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诈死(月底第9更,风月求订阅月票打赏)
    西义一和自己麾下的将佐们在指挥部里弹冠相庆,只差让人摆上清酒喊上营中所携的军用妇女胡天胡地一番了。

    好在西义一还有几分清醒,知道在没彻底攻下罗文裕关口前,他这个损失惨重的中将师团长的位置可还是不稳的。

    一众日军将佐又在指挥部里叽哇了半天,也不知定下了什么对策,反正都是一脸欣荣的离开了。

    如果,他们的目光能穿透山体,看到独立团位于坑道里,眼下戒备森严的野战医院,他们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已经认为就算不死未来也要完蛋的刘浪刘胖子这会儿正盘膝坐病床上,虽然胸前包裹着一层白色的绷带,但看他脸上的红润和爽朗的笑声,那像柳雪原所说的,是一个重伤垂死的病人。

    “咳咳,刘老弟,你玩的这一出可是差点儿没把老哥我吓死啊!早知如此,老哥我早就应该来,也不用白白担心一个晚上了。”祁光远一脸心有余悸的苦笑道。

    早在昨天他在团部接到刘浪重伤的消息,差点儿没吓个魂飞魄散,仗打了整八天,祁光远也算是彻底对这个中央军小老弟服了气。不服气不行,如果没有刘浪独立团的帮助,他们这两个团四五千号人就是全丢这儿也是支持不了四五天的。

    刘浪2000来人防守三处阵地,竟然还抽了一个整连来支援烟锅顶,每到战事最关键的时刻,总是这个连队挺身而出将潮水一般攻上来的日寇打退,虽然他们装备的新式机枪还有充足的可怕的子弹是很大的原因,但在祁光远这种老军伍眼里,独立团最可怕的不是装备,而是战斗意志。【】

    如果不是祁光远亲眼所见,他也无法相信还有在拼刺术上完全胜过日军的**。第29军为何在拼刺时弃用攻击范围更广的长枪而用大刀,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国内的长枪从长度到质量都不如日军的三八大盖,从先天上就不足,而大刀一是有刀术可以研习,二是日本人迷信的武士道精神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脑袋不许掉下来,否则他的灵魂不能回归自己的神社,所以见到最喜欢砍脑袋的大刀心里就先怯了三分,但饶是如此,手持大刀的29军也顶多只能跟小鬼子拼个2比1甚至3比1的战损比,可不是说就能占据优势。

    但独立团支援过来的那个连却是真真切切的用一个连在白刃战中打退了日寇一个中队,日寇被刺杀于阵地上五十多人,但人家只阵亡十来个,而且就这那个连长还把几个排长骂的狗血喷头。

    可以说,独立团真真切切用强悍的战斗力把祁光远给征服了,从心理上也彻底默认了那个嘴上还没长毛的小子是整个罗文裕关口最高指挥官的地位。

    可这战斗打到最苦的时候,最高指挥官竟然没了,关口要是失守,可是关系着现在他们两个团还剩下的两千多号人的性命,这祁光远不急得上火才怪了。

    本来准备马上就过来探望,哪知独立团那边仅剩下的团副迟大奎竟然选择了拒绝,不过他的话也很有道理,刘浪还在昏迷中正在组织抢救,看不看都那样,但阵地必须不能丢,以防止日军趁机偷袭。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等独立团那边松了口,祁光远留下同样一夜未眠的董升堂在团指挥部坚守,自己则急不可耐的跑来了,结果却发现,他心里念叨了无数遍的某胖子,正坐在病床上和他那位还未下聘的美女未婚妻叙家常呢!若不是他来,看那郎情妾意的样子,天知道还会发生点儿其他啥故事。

    卧槽,祁光远当时很有种想拔出枪把这对“狗男女”崩了的意思,不带这样逗人的。

    “嘿嘿,祁团长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如此思念一个人啊!而且还不是嫂子,是个英俊无匹帅气无双的胖子。”刘浪轻轻一笑,笑得很贱。

    “这。。。。。。”祁光远一呆,这天没法聊啊!继而摇头苦笑:“好像还的确如此,只不过要把胖子前面那两个形容词给去掉。”

    “哈哈,祁老哥,你太不会聊天了。”刘浪哈哈大笑。

    也不知道谁不会聊天,祁光远暗自腹诽,不过脸上却是浮起如释重负的微笑,道:“你这诈死是准备阴小日本的?”

    “必须的,这一招我想了好几天了,可算是等了个好机会,否则,就凭那几个小鬼子,能碰我一根毫毛?”刘浪顺手拍了拍胸脯,不料拍到了伤口,一阵龇牙咧嘴。

    “你看你这人,知道哪儿有伤还往哪儿摸。”纪雁雪把刘浪的手打开,嗔怪道。

    “祁团长你别听他在哪儿吹,他就是太大意被小鬼子抽冷子来了一刀,要不是皮粗肉厚,那还能这样跟您这儿吹牛皮。”

    “长官要不是为我挡刀,以他的本事那会被小鬼子戳到。”迟大奎在一旁闷声闷气的说道。其实也是变相的解释了一下刘浪挨刀的过程。

    抽冷子的小鬼子本意是要拿刺刀戳背对着他的迟大奎,电光火石之间,刘浪也没别的办法,只得勉力侧移数步,用胸口挡了那一刺刀。

    不管是挡刀,还是不小心,但终归是被来了一刀?这皮得厚到啥地步?祁光远倒吸一口凉气,胸口被插了一刀还能这么生龙活虎的,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嘿嘿,老哥你别担心,昨天我穿的衣服厚,而且我还口袋里还装了这个。”看祁光远脸色又凝重起来了,刘浪只得实话实说,从口袋里拿了个zipoo打火机出来,钢制的火机壳上一道深达数毫米的刀痕清晰可见。

    说来刘浪还真是要感谢这个成立于1932年的美国公司,镀铬铜质外壳真的是够结实,阻挡了百分之九十三八式刺刀锋刃的力量,从打火机外壳滑过的刀刃再刺向他肌肉的时候顶多还剩下一成力量,被刘浪结实的胸肌一夹,最多也插进一寸,看着血涌如泉,其实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恐怕在现场知道这个结果的,除了刘浪自己,就只有那名被长川原侃称颂的柳生少尉知道了,如果他有机会活着,一定会告诉自己的长官们,他的锋刃被一个奇怪的东西给挡住了,那个胖子是装的。可惜,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就被刘浪用三棱军刺给贯穿了喉咙。

    是的,在看到日军已经在退却的时候,刘浪临机一动,甚至都没给迟大奎打招呼,立马眼睛一闭,仰天而倒。当然,在倒下之前,刘浪特意掰断了三八刺刀,否则那样一杆长枪就这样戳胸口上真的是太危险了,万一那个货一不小心碰一下呢!

    刘浪可不想诈死变真死。

    “原来如此啊!”祁光远恍然大悟,眼里闪过一丝异彩,道:“老弟你这是又打上了小鬼子的主意了啊!计将安出?”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老哥你啊!”刘浪笑着从病床上跳下。

    手一伸,纪雁雪将一旁放着的一卷地图打开,刘浪在其中的一处地点上点了点,“我看上这儿了。”

    祁光远倒吸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