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第4旅团的末日(1)
    “小李子,枪管。”来不及看自己的战果,芦苇荡冲旁边的副射手嚷嚷。

    “芦哥,你小心点儿,小鬼子的机枪都冲着咱们来了。”副射手一边兴奋的看着远方哑火的敌军机枪,一边忙不迭的递上枪管。

    芦苇荡将机枪下压,熟练的一拉机枪上专门换枪管的扳手,已经有些暗红冒着青烟的枪管自动弹到地上,将新枪管往枪上一插,再次拉动扳手,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4秒,枪管就换好了。

    重新将枪口对准射击口外的芦苇荡瞠目大吼:“小鬼子,来啊!来打你爷爷啊!”

    mg42机枪再度喷吐出炽热的火舌,恍如芦苇荡的怒火。

    显然,这个疯狂的机枪手引起了日军重机枪射手们的主意,至少有三挺机枪向一号暗堡瞄准,长一尺,宽三分之一尺的射击孔并不是不可逾越的存在,只要瞄准猛烈扫射,依照概率,总有子弹会飞入射击孔。

    无疑,就算是躲在地堡里,要和三挺重机枪对射也是需要足够勇气的。

    可这一切,对于已经进入癫狂状态的芦苇荡来说,已经无所谓什么勇气,他此刻的想法恐怕有些类似于古代两个骑兵互相冲刺,你戳死我无所谓,但我也得干掉你。

    都说在战场上越不怕死就越不会死,也不知道是芦苇荡运气太好还是日军重机枪射手运气太差。

    仰或是92式重机枪450发每分的射速跟mg42机枪1200发每分的射速比起来实在太渣。

    短短3分钟,芦苇荡竟然打光了标配的1500发子弹换了三根备用枪管,将和他对射的三挺重机枪打成了渣,日军疯狂扫射的近千发子弹竟然没有多少飞进射击孔,偶尔有那么两三发飞进去的也是打在格鲁诺夫专门为mg42重机枪型设计的厚达三厘米的钢板护盾上。

    芦苇荡毫无发无损,丢下机枪就和副射手跑去搬在弹药储存室里的弹药箱,依照规定,除去必要的一个基数弹药,其他弹药都必须远离战斗地点保存,这是为了防止敌人击毁暗堡后会引起更大的殉爆。

    “狗日的芦苇荡又发疯了,麻痹的竟然干掉四挺重机枪了。”机炮排的排长亲眼看着三条交叉的火力射向一号暗堡,但暗堡里的火舌根本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打的更起劲,最终将日寇三个重火力点直接打哑火,不由爆粗口大骂道。

    一旁的二排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狗日的想得瑟你就直接说,用得着这么显摆?

    一个人干翻小鬼子四挺重机枪连带着干掉十来号小鬼子,这绝对是大功一件,只要活下来,一个一等功是没得跑的。现在主要是机炮排在发威,步兵排还没发挥作用,也难怪机炮排排长用这样的得瑟方式不招人待见。【】

    当然,这只是战场上的一个缩影。

    其实在芦苇荡和日寇重机枪射手拼命对射的时候,一连隐藏在战壕里的机炮排的几门迫击炮也开始发威,几发试射不中之后,连续数发将远在500尺之外的几挺重机枪炸成了一堆废铁。

    这下可把匍匐在地还在努力朝80尺外爬动的几百日军给吓尿了。

    其实这帮日本老兵心理素质已经很强,mg42机枪恐怖的射速直接将几十个同僚打成了筛子并没有吓倒他们,和他们的上司一样,已经获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坚信最终的胜利必定是属于他们的,只要己方的步兵炮将该死的中国人的重火力点一一清除,他们就会冲入阵地将中国人撕的粉碎。

    可是,步兵炮都还没发言,对方就开始放炮了,而且还是最该死的迫击炮。

    没错,如果说牛逼的要死要活的大日本帝国皇军最怕中**队什么炮,那必非迫击炮莫属。

    按常理说,他们趴伏在距离对方仅100尺作用的地面上,根本不怕对方的炮兵,除非是对方的炮兵想将自己人一块儿干掉。因为打得再准的炮手,也无法将炮弹落点的精度控制在100尺以内。

    火炮,本身就是靠着炮弹爆炸掀起的巨大冲击波来杀伤敌人,将方圆多少里变成一片火海就是炮兵爱干的事儿。说白了,炮兵杀人,靠的就是概率,炸死一个算一个,没炸死你算你火好他们也没办法。

    可偏偏就有种炮不一样,高达85度的仰角,能让它杀伤距离更近的步兵,最近射程甚至只有100尺。而且这种叫迫击炮的玩意儿,穷的没别的炮可用的中国人特别喜欢用。

    趴在地上也许能躲子弹,但绝对躲不了迫击炮的炮弹,爆炸的冲击波会把人高高的抛起来,当然,在落下摔断胳膊腿之前人都已经死了,巨大的冲击波会把人的内脏震碎。

    可以说,趴伏在地上的大日本帝国皇军们除了恐惧也别无他法,在这一刻他们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努力控制膀胱,别让体内已经快抑制不住喷涌而出的液体给中国的土地上上缴肥料。

    “八嘎,炮兵中队呢?命令步兵炮抵近抵近,给我快快的开炮。”柳川一男满脸横肉都在抖动,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和他想象中不一样的战场太过刺激。

    “柳川大队长,那样会伤及我方士兵的。”一旁刚救了上司一命的福山大尉忙提醒道。

    “福山君,你以为卑鄙的支那人会给英勇的帝国皇军后撤的机会吗?”柳川一男脸色阴冷。

    福山朱音脸色黯然,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对面中**队指挥官打的什么主意,那他就白当这个中队长了。

    前面任由帝国士兵冲锋,只到80尺隐藏已久的重机枪才开始攻击,不仅仅是为了增加命中率,而是想把数百帝国士兵都压制在阵地上,任由他们的迫击炮轰炸。

    一想到己方在旅团长要求下排列的密密麻麻愚蠢的进攻阵型在那种可怕的迫击炮下轰炸的后果,福山朱音的眼角就直抽抽。

    只要敌方炮弹足够,他们能把那片敌方变成地狱,帝国皇军的地狱。

    而且,数百名帝国士兵还不能退,不仅仅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尊严不允许他们撤退,更重要的是谁也不敢将后背露给敌人丝毫无损的五挺重机枪的枪口之下,那简直是注定要去侍奉天照大神。

    虽然侍奉天照大神是种荣耀,但,这荣耀最好来得还是晚一些的好。

    相比较而言,柳川少佐那种不顾己方士兵将步兵炮抵近射击对方机枪暗堡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只有那样,不仅可以挽救大部分帝国士兵的生命,还能获得战斗的胜利。那怕为此也可能要付出一些牺牲,但为了胜利,那些牺牲也是必要的。

    可惜,两名日军指挥官并不知道,中国人,不仅有迫击炮,还有别的炮。

    博福斯山炮,远比日军所有山炮都要精准的德国技术,瑞典制造的山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