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手刃(月底第15更)
    战斗比刘大柱想象的还要残酷。

    北方的春天烟的比南方要早,当天色渐烟的时候,攻守双方已经激战了一个小时,就是这一个小时,二号阵地那条早已经丧失了实战意义的战壕就已经先后易手八次之多,战壕两侧早已经是横尸横枕,血流飘杵。

    已经退无可退了,再退,只有退往坑道,而进入坑道,只能会被蜂拥而至的日军堵死在坑道,然后被一个个杀死。

    当然,日军也不能说蜂拥而至,因为,他们也没多少人了,攻打山楂裕口的三个步兵中队,竟然也不到一个中队了。

    中日双方,现在就像是两个已经斗的精疲力竭的猛兽,就看谁能撑住最后一口气,谁就能将对方吃掉,从而获得生存下来的权利。

    就连已经逐渐烟下来的天空,仿佛都不忍看见这惨烈的一幕,一朵朵阴云密布让夜幕即将降临的天空越来越阴沉,竟然像是要下大雨的前奏。

    而此时此刻的正在舍命厮杀的中日两军那还顾得上看天下不下雨,别说下雨,就是下刀子,他们也得先把手里的刀子捅到敌人肚子里再说。

    这已经是中日两军短短的一个小时内第八次迎面相撞,也展开了第八次白刃拼刺!

    三棱军刺在罗文裕大战里终于显示出了共和国烟军工的凶残本色。被三八式刺刀戳中,只要不是要害,独立团士兵们往往还能带伤再坚持作战,但对于日寇来说,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不管是被戳中那里,楔形的伤口带来的大量失血会让他们在很短时间里就成为一具苍白的尸体。

    日寇飚出的血,甚至让整个阵地都是滑腻腻的,参合着硝烟的腥味儿就连远在山下数里外暂代第11旅团长的谷部照倍少将都能闻得到。

    拿着望远镜的遥望着战场的谷部照倍脸色苍白,这是他从军三十年来所见过的最凶残的一场战斗,没有之一。

    乱军中,刘大柱和一个日军大尉翻滚着扭打到了一起。

    这一刻不是演义小说,没什么兵对兵将对将的概念,刘大柱只是提着装着三棱军刺的步枪刚一家伙把一个小鬼子捅了个对穿,都还来不及拔出三棱军刺,一把雪亮的日式军刀就朝他劈头盖脸的劈了过来。

    刘大柱只能先放开手里的枪闪身躲开锋利的日式军刀,锋利的军刀能一下剁掉他粗壮的胳膊。

    那是一名日军大尉,矮短但粗壮的身体灵敏性极高,几下刀花闪动迫使失去防御武器的刘大柱只能极力躲避。如果不是斜刺里冲出一个中国伤兵冒着生命的危险替刘大柱挡了一刀,刘大柱恐怕也只能饮恨在日军大尉的刀下,那个头上缠着绷带的中国伤兵也被日军大尉一刀劈开了肩胛骨,差点儿没被劈成两半。

    不过坚硬的肩胛骨也牢牢的夹住了锋利的军刀,两个眼珠子瞬间赤红的刘大柱猛地跃上的身影迫使日军大尉放弃了手中的军刀,和刘大柱赤手空拳的扭打在一起。

    这下日军大尉算是糟了,很糟。

    刘大柱身材不高,但极为壮实,一身腱子肉就算是陈运发也羡慕的很,而学自刘浪的未来共和国特种兵特有的近身搏斗术更是这个时代最强杀人术,必须得拥有空间和距离才能发挥威力的空手道高手面对这样的刘大柱只能成为渣渣。比如刘大柱眼前这位还没来得及摆起手式的日军大尉。

    刘大柱只用了一下就将日军大尉骑在了胯下,旋即随手拔出一旁一具独立团士兵遗体上插着的半截三八式刺刀就照着日军大尉的咽喉恶狠狠地刺了下来。手握刺刀之紧,锋利的刀刃几乎都已经切进刘大柱的掌心。

    日军大尉急伸手死死托住刘大柱的手腕,两人的表情顿时间变得无比狰狞,开始了残酷的生死角力!

