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向我开炮
    这是中国人全天第一次炮击。

    但这次炮击太致命了,75毫米山炮的威力虽然抵不上150毫米榴弹炮,但对于已经没有地方可躲的日军来说,就是小小的迫击炮都能让他们流干鲜血。

    已经陷入疯狂的炮兵连从山顶开始,在觉得山顶已经不能继续满足他们的怒火之后,炮火顺着阵地向下延伸,撵上了正在向兔子一样丢弃了自己的装备往山下跑的机枪兵和掷弹筒兵,将他们淹没在漫天的炮火中。

    火光中映红的是长川原侃呆若木鸡的脸。

    第3大队好歹还留了大猫小猫两三只,第2大队却就这样被中国人的炮火炸成了灰烬,在他的眼前。

    第16旅团,根本还没跟中国人的主力交战,就已经折损一小半,一个步兵大队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另一个,则和他们的大队长一起,成了他们立志要插上军旗的山头上的肥料。

    周石屿和他率领的8名伤兵,成了这个时代时空中最璀璨的烟火。机炮排长将他们的名字都写在电文中发往了独立团团部。

    其实,赵二狗的炮兵连并没有那么轻松,他们的炮击迅速招来了日寇炮兵的报复,重炮大队的榴弹炮和第8炮兵联队的山炮不要命的朝敢于开炮的炮兵连方位展开疯狂的炮击。

    俗话说的好,狠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受敢死连悍不畏死向我开炮精神刺激的炮兵连这会儿只有一个念头,干掉山头上的日本人,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铁了心要将古山上所有日军替自己战友陪葬的炮兵连根本不理会日军的疯狂报复,执着的将一枚枚充满着仇恨的炮弹射向那座沾满着中日双方军人鲜血的小山上。

    这就像是三个人在拼刺刀,炮兵连1v2肯定是搞不赢的,但你要整死我可以,我也得必须先整死你一个。

    当然了,有长城所在山脉的保护也是炮兵连敢如此大胆的原因之一,除了有两台山炮被240mm榴弹炮在40米外爆炸被掀翻,八名炮兵阵亡十人负伤以外,其他炮都疯狂的完成了那个疯狂的任务。

    整整600发炮弹,将小小的古山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来回犁了几遍,足足炮击了近一个小时。

    而在双方你来我往隆隆的炮声中,“北平老百姓日报”的美女记者柳雪原在这个举团皆悲的夜里,流着泪写下了第二篇战地日记。

    民国二十二年3月22日,果不其然今天是个好天气,但笼罩着战场的战争阴云终于落下。日寇的第一轮进攻选择的是罗文裕关口正前方的一座名叫古山的孤山,上面驻守着独立团敢死连206名官兵。

    日寇在这一战出动了拥有着150mm口径的榴弹炮和240mm榴弹炮的重炮兵大队以及36门山炮的第8炮兵联队,负责地面进攻的是第16旅团数千日军。

    因为独立团刘团长的严令,我无法到达最前线,我只能远远眺望,虽然不知道古山上的敢死连经历着敌人怎样疯狂的进攻,但从早上八时至晚六时,数里外古山上的枪炮声,从未停息过。

    我只能从独立团刘团长越来越严峻的脸上知道,他麾下的206名官兵情况越来越不妙。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敢死连206人,经过了一天的战斗,在最后一次向刘团长用电文汇报前,仅剩57人,包括中尉一人,少尉2人,上士班长4人,这仅仅只是一个排的编制。而在此之前,他们是拥有四个步兵排一个机炮排的加强连。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在悲痛之余心里还是庆幸的,在日寇如此疯狂的进攻中,他们取得了击溃敌军两个步兵大队毙伤数百日军的战绩不说,还能有几十名勇士幸存,实是我华夏民族之幸事。

    不是吗?虽然我不太懂军中之事,但我也知道日寇的战斗力有多强横,九一八事变数千日寇就能让我数十万东北男儿败退东三省,四万万国人为之蒙羞。但这一次,敢死连的206将士们做到了,他们用他们的血肉,在祖先用生命铸就的长城防线上让数千日寇碰了个头破血流。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首诗正是写给他们的。

    夜晚马上就要来临了,依照装备要远强于我军的日寇的惯例,他们不会在晚上发动进攻,我以为这些活下来的勇士们会有机会接受国人的赞誉和代表士兵荣誉的勋章,我甚至已经想好了一定要去和他们每个人握握手,以表达我做为一个民众对他们最崇高的敬意。

    但,我太天真了。

    遭受重大损失的日寇再次疯狂的发动了攻击,曾经青翠美丽的古山已经成为一个秃山,但恐怖的烟火依旧还在古山山顶上不停绽放,再坚固的阵地也抵挡不住日寇如雨点般的炮弹吧!

    但勇士们依旧在战斗,他们抵抗的枪声依旧穿过数里远的空间传入我的耳中。我和每一个呆在战壕里的独立团官兵们一样,向苍天祈祷着他们能撑过这最后一战,我已经听到刘团长下令,他要带着一个连的官兵出动在夜晚接应他的敢死连回来。

    但是,我看到的是刘团长接到敢死连最后一名少尉军官发来的决死电文,他已经是古山山顶最高长官。

    他要求,独立团炮兵连,向山顶开炮,不分敌我。

    是的,开炮,向我开炮,他们就是这样要求的。

    这也是他们最后一封电文,从此以后,他们的电台就陷入沉寂,无论独立团团部的通信兵如何呼叫,他们再也没有回电。

    刘团长终于下令了,请原谅,因为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无法看清刘团长的脸,或者说,是我不敢看他的眼,向自己的战友开炮,做为一名前线指挥官,他的内心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哪怕,他背对着我的身影依旧和往常一样挺拔如山。

    可我似乎听到了哭泣,在三月的北风中,满山的松林似乎都在哭泣,为了我们可歌可泣的战士们。

    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敢死连连长周石屿,敢死连一排长展大通。。。。。

    他们的名字,将永远被镌刻在这片美丽的星空下,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在这个夜晚,日军也始终没有登上古山山顶。

    兴许,是怕在是如水的月光中,到处捡拾惨白的残骸会给已经士气低迷的第16旅团所部雪上加霜吧!

    又或者,山上一踩就是一脚血泥的路太难走,已经双腿沉重的长川原侃根本无法将已经被大日本帝国皇军鲜血染红的旅团军旗插上古山山顶。

    从白天到烟夜,古山阵地,始终在独立团敢死连手中。

    哪怕,他们已经和山顶的岩石和泥土,混为一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