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鬼门已开(月底第13更)
    听着谷部照倍小心翼翼地汇报,西义一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拿到那个可怕的被中国人小股部队偷袭的伤亡报告已经被气得手脚冰凉的他,竟然又收到麾下另一个旅团长长川原侃的玉碎消息,外加一个第八炮兵联队长中生井上,另外几个中佐少佐的名字西义一几乎都已经没法听了。

    他的脑袋已经是一阵轰鸣,眼前一烟,如果不是谷部照倍眼疾手快的扶上一把,已经年过五十的西义一恐怕不用等到大本营发来的提前退役通知,就完蛋了。

    就是搁几十年后,脑溢血这病也几乎是无可救药的。

    西义一就算是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想到罗文裕一战,他竟然就成了光杆司令。没错,第八师团下辖两个步兵旅团,而两个步兵旅团长,都殒命在罗文裕关口。虽然这二位一个是愚蠢,一个是倒霉,但不想当光棍师团长的西义一还是不希望他们都这样离他而去。

    这场仗就算最终第八师团胜利了,一战损失两个少将的巨大损失也足以让西义一中将阁下从此远离阁下这个词汇。

    也就是说,无论罗文裕此战的结果如何,但西义一的结局已定,你说西义一如何不气急攻心?

    “八嘎,这是报复,无耻卑鄙的支那人。”缓过气来的西义一怒急,拔刀一刀将面前的桌子一砍两半。

    两眼通红像吃了疯狗肉一般的模样,就连谷部照倍都被这位已经彻底暴走的师团长阁下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若是疯狂的西义一一刀把他给捅死了,那别说第八师团恐怕整个关东军都成了陆军中的一个大笑话。第八师团四大巨头死三个,活着的那个恐怕也只有剖腹自尽以谢天下了。

    像疯狂的野兽般喷着粗气的西义一在司令部里来回转悠了几圈,终于恢复了些许冷静,虽然他下达的命令不那么冷静。

    “谷部君,长川少将玉碎,请你暂代第11旅团长一职继续指挥第11旅团战斗。”

    “哈依。”

    “第八炮兵联队小村尚云中佐暂代联队长一职位,继续指挥战斗。辎重大队由其一中队中队长接任大队长。”

    “哈依。”

    “现在是十二点,命令位于前线的所有士兵用过午饭后于一个小时后发动全面总攻,炮击准备半小时,命令两个炮兵单位不必节约炮弹,运往罗文裕的辎重将于明日午时之前抵达,他们会拥有比先前更多的炮弹,告诉他们,我要让帝国的炮弹打到支那的北平城,我要让支那人在帝国大炮的怒吼中痛苦哀嚎着死去,不管他是谁。”

    “哈依。”

    西义一每说一道军令,谷部照倍都恭敬应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师团长阁下并没有因为蒙受的巨大损失而丧失理智,头脑很清晰。

    “命令,第七大队抽出两个步兵中队,第十四大队抽出两个步兵中队,命令第二十五大队抽出一个步兵中队,组成师团外围警戒大队,搜索距离三十里,由第七大队大队长坂田真友少佐负责指挥,将那些该死的支那地老鼠给我找出来,干掉他们,我要将他们的头砍下来,祭奠在这次偷袭中玉碎的帝国勇士们。”

    西义一的这个命令让谷部照倍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师团长这条军令就有些不理智了啊!这样做固然加强了整个第八师团外围的防御,但是,第七大队和第十四大队都是负责保护重炮兵大队和第八联队这样的特殊病种的步兵大队,每个大队抽出两个步兵中队,那就只各剩下了一个步兵中队对炮兵进行保护,那可是大大削弱了保护力度。三十里,范围实在是太广了些。

    第二十五大队更是负责保护师团司令部安全的步兵大队,还好师团长没有疯狂到置自己于不顾的地步,只抽了一个步兵中队。

    当然,谷部照倍也知道西义一的苦衷。别看这次他麾下带兵数万,但真正用于攻防作战的步兵却只有一万多人,其余各辅助兵种诸如炮兵、辎重兵、工兵之类的也高达一万。如果换在平时,这一万多步兵足以抵挡中国人数万人,可偏偏在罗文裕遇到了这么一股既不怕死又很能打的中**队,尤其是他们利用地形建造的工事,竟然抵挡住了师团几十门炮不停的轰炸,两万多颗炮弹的轰击竟然没给他们造成太大的损失。

    一万多步兵只能冒着枪林弹雨跟占据地形之利的中国人硬拼,最后的结果是,短短的八天时间,阵亡近三千人,轻重伤近四千人,几乎把一个旅团给打光了。现在前线还有四千多人,竟然一兵一卒都不敢再调,只能从负责保护的最后三个步兵大队中抽调人手了。

    可是,谷部照倍还是很忧虑,中国人早不偷袭晚不偷袭,偏偏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偷袭,他们是困兽犹斗还是有什么阴谋?如果不是鼹鼠传来的情报确定那个狡猾的中国团长即将伤重不治,谷部照倍一定会断定这就是个阴谋,一个调虎离山的阴谋。

    谷部照倍已经被刘浪存出不穷的各种战法给打怕了,哪怕是跟他真刀真枪的硬拼,这位在关东军中以精于算计而闻名的少将参谋长都能嗅到阴谋的气息。

    “师团长阁下,我认为可以用奉天独立旅李寿山一部参与对中国人的追杀,而不需要动用如此多的帝国士兵。”谷部照倍终于还是硬着头皮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谷部君,你觉得,我还能信任那帮愚蠢的中国人吗?”西义一幽幽的眼神让谷部照倍背心发寒。

    “你觉得,我还有几个旅团长?还有几个联队长?又或者只有我这个师团长可以供那些疯狂的中国人暗杀?”

    “哈依,我会去执行师团长的命令。”西义一逐步提高音调的一连串发问让谷部照倍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只能无奈的低头应是。

    “谷部君,中国人越是疯狂的报复,就越是说明,他们的指挥官情况不妙,更何况,你觉得,在经过这数天的战斗之后,他们还能抽出足够的兵力对我部进行偷袭吗?”也许是觉得刚才自己语气过重,西义一收回自己幽然吓人的眼神,语气稍微缓和的解释道。

    “哈依,谷部明白了。”谷部照倍只能选择被西义一这个强大的理由说服。

    这个,真的没毛病。除非中国人能撒豆成兵,否则,他们那里来的多余兵源?再未参战的航空兵派出的侦察机每天例行的侦查已经可以确定,这数天来没有一兵一卒接近罗文裕。

    八天的战斗,第八师团固然损失惨重,但中国人也绝对不会好过,他们原先7000余人的战力还剩下一半就算他们厉害。甚至,应该只有三分之一了。

    是的,哪怕刘浪已经使出浑身解数,罗文裕守军也不到八天前的一半了,祁光远和董升堂两个团只剩下2000来人,伤亡率高达百分之六十。而独立团也伤亡了1000余人,不算全军覆没的敢死连,仅罗文裕关口三个阵地阵亡的,就高达600人,现在守阵地的,已经轮换了六轮了,已经连壮丁,都成了主力。

    西义一的命令开始执行后四小时,刘浪收到了凌洪的电报:鬼门已开,十殿阎罗顺利归来。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