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坦克来了
    也许是在清晨的第一仗就遭遇了如此挫败激起了西义一的怒火,也许是西义一认为李寿山的奉天独立旅足以堪当大任,在李寿山气势汹汹地派出两个步兵营向烟锅顶发动进攻的同时。

    关东军第一战车大队参战了。

    足足八部89式中型坦克朝烟锅顶阵地缓慢而坚定地前进,两个步兵营的伪军一见有如此杀器助阵,士气顿时大为高涨,依托着八台坦克朝烟锅顶阵地发动强攻。

    89式坦克的57mm短管坦克炮虽然和西方列强的主战坦克比起来是个渣,但对于缺乏重火力的**来说,那简直就是个人间凶器。

    57mm短管坦克炮身管长18.4倍径,初速350m/s,最大射程5700m,高低射界-8度-+30度,不转动炮塔时方向射界为左右各10度,备弹100发。该炮发射穿甲弹时可以穿透100m处的25mm垂直钢装甲;

    而且89式坦克的主要辅助武器为2挺91式6.5mm机枪,备弹2745发。

    有这样的大杀器参战,烟锅顶288团防守阵地上顿时压力倍增,敢于开枪的火力点,总会被89式坦克盯上,一炮下去,288团辛辛苦苦构筑的土木工事就被炸成一片火海,迫使机枪手打上一梭子子弹就得转移,这样根本就构不成火力的持续压制性。

    两个营近千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一步步朝阵地逼近,于此同时,低近射击的数门步兵炮也拼命开火,不时的巨大爆炸压得烟锅顶一线阵地的数百守军根本都抬不起头。

    敢于冒头射击的官兵,很多都倒在坦克瓢泼大雨般的机枪射击中,仅仅十几分钟,在罗文裕攻防战中,中国守军首次伤亡高于日方。

    坐镇团指挥部的祁光远和董升堂两人面色铁青,都想过今天会是一场苦战,但没想到日寇会如此坚决的将坦克开上山,那个铁疙瘩实在太结实了,机枪子弹打在上面直冒火星,却连块铁皮都没打下来,而且就在300多米外开炮和机枪射击,就算前线的官兵有心效死拿炸药包去炸,也根本不可能穿过300米的火线,躲在坦克附近的近千伪军可不是摆设。

    再这样下去,不用半个小时,所有能射击的火力点都会被坦克炮摧毁,那个时候阵地的末日可就到了。

    “狗日的,这是瞅着我们第29军好欺负是吧!不敢去碰中央军独立团,出坦克来打我们。”性格内敛低调的董升堂烟着脸将钢盔狠狠地砸到地上,发泄着愤怒。

    就这十几分钟,前线阵地上就抬下来几十号人,其中二十多人阵亡,伤亡率近十分之一。

    如果不赶紧想出办法解决掉那些坦克,不用一小时,位于前线的三个连就得打个精光。

    “哼,柿子捡软的捏,西义一也不过就这点儿本事,老子要是有几门步兵炮,非让他狗日的好看。【】”祁光远也是眉头皱的紧紧的,脸色难看之极。

    日军现在也没用什么计谋,就是堂堂正正的装备碾压,颇有一种让人无计可施之感。唯一之计,只能硬撼,跟他们拼到底,毕竟这里,有他们两个团四五千号人。

    只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巨大伤亡,祁光远的心都是疼的。

    “团座,我建议立刻向刘团长求援,希望他用炮火支援。兄弟们快撑不住了,敌军已经迫近到200米外了。”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的唐永明说道。

    “可是,两军相隔太近了,弟兄们还在阵地上。”董升堂脸上一阵抽搐,这个想法也在他脑海里萦绕过,只是,太残酷了。

    “独立团敢死连都能,我们为何不能?更何况,我们好歹有战壕有防炮洞,如果再不炮击,让二鬼子冲上阵地,我们迟早也是个完蛋。”唐永明目光坚定地回答道。“还有,这道军令是我请求的,我做为288团前线指挥官,请求率领一个连死守阵地,先让其他的弟兄们撤下来。”

    “永明贤弟,你这是又何必?”董升堂一个粗豪汉子,眼泪差点儿都下来了。

    “团座,董团长,这些天来,独立团在刘团长的率领下杀敌如麻,但我第29军288团289团却寸功未建,可国内的报纸上却把我们当成了英雄,受此谬赞,唐某人实是受之有愧,既然在国人心中已经是抗击倭寇的英雄,那我们就真真切切当一次英雄,让独立团的友军们看看,让国人们好好看看,咱们第29军也是条汉子。小鬼子不怕死人,我们也不怕。”唐永明正气凌然道。

    。。。。。。。

    “好汉子。”刘浪接完电话,虽然也是心中隐痛,但依旧忍不住开口赞道。

    288团中校团副唐永明这个请求无疑也是个自杀式请求,日军不傻,只要炮击一开始,他们必然会朝守方阵地猛冲,和守军交织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要想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己方炮火必定得向阵地延伸。

    每个能做出这样决定的人,都是最纯粹的军人,都是最值得让人尊敬的军人。

    “赵二狗,我命令炮兵连暂停支援我方所有阵地,集中所有山炮朝烟锅顶阵地前方100米处开火,记住,在接到第二次命令之前,不得改变炮击标尺,如果有一颗炮弹落到友军阵地上,我唯你是问。”深吸一口气,刘浪严厉地在电话中命令道。

    “是,长官。”赵二狗揪着一张苦脸领命。

    他可是深知刘浪的脾气,一旦他这么说了,那就是不可更改的命令,哪怕这道军令很难做到。

    他赵二狗可以做到将炮弹控制在50米的误差之内,但不能代表其他炮手也能不是。每个人都是神炮手这事儿,就算是最敢yy的人,也不敢如此想。

    “各班排长,都给老子亲自操炮,都给老子打准一点儿,那里可是29军的弟兄,若是谁给老子打歪了,长官让老子去工兵排当挖坑的,老子首先挖坑把你们埋了。”赵二狗站在一门博福斯山炮面前,怒冲冲地给自己的属下下令。

    “连长,小鬼子的炮报复过来咋个办?”炮兵排长耿大壮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不管他们,全力支援友军,人家敢不要命,那老子就陪他们疯一回。”赵二狗眼睛一眯,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透过这几天的炮战,日军对炮兵连的方位越来越熟悉,虽然有山脉和工事的保护,但依旧有四门山炮被榴弹炮炸毁,炮兵也牺牲了二十多个受伤二十多人,现在整个炮兵连加上从其他战斗连队临时抽调的人员也不到一百人,剩下四一式山炮6门,博福斯山炮两门,总共八门炮。

    而且更要命的是,所有的日式山炮都是靠上次缴获的炮弹在维系,经过这两天不计成本的炮击,现在库存的炮弹也不多了。幸好两门博福斯山炮的炮弹存量还够,否则再打上几天,他这个炮兵连长就只剩下一些迫击炮可指挥了。

    不过赵二狗也深知烟锅顶阵地的重要性,没了他们保护侧翼,独立团也要完蛋。

    与其说是豁出命支援友军,不如说是豁出命救自己。181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