堡放在主阵地之前,五挺mg42专门以扫射对方步兵为目标,而且根据角度的分配,整个正面战场基本都在恐怖的“希特勒电锯”的射界范围之内。

    日军早已准备好的重机枪火力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在己方士兵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终于扑倒在地上躲避敌人重火力那一刻,日军身后500尺已经架设在机枪掩体里的十几挺重机枪纷纷开火,企图压制一连的火力点,让己方士兵继续进攻。

    战壕里的一连官兵们纷纷将头埋在厚厚的沙袋之下,这个时候拿步枪和重机枪对射无疑是脑残行为,机枪对机枪才是最佳选择。

    暗堡里的机枪手乐了,他们这暗堡除了怕被直瞄炮正面击中,就是用榴弹炮来轰也不怕,现在日军的重机枪竟然想凭一个临时构筑的野战机枪掩体就来对射,那就来吧!

    一号地堡位于整个阵地的最左侧,机枪射手是一名老兵,名叫芦苇荡,不是绰号,大名就是这名儿。因为家乡遭灾爹妈逃荒,大冬天的只有芦苇荡里还能阻挡一下寒风,在芦苇荡里生下了他,又恰恰好姓芦,大字不识一个的老爹干脆就给他取名芦苇荡了。

    芦苇荡爹妈死得早,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到七八岁就先后因病去世,从此以后他就只能跟着比他大六七岁的堂兄过,一个半大小子带着一个小小子想讨生活那难度也是可想而知。

    但芦苇荡的堂兄还硬是把芦苇荡带到了十五岁让他能够自食其力然后去当了兵,过了几年芦苇荡的堂兄在军队里也混了个小排长,想着堂弟也快二十了,就把芦苇荡也弄到自己身边参了军。

    弟兄俩隔了好几年又在一起,那自然是亲切的很,互相帮扶着又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几仗都没出啥事儿,可在去年淞沪抗战的时候,中日双方血战数月,芦苇荡这堂兄被日军一挺重机枪扫中,九二式重机枪7.7毫米子弹那威力当然也不小,打到身上就是一个血窟窿,更何况日军那个重机枪射手仿佛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武力,芦苇荡堂兄其实当时人已经都去世了,可那个该死的日军射手竟然又朝尸体打了十几发子弹,把芦苇荡的堂兄全身都打成了蜂窝,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

    你说这如何能让芦苇荡不恨日本人?芦苇荡最大的梦想就是杀日本人,杀每一个看得见的日本人,那怕付出生命。

    可是,该死的战争竟然就结束了。芦苇荡满腔的恨意只能压在心里,恰巧这时候独立团来十九路军来招兵,招兵的口号就是跟日本人拼到底。至于说什么高薪不高薪的芦苇荡不在意,只要能杀日本人就好。

    要说独立团最想和日本鬼子干仗的是谁,恐怕还真不是刘浪,每天睡觉前都要默念杀鬼子十遍才能睡着觉的人,谁能和芦苇荡比?所以听说要和小鬼子打仗了,芦苇荡恐怕是全团最开心的人。

    因为芦苇荡豁出命的训练,又是个老兵,最终成为独立团不多的重机枪手之一。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眼珠子早已通红的芦苇荡看见日军重机枪手开火,新仇旧恨那还不是涌上心头?也不管打到暗堡上噗噗作响的重机枪子弹,操着手中的mg42机枪竟然扣着扳机都不松手,瞄准着朝正前方500尺外的一挺重机枪开火。

    十秒钟,一条200发子弹的弹链竟然就被他打空,枪管都微微发红,如果不是弹链被打空,恐怕机枪都被他打炸膛了。

    200发子弹射击同一个地点的后果是什么?

    围绕在重机枪周围的四具被打的稀烂的日军尸体和直接被打爆成为一地零件的92式重机枪证明了200发子弹无比恐怖的动能,那是钢铁都无法阻挡的狂暴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