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打一送一
    结果不言而喻。

    就算没有打“飞机”的经验,但如此之近的距离,几乎就是把飞机放在枪口下,五个憋了两天没打一发子弹的机枪射手一口气扫出去近200发子弹,如果还瞎猫碰不到死耗子,那天照小妞还真的显灵了。

    数千米外阵地上的刘浪没什么压力,反而是唐永明和几个少校营长紧张的一直拿着望远镜关注着。

    不关注不行啊!那两架日军的翅膀下可都挂着两颗大家伙。独立团穿的花里胡哨的衣服往枯草从里一滚谁也看不到,但他们手底下2000号人那深蓝色的衣服太显眼了。四个大家伙往下面一丢,哪怕大家伙儿隔得远,还都躲在散兵坑或者是山沟沟里,但死伤几十个肯定也是跑不了的。

    这都是很乐观的估计了,在热河战役的时候,一个团被一架日机来回扫射几遍死伤上百人的战例可不时一例。

    在日机飞上小山山顶的那一刻,山顶树林里骤然扫出几条火舌,一架飞机在几名**校官的视野中颤动几下冒出浓浓的白烟,仅仅往前又飞了不到两秒,成了一团火球,然后爆成漫天的礼花,比过年时放的烟花还要灿烂。

    “轰”接着又传来一声巨响。

    能让数千米之外的众人都能听到的巨响自然不是单纯的飞机爆炸,实际上哪怕是mg42很牛叉,五挺机枪集合一处扫中飞在最前面花濑中和少尉驾驶的飞机的油箱,使之在狂风中成为一团火球,结构还比较简陋的螺旋桨式飞机也炸不出如此绚烂的色彩。

    实际上是日机翅膀上因为节约还没丢下航空炸弹被打爆引起的爆炸,近200千克的航空炸弹在空中爆炸是一种什么体验?

    体会最深者恐怕不是发出最后一声惊呼的花濑中和,他在飞机被扫中的那一刻就被十几发子弹打成了筛子陷入了深度昏迷。

    每秒钟能飞出七八十米开外的飞机在爆炸的那一刻已经飞出了近200米,但航空炸弹殉爆的气浪依旧将山顶的树木扫倒一片,如果不是有工事保护,几名机枪射手绝对会被气浪高高抛起成为独立团此战的最后一批牺牲者。

    饶是如此,几名机枪射手也都被巨大的声响震的两耳出血,差点儿成了聋子。

    躲在坑道里的敢死连士兵们也被震的东倒西歪,甚至以为日机把炸弹投到了头顶上。

    始作俑者倒了霉,但体会最深的浦中友男其实最有发言权。

    被巨大气浪震的七荤八素的敢死连射手根本还没来得及向他开枪,因为怕喝西北风的缘故,五名机枪射手决定集中火力先打下一架来保证晚上有白米饭,所以飞在最前面的花濑中和才算是倒了霉,五挺机枪瞬间射出的上百发子弹足足有一半都留在了他的飞机上。

    但绝不是说浦中友男就逃过了这一劫。距离空中100米的地面上都这么惨,空中就更不用说了。

    眼睁睁看着前方百米之遥的僚机爆成了一团礼花,浦中友男的脸色不仅是变了,而是无比的惊恐。

    在他的视野中,爆炸的不仅是僚机,分明还有前方的云。恐怕用风起云涌都不足以来形容浦中中尉视野中天空的变化。

    只不过,爆炸气浪的高速根本没给浦中中尉思考成语的时间。就像在苍茫大海上航行遭遇十二级台风的小木船,甲式四型战斗机仅仅只坚持了两秒,就彻底解体。

    浦中友男和他座机的碎片一起向古山背后的河谷落下。

    谁也不知道浦中友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在想什么,不带安全绳就去蹦极的心情应该不会是很好。

    落地时就已经被摔成一团肉酱的日军明星飞行员不用担心自己的尸体喂了山中的野兽,两枚航弹落地后引起的剧烈爆炸彻底将他炸成了飞灰,根本无法找到哪怕是一片大于指甲盖代表人类躯体的物件。

    事实上在此战过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日本关东军都无法确定两架战机的陨落地点,独立团打扫战场很耐心,将可代表日机身份稍大一点儿的零部件都给收走了。

    刘浪并不想让第八师团的指挥官知道独立团具备打下飞机的实力,至少在此战之前不想。

    两架日本陆军航空兵飞机在长达一月的时间,在关东军的记录里,都只能被判定为失踪,甚至还被某些大胆激进的陆军高层认为这两名空军尉官投敌了。

    因为谁也无法相信会两架战机一起失事,就如同两架同时被中**队打下来一样不可思议。

    典型的死不瞑目,对于两个怀揣着对天皇陛下尽忠梦想的日军航空兵来说。

    虽然两个倒霉的日军飞行员是悲催的,但对于古山上的敢死连机枪射手们来说,自然是欣喜如狂的。

    为了吃到白米饭的射手们根本没想到还带这样买一送一的,不仅羊肉火锅有了,功劳簿上也多了一架日机的记录,这对于无比渴望战功来改变自己昔日身份的敢死连士兵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刘团长,服了,我唐某人真服了,独立团的弟兄们硬是要得,一下把两架飞机都给打下来了。”唐永明只能用由衷的赞叹来表达自己对刘浪的敬仰了。

    短短几秒钟,就把两架日机打成了碎片,这几乎都已经不是牛逼所能概况的了的。

    狗日的周石屿运气是真不错,俞献诚忍不住擦了擦汗。

    与此同时,收到刘浪电报的两个中将一个上将这会儿拿着电报已经发呆了足足有上十分钟。

    “中央军第二师独立团?是那儿冒出来的?”何上将呆了好一会儿,问身边同样不可置信的委员会参谋本部厅长熊斌。

    “这是根据校长谕令建立的,团长是去年在淞沪抗战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的刘浪。”熊斌显然还是对独立团做了几分功课。

    “刘浪?哦,我记得那小子,刘湘的堂侄子,因一炮端了第7联队的司令部积功升为上校。”何应钦恍然点点头记起了刘浪这个小人物。

    目光再度回到电报上,道:“熊厅长你觉得这封大捷电文有几分可信?”

    “是有些匪夷所思,全歼敌一个旅团,还是三个团完成的,简直不可思议。可,谁敢在这样的事上造假?”熊斌有些牙疼的答道。

    “距离罗文裕最近的是第29军宋哲元,参加作战的部队也提到了他麾下的两个团,这样,速令宋哲元查实。如果,此事为假,谎报军情的后果可不管他是不是抗日英雄。”何应钦眉头一拧道。

    从内心深处,这位军政部大佬也没真敢想过第4旅团会真的被全歼,他内心最大的期许也不过是罗文裕关口守军能击退第4旅团的进攻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