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第4旅团的末日(21)
    重新回到战场。

    大量逃兵的出现无疑让还在坚守阵地的日军士气遭受到重大打击。

    四门步兵炮,在仅仅朝对面700米外的中**队开了几炮,就被铺天盖地的炮火炸成了漫天飞舞的零件,和勇敢的炮兵们一起。

    精心构筑的重机枪阵地,甚至连一枪都没开过,就被炸成了废墟,曾经笨重的重机枪在巨大的冲击波面前就像柳絮,飞出了足足几十米远,一根粗重的三脚架甚至从天而降将一个抱着脑袋匍匐在战壕里的日军大尉钉在地上。

    巨大的重力将没有锋刃的三脚架变成了恐怖的杀人利器,从背部插入,胸腔透出,再深入地面二十余厘米,当士兵们冒着巨大的危险将痛苦地在地上哀嚎了半天中队长努力从地上拔起来的时候,三脚架上挂着的红灿灿的肺叶让神经最坚韧的士兵也忍不住呕吐起来。

    尚未断气的日军大尉成了关东军第一个被自己麾下士兵亲手打死的步兵中队长,用的是他自己佩戴的南部十四手枪,那个被评为日军历史最渣的武器。

    抵近太阳穴的射击使他几乎失去了天灵盖,但日军大尉的脸上痛苦中却挂着诡异的微笑。

    面对一个粗如手臂的钝器插入胸膛所带来的巨大痛楚,死亡,是最大的解脱。

    从未享受过如此炮火待遇的日军终于癫狂了,他们无法忍受这样努力蜷缩着最终还要成为一具冰冷尸体的事实。

    尤其是在敌人仿佛无穷无尽的炮弹依旧不停地砸过来的时刻。

    不过,他们并没有像自己那些丢失大日本帝国荣耀的同胞那样不管不顾的逃离阵地,而是在各部军官们的带领下,向三面包围自己的中**队发起了冲锋。

    他们不怕死亡,只是不想如此无谓的死亡,他们这一刻的抉择甚至让**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尊重。虽然他们是侵略者,虽然他们恶贯满盈,但这一刻,他们无疑都是自己民族最优秀的守护者。

    面对异族最优秀的军人,刘浪的想法很简单,那还是死一个少一个吧!不用等他下令,神经已经被锻炼的越来越坚韧的独立团士兵们用训练超过10发子弹的精准枪法,将敢于冲锋的日军一个个射杀在他们冲锋的路上,300米的距离,铺满了日军的尸体,从佐官到尉官再到士兵,没有人可以幸存。

    此战,不需要俘虏。刘浪的军令早已下达到每一个士兵耳中,包括第29军三个营。

    没有人拒绝。

    战争本身,就是人类开发出来最泯灭人性的一项行为。尤其是像这种两个民族之间争夺生存权的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本质已经让双方都杀红了眼。

    宽达3公里的阵地前,扑倒着足足700多日军的尸体,成为日军无畏死亡效忠天皇陛下的证明。

    同时,也成为了独立团和第29军288、289两团所有官兵胸前最耀眼的勋章。

    除了三人被第4旅团仅存的4们步兵炮射出了几发炮弹的气浪灼伤,参加围歼第4旅团残部的3300名中国官兵无一阵亡。

    在中方高达四十多挺轻重机枪不计成本的扫射下,决死冲锋的日军距离中方阵地最近的一具日军尸体,也倒在200米外。

    曾经能在300米外将中**人一枪爆头的日军精锐们,在子弹的洪流面前其实也一样脆弱的如同暴风雨中的小鸡仔,他们根本无法像往常一样在己方优势火力的支援下保持着自己强悍的战斗力。往往刚刚停下,希望能获得战果,就被密集的令人窒息的子弹洪流扫中。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冲刺,冲刺,冲得再近一点儿,然后,死亡。

    没有人,能躲过机枪的扫射,就如同他们架着机枪屠杀他们口中的支那老百姓一样。

    只不过,这次换成了他们自己而已。

    炮声,逐渐停歇,枪声,在最后一名日军伤兵徒劳着想挣扎爬起被无情的一枪击毙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刘大柱步兵连做为搜索连队率先进入日军阵地,间或的几声枪响过后,已经一片狼藉的日军阵地成为死一般的沉寂。

    收到刘大柱发来的一切安全的信号,刘浪率领着所有校级军官踏上了第4旅团的主阵地。

    完全被炮击攻克的阵地和用枪弹攻击的阵地完全是两个概念。

    中方军官们总算知道为何日军知道必然是个死,也要放弃工事冲出阵地和敌人一决生死了。

    这里,是一片修罗地狱。

    散布于各处的人体残肢多以惨白色和漆黑色为主,惨白色的断肢显然是直接被弹片从人体上削断,没有了血液循环再经过低温一冻,很有些像屠户放于案板上的猪肉。

    漆黑色的则是被爆炸的气浪撕裂再被火药爆炸放出的高温灼烧而造成的。

    没有时间吃早饭的军官们甚至还闻到了一种诡异的香味儿----烤肉的味道。

    “这是甚味儿?”一名显然是陕西汉子的29军营长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多了一嘴。

    “从本质上说,人体也属于碳水化合物。”刘浪似笑非笑的解释了一句,生怕这帮化学渣渣们没听懂,又接着说了句大白话:“任何生物的肉烤熟了都这味儿,不管是猪是马,还是。。。。。。”

    “呕。。。。。。”看了看挂在距离自己不过五十厘米远工事上的一根漆黑的人体大腿,多了一句嘴的少校营长当场吐了个稀里哗啦。

    就算是神经强悍如迟大奎,也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刚才他也闻着挺香来着。

    还好,看看除了团座长官以外其他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迟大奎心里的羞愧才减少了几分。

    脸色发白的唐永明看着面色如常诉说烤肉来源的刘浪,敬佩中还多了一丝畏色,如此坚韧的神经,究竟得是杀了多少人才训练出来的啊!

    日军阵地上的伤亡没法统计,没人可以将那些残肢剩体拼凑成炮兵连的战果。其实,还在搜索的独立团士兵们如果将许多被炸塌的防炮洞挖开,会找到很多保存完好被活活闷死的日军尸体,只不过,没人知道,就算知道,也没人会这么浪费力气。

    自己努力挖掘的防炮洞成为日军自己最好的坟墓,减少了中**队可统计战果的同时,他们也成为了罗文裕关口这块空旷土地上的最好肥料。

    此战过后,这里成了一片肥沃的草原,成为了周边山民最肥美的牧场,饲养的山羊吃的膘肥体壮,成为远近闻名的罗文羊。

    还在找”抗战之还我河山”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