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第4旅团的末日(4)
    当硝烟散去,呈现在呆若木鸡柳川一男面前的是两个大坑,大坑的周围散着横七竖八的日军尸体和歪七扭八的步兵炮。

    曾经粗壮闪着冷光的炮管******一样扭曲着指着天空,像是在向老天爷倾诉,特么这榴弹炮的威力真的不小,老子这钢铁之躯都承受不住了。

    四处散落的日军尸体也是千奇百怪,但很多尸体有个共同点是赤身**被打成了裸奔。那是因为冲击波的能量太大,把日军的衣服一瞬间都给剥开了,同时散发出的巨大热量又将这些裸露着的躯体烤成了黑色。

    甚至有两团不知道是肝还是肾的组织飞过了足足200米的距离掉在距离柳川少佐不远的地方,冒着热气,还传来一种莫名的烤肉香味儿。

    竟然被爆炸引发的高温给烤熟了,福山朱音的脸一下绿了,胃里翻腾不已,如果不是看长官还在梦游阶段,福山朱音大尉一定会第一时间吐出来,减轻类似于女人怀孕的那种不可逆转的恶心感。

    两名日军指挥官的噩梦还没彻底结束。

    在赵二狗头脑发昏胡乱下的命令下,炮兵连的大兵们兴高采烈地又朝观测员传来的日军预备队驻扎的位置连开了四炮。

    ****的放炮仗放喜欢了,头脑发昏的赵连长心疼的脸上肉直抖,这特娘的一下子干出去四炮,可就是400大洋啊!

    “八嘎,散开,散开。”福山朱音脸色大变的一边将受打击过大已经彻底呆了的柳川少佐重新按到身下爽了一把,一边撕心裂肺的大吼。

    “噗噗噗”

    犹如死神镰刀挥动的声音持续传来。

    刚才还阵列齐整,军容军貌威武近200名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在黑土地上狼奔兔脱,犹如受了精的,不,是受了惊的兔子。

    或许,外在表现基本是差不多的。

    只可惜,他们天生的小短腿还是制约了他们的速度,四声巨响过后,哀嚎一片。

    至少几十名士兵在第一时间就去侍奉天照大神,还有几十名士兵也是大口吐血,眼看也是天照大神侍者的候选人。

    能力敌**一个营的一个步兵中队瞬间失去了一多半的战斗力,直接被打残了。

    没了重机枪,没了轻机枪,还没了步兵炮,趴伏在地上死伤惨重还在和一连官兵对射的日军绷着的最后那根弦,断了。

    他们已经不满足于互相掩护着匍匐后退,那样速度实在太慢,至少已经有几十名同僚被不断落下的迫击炮弹炸飞,然后默默无闻的摔在地上。

    而且,不幸的是,其中就有步兵1中队的指挥官石田皓二,曾经帅气笔挺的鼻子被弹片整个削掉,整张脸变成了一个平板,失去眼睑已经变成灰白的眼珠子瞪着天空,仿佛在控诉,削掉鼻子没啥,但把眼睑都给哥搞没了,这是要让人死了都闭不上眼啊!

    日军,在这一刻,终于崩溃了。

    无数土黄色军装从地上蹦了起来,没拿他们引为生命的三八大盖,就那么赤手空拳的向山下狂奔,肆无忌惮的将后背露在上百杆步枪,超过十挺轻机枪,还有,已经开火的五挺mg42机枪面前。

    一连上百官兵没有欢呼,没有雀跃,他们只是机械的拉动枪栓,瞄准,扣动扳机,伴随着的,是“哒哒哒”和“噗噗噗”两种机枪的怒吼声。

    靶子,无数活动着的靶子,一连官兵眼里只有这个。

    面对已经崩溃的敌人,依照惯例,所有官兵应该冲出战壕,持续追杀,将战果扩大,但没人下令,包括正在冷眼看着这一切嘴角弯起一丝弧度的刘浪。

    不用扩大战果,因为,没人能跑得过子弹,没人能跑得过十几挺机枪的扫射。

    这不是在作战,而是屠杀。

    随着最后一名日军的身影被两挺mg42机枪喷出的火舌打成两截倒在300米外,残存的200多日军全部倒在他们往回奔跑的路上,很多人跑赢了战友,却依旧没跑赢子弹。

    一连正面阵地上进攻的两个日军步兵中队,被团灭,没有一个漏网。

    当然,这只是独立团三处防线的一个缩影。

    实际上,当mg42提前8年被搬上战场,没有防备阵型密集的日军的结局已经注定,数十挺mg42机枪发射组成的子弹洪流几乎是不可阻挡的,尤其是对没有任何遮挡物的日军而言。

    不管是罗裕口,还是山楂峪还是前杖子,拥有着完备工事和数倍于日军优势火力的独立团将目空一切还依据着以前的判断的日军打的溃不成军。

    能活着从阵地前逃出的日军不足千人,足足有五千名日军,在三个关口前完成了向天皇陛下尽忠的誓言。

    本被草木灰染成黑色的山体,如果,从远处看,你会发现黑色中带着丝丝流动着的暗红,形成一幅纯意识流的画面。

    诡异而新奇。

    日军疯狂的奔跑,碍于行动加上刺刀长达一米7的长枪扔了,挎在腰间叮叮当当作响的单兵铲和水壶甩了,所有一切阻挡他们奔跑的物件都被丢弃。

    他们只想离开这片地狱,这片埋葬了他们大部分同袍的地狱。

    中国人那种恐怖的机枪完全不是人力所能阻挡,他们甚至都还没听清枪声,就看见同伴身上腾起一阵阵血雾。

    身体上瞬间出现的数个大洞根本不是止血宝包能止的住的,整个身体就像布满漏洞的水壶,很快就呈现诡异的苍白色,那是血流光了的表现。

    躲在后面督战的各大队少佐大队长们也在奔跑,再不跑就成了支那人的俘虏了。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剖腹自尽为天皇尽忠的勇气的,尤其是,所有人都很清楚,那道没有完全侦查清楚敌方火力就发动全面进攻的命令是铃木美通少将那个蠢货下达的,战后将由他负责战败的责任。

    既然有了这么大个背锅的,再不跑不是傻逼嘛!

    “长官,小鬼子已经崩溃了,让我们冲锋吧,彻底消灭他们。”

    “团座,下命令吧!”

    “团座,不能让这帮****的逃了。”

    刘浪坐镇的一连连部的电话快被打爆,几乎所有前线的指挥官们都打来电话,请求带部队进行追击。

    就连迟大奎和俞献诚两个人也有些坐不住了,这一战,覆灭了第四旅团大部日军虽然让二人欣喜若狂,但上千名日寇在疯狂逃窜,这块儿诱人的肥肉也同样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换成是谁,可能都有些蠢蠢欲动吧!

    “行啊!谁想立头功就去,不过我可得先告诉你们,日军还有两个炮兵大队这会儿还闲着呢!”刘浪一句话就让各级指挥官们清醒了。

    这会儿该干嘛?不是什么冲锋,而是躲炮啊!小鬼子的炮兵绝对要报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