    日军大尉也绝对是个高手,而且人在生死之间爆发出的力量会大大超出平常。但已经被伤兵的死刺激得眼球都充血的刘大柱现在几乎能打打死一头牛。

    短暂的僵持过后,悬空的刺刀开始缓缓下压。

    刘大柱怒目圆睁,奋尽全身的力量握紧刺刀死死下压,刺刀终于是一点一点地刺向了日军大尉的咽喉,日军大尉同样奋尽了全身的力量,整个脸庞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涨得通红,额头更是青筋暴凸,却依然无法阻止刺刀的刺落。

    时间在僵持中缓慢流逝,刺刀仍在缓慢地刺落。

    终于,刺刀还是无可阻挡地刺落在了日军大尉的咽喉上,锋利的刀尖一点点地剖开了咽喉部位的肌肤,又一点点地刺入喉管,不管是刘大柱还是日军大尉,都能清晰地听到锋利的刀刃剌开皮肉时那碜人的呲呲声。

    刺入咽喉半寸,日军大尉的力量明显消失。

    顿时间,刘大柱手中的刺刀就势如破竹般刺穿了日军大尉的咽喉,嘶嘶吸气声中,殷红的血沫不断地从日军大尉咽喉上剌开的伤口里溢出,从日军大尉圆睁的眸子里,刘大柱分明看到了一丝恐惧,谁说日本鬼子就不怕死?

    随着日军大尉的死亡,正在附近和独立团士兵们拼刺的几个日军崩溃了,怪叫一声挡开对面士兵几乎已经没有力气的一刺,竟然不管不顾的转身就逃。几名日军的逃跑迅速引起了连锁反应,主动逃离战场的上百日军预示着这场血腥而漫长的白刃战结束了。

    没人去追击,在日军逃离不过二十多米,几乎所有刚才还龇着牙鼓着腮帮子和日军硬憾的士兵全部一屁股坐在战壕里浑身瘫软。

    刚才那一战,他们几乎已经耗尽了所有体力。就连刚刚手刃日军大尉的刘大柱都靠在战壕的土墙上连根手指头都懒得动。

    只要有一个日军掉头往回,他们就会惊讶的发现,刚才以不过百人左右的兵力和他们拼的死去活来甚至大占上风的中国人,这会儿就像是弱鸡,完全可以随意宰杀。

    不过,他们已经被杀破了胆,连第11旅团第一搏击高手源义次郎都被人当鸡仔一样杀了,他们又怎敢和这样恐怖的中国人斗?

    其实,第11旅团第一搏击高手的名头还不是最主要,如果是刘浪听到源这个姓,一定知道日寇崩溃的真正主因。

    除去日本最尊贵的天皇没有姓氏,在其之下日本人有最尊贵的四大姓,源正是其中之一。不过这个之一还不足以形容源氏的牛叉。

    在重新拥有权力的明治天皇之前,日本天皇大多数只是做为一个吉祥物而存在,而把持朝政的两大家族之一正是从日本皇族分支下来的源氏家族。史学家门甚至认为日本的历史就是源、平两家轮流坐庄的历史。

    没错,死去的源义次郎正是这一代源氏家族的嫡系次子,一个送来关东军镀镀金就要回到日本本土青云直上的大贵族。

    然而,他却死在了罗文裕,被刘大柱生生用半截刺刀戳死。

    当然,刘大柱不知道他手刃了一个日本超级贵族,事实上就算他知道,他也很难有什么兴奋之心。

    因为,整个战壕里,还能喘气的,绝不超过60人。

    百分之九十的伤亡率,绝对能让每一个指挥官痛彻心扉。

    实在太累了,连手指都不想动的独立团官兵们甚至都没有离开战壕回归坑道躲避日寇即将而来的炮击的想法。

    但奇迹般地,日军破天荒地没有炮击,在天色完全烟透下来之后,他们终于全线停止了疯狂的攻击。

    中日双方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