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我等不急了
    “爹,你咋还骂人呢?”刚哭完的纪雁雪被自己老爹一句下聘礼搞得有些羞恼,跺着脚嗔道。

    “哼,老子骂他怎么了?没打那个混蛋都是好的。”纪老板脸色很难看的怒哼一声,冲纪雁雪挥挥手:“雪儿,你去吧!爹先走了。”

    然后拍拍驾驶室大吼一声:“开车。”

    车厢里的士兵们看不到背对着他们的纪老板脸上的老泪纵横,却都感觉到了这个40多岁中年人无以言表的悲仓。先前对他战前拆散团座长官和纪少校还颇有微词的士兵们此刻升起的却是一阵无言的愧疚和敬佩。

    是啊!做为父亲,他来找回他的独生女儿又有什么错?他没错,却依旧选择一个人回家,自己的爹娘会不会也是和他一样,在家里默默的牵挂又默默的等待。

    想起爹娘,就算神经最坚韧的老兵,也忍不住泪水溢满了眼眶,重伤的新兵甚至哽咽着抽泣起来。

    “你们哭个***,大战在即,少给老子流猫尿给大军添不吉利,都给老子笑起来,到北平老子请你们吃烤鸭。”车开出了几百米,稳定好情绪的纪连荣猛地一回头用军队中惯用的粗口训斥被这父女两个感动哭的伤兵们。

    “哈哈,是,纪老板。”士兵们愕然之下,大笑着用服从的语气回答着这位令他们尊重的中年人。

    不愧是纪长官的老爹,够豪气。

    纪雁雪就站在那里,凄然的看着车队逐渐远去,看着自己的老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咳咳”

    直到她熟悉的刘浪的干咳声响起,纪雁雪才回头。

    发现除了距离自己1.5米远的某胖子以外,其他人都不见了。先前还大着胆子对自家老爹说“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的纪雁雪蓦然有些羞涩起来。

    如果让那个胖混蛋听到,自己真的不要活了。而且,那个木头又来那一招,一招干咳走天下的意思?

    “你咳啥子,感冒了?”纪雁雪气哼哼地回了一句。

    额,记忆中爱情电视剧里不应该是这个画面那!纪雁雪这样来一句让刘浪有些傻眼,再怎么在战场上智计百出杀戮果敢,但两辈子都没有恋爱经历的某兵王某团长瞪大了眼珠子脑海里在高速思考该怎么回答。

    可惜,一片空白。

    看着像呆头鹅一般的刘浪,纪雁雪心里却是一甜。

    梦想“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男人们靠征服天下获得快感,而女人,却是从征服男人这儿获得成就感。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关于人生观最大的区别。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何又回来了?”

    “咳咳。”刘浪标志性的干咳,看到纪雁雪刚温柔下来的眉眼又有想瞪圆的趋势,刘浪忙点头:“是,是这样的。”

    “因为我不想在基地等你,那时间太久,我性子急,等不及。”纪雁雪眉梢眼角都挂满了温柔看着刘浪,轻声说道。

    “我其实打完这一仗就会回去的,嗯,从这儿到广元3600里,要是给我辆摩托车,我七八天就开回去了。”刘浪鬼使神差般地回答了一句,虽然说完之后他也想摔自己两嘴巴子。

    这特娘的咋还算上了距离和时间呢?可怕的逻辑思维竟然还算上了道路的好坏对速度的影响。

    不远处藏起来偷听的诸多上校中校少校集体想喷饭,这还是那位其智若妖的刘团长?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们甚至觉得那是一头猪在谈恋爱,你特娘的咋不直接说,姑娘,你莫急,等我两月我就回去了!

    人家大姑娘那意思分明是说一分钟她都不想等你,就想跟你在一起好不好?可怕的刘团长!!!!

    就算还没讨媳妇儿的赵二狗,这会儿也在心里打定主意,其他方面可以像长官学,但娶媳妇儿这一点儿上是万万不可。若是小翠儿护士现在能出现在老子面前,老子一定拍她屁股一下然后告诉她老子想娶她当婆娘,如果她同意,老子攒的200现大洋就全归她了,晚上就洞房,赵二狗心里又浮现出小翠儿护士白色护士装下藏着的圆润。

    “开盘,开盘,看是团长先搂纪长官,还是纪长官反杀团长,前者一赔三,后者三赔一,连长,赶紧的,把你的望远镜借弟兄们看一下。”

    那边正帮着搬物资的一帮士兵们都躲在树林中看着两百米开外的独立团军衔最高的男女两位长官的恋爱状况,说话的正是好开盘赌博这一口已经当上排长的老赌鬼。

    许久没开过盘口的老赌鬼那会放过这个机会,据他观察,十有**是某胖子长官被反杀,那位,在女人方面实在是个雏儿。

    “滚蛋,拿这个开盘口你不怕长官知道了罚你来个五十里全武装越野?”向前目不转睛地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的一对璧人,嘴里一边斥责下属,不过下一句话锋一转:“那什么?给我押纪长官十块大洋,看老子不把你狗日的钱弄光。”

    老赌鬼。。。。。。

    一听连长都押了,一众士兵嘻嘻哈哈地都掏出银洋,你两块我三块的丢给老赌鬼,除了一两个想赌“腼腆”的团座牛逼哄哄一把的,其余全赌纪雁雪身上。

    都大半年了,就算是个瞎子也看出来美丽的纪少校心仪胖子团座了,结果胖子团座硬是像柳下惠,没和纪长官发生一点点超友谊关系,这种超级爱情弱鸡怎么可能敢伸手搂纪少校?

    换成是个小鬼子还差不多,胖子长官那条粗胳膊早就搂上去了,不过是,箍断他的脖子。

    纪雁雪却没生气,经过这大半年她算是知道这个曾经敢于在她面前毫不羞涩脱的光溜溜的死胖子的性情,他若是对你不在意,那他就是个猥琐男。但若是他在意你了,他就是个呆头鹅,你指望他先说出来,那还不如让他单枪匹马去跟对面的几万小鬼子干一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