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古山之战(1)
    是的,活下去。

    孙无法执行了班长对他最后一次命令。

    当警卫排其他人解决了各自的战斗,搜索过来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孙无法抱着警卫排上士班长孙仕军满是鲜血的身体,坐在一棵大树下。而他们的身边,是四具日军的尸体。最终,在他们这条长达四里的防线上,总共找到了十二具日军的尸体。

    两个人组成的巡逻小组,却干掉了6倍于他们的敌人,自己阵亡一人,1比12的战损比,这样的战绩,就是和特种大队今晚的战绩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至少,当已经被誉为独立团最强狙击手的莫小猫查看过十二具日军尸体有9人是被一枪打死之后,也不由伸出了大拇指,这枪法,硬是要得。

    要知道,这帮日军可不是普通的日军,特种大队十六人加上胖子团座外加独立团最精锐的警卫排,战斗力堪比日军两个中队,加之是主场作战,早就对附近山脉的地形摸熟悉有地形之利,但这支趁着天黑摸进山的日军却依旧造成了警卫排十死十八伤的重大损失。

    虽然也足足留下了对方足足一百六十二人,但警卫排长江上望却是心痛的捶胸顿足,这一仗,算是把他这个50人的警卫排给打残了,连上士班长都没了一个。

    唯一的意外之喜就是孙无法这小子从此像换了个人,被临阵突击提拔为上士班长的孙无法的身上那股懒骨头劲儿再也不见了,也不再独来独往,甚至开始学着向已经牺牲的班长一样去命令去指导他手下的兵。

    这一夜让孙无法长大了,他却永远失去他的第一任班长,这也许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此战过后,二十岁的孙无法成了两个孩子的爹,孩子不用改姓,依旧姓孙。

    第8师团和独立团的第一战,丛林狙击战在天色微明的时候彻底结束了。独立团付出了十死十八伤的代价,干掉了一百六十二名第8师团司令部直属特勤中队的官兵,包括一名大尉两名中尉四名少尉和六名准尉。

    可以说,警卫排是打残了,但西义一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特勤中队却是彻底打没了,从中队长到小队长再到军曹,基本被一锅端。

    唯一让刘浪欣慰的是,特种大队没有人员阵亡,只有陈运发杀起了性子拎着一把军刺就冲进去和日军硬干手臂被日军用刺刀割了一刀,算不上太严重的伤。

    其实,这支日军虽然军事素养和个人技战术都算得上精悍,但刘浪还真看不上,丛林作战,还都傻不呼呼地拿着长达一米三的三八大盖,稍微动一下就容易弄出声响,不被枪法还算精准的独立团士兵轻易狙杀才是怪事。最**的是想敌后作战,他们还像正规作战一样抬着重机枪,好不容易翻山越岭过来了,重机枪却真没起多少作用。

    借助着黑暗的掩护,两颗手雷就足以把重机枪炸成零件。歪把子轻机枪的枪口火焰如此明显,明显到几十米开外的特种队员们都能看清机枪射手的脸。

    反观刘浪这边,除了几个钟情于长枪精准射击的士兵,大部分都装备上了花机关,50到100米的距离,可连发的花机关将三八大盖秒杀的渣都不剩。

    日军在特种作战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若是给刘浪足够的时间,刘浪带着十六名特种队员通过各个击破的方式,就能把那两百号小鬼子留在大山里。

    但是刘浪只有这个晚上,小鬼子既然开始行动了,那距离他们发动总攻,也就不远了。刘浪必须在最短的时间解决这帮麻烦之后就要回到主阵地指挥战斗。

    不出刘浪所料,早上8点,在独立团刚吃过早饭没多久,日军就开始行动了。

    古山,是第8师团的第一目标,为了能占据这座距离关口不过三四里的小山头,西义一出动了足足一个大队近千号人马来进行攻击。

    可能也是受了自己的特勤中队在长城山脉中近乎全军覆没的刺激,西义一在第一战伊始,就动用了自己的重炮大队。

    旅顺重炮兵大队在九一八事变时就是日军的骨干力量,其配备的十门大正4年式150mm野战榴弹炮可将重36kg的炮弹送到8米之外,这还不是最厉害的,这个重炮兵大队甚至还拥有2门明治四十五年式240mm重榴弹炮,这两门摧毁敌对要塞防御工事用途的攻城利器能将200kg的炮弹送到10000米之外。

    而小小的古山,全部被笼罩在榴弹炮爆炸的硝烟中,从罗文裕这方看去,整座山全被不停升腾而起的蘑菇状白色硝烟笼盖,完全看不到曾经的满眼葱绿。

    “狗日的,竟然还有240mm口径的榴弹。”刘浪在一连的指挥所里拿着望远镜看着,耳朵里听到传来的沉闷爆炸声,脸色也不由剧变。

    他倒不是太担心躲到反斜面坑道里的士兵,但位于古山山顶的主阵地一定是被破坏严重,所有暗堡的防护都是按照防御150榴弹炮的轰炸来设计的,如果碰上这240mm口径的重型榴弹炮,后果堪忧。

    可如果失去了主阵地的保护,从坑道里出来的敢死连士兵们又拿什么来抵挡一个大队上千名日军的进攻?反斜面防御,最重要的就是对棱线的控制,如果失去了棱线,躲在坑道里的士兵们最终的结局将是悲惨的。这也是五十年代在北方那个国度,共和国士兵和美国大兵们无时无刻不在对棱线进行争夺的原因,哪怕整排整连的士兵战死在已经被炮弹炸的酥软几乎没有战壕的山顶上。

    “团座,您还是回指挥部去吧,这里有我。”向前胆战心惊的劝道。

    先前对自己不断加厚防御力越来越强的连指挥部工事超有信心的向前在日军240mm口径的榴弹炮开始发威之后,也有点儿心虚气短起来。假若正在向古山阵地轰击的日寇重炮兵心血来潮冲这边轰几炮,那乐子可就大了。刘浪这个独立团最高长官如果刚开始打仗就出了事,整个罗文裕能不能坚守住一天都有疑问。

    “放心,小鬼子这是在向咱们示威呢?他们不一口气拿下古山是不会罢休的。希望周石屿能顶住小鬼子这轮强攻。”刘浪脸色前所未有的严峻,缓缓的说道。

    不是他对周石屿敢死连的战斗力没信心,而是,日寇的疯狂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把炮弹发射到主阵地上,反而疯狂的砸向古山这个小阵地,甚至毫不掩饰的动用了240mm重榴弹炮,那玩意儿,完全能将钢板和原木以及厚达三四米的沙土为顶的暗堡炸个底朝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