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密令:复活
    可这种优势并没有持续太久。【】

    被同僚不停惨嚎激发出凶性的日寇无疑是残暴的,当他们意识到身份识别能将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之后,剩余的日军采取了只要是靠向自己就射击或突刺的策略。

    本来,将日军搅和成这样,程远山和他率领的二百官兵已经极为优秀,如果他们选择按兵不动,人数远多于他们的日寇自相残杀就能让他们伤亡殆尽,而他们也绝对会以极少的伤亡赢得这场烟暗之战,在中华民族的抗战史上书写下辉煌一战。

    可是,他们不能,他们必须得赢得时间,必须得赶在日军援兵到来之前就将鬼子杀溃。

    他们,必须得完成炸毁重炮的作战任务。

    陷入困境的独立团士兵们纷纷毅然抛出自己身上携带的手雷,借着爆炸瞬间的亮光,寻找敌人的存在。

    爆炸的火光中,映出了日寇惊慌失措的身形,同时也暴露出了自己的影子。数名日寇的倒下,往往伴随着一名独立团士兵被周围不知多少日寇的枪口瞄准。

    但依旧没人停止这种近乎于自杀的行为,放弃了可以继续活着的机会,他们不过是在为战友们换取完成战斗任务的机会,哪怕不一定能完成。

    但是,他们已经做到最好。

    程远山泪流满面。

    远处的凌洪和肖风华泪流满面。

    趴伏在300米外架着苏罗通机关炮和mg42机枪的射手们泪流满面。

    火光中,战友们一个个倒下,他们却无能为力,那是怎样的一种锥心之痛。

    凌洪想怒吼,你们退吧!你们已经做到你们所能做的一切。可是,他吼不出声,因为他知道,程光远和士兵们已经做出他们的选择,那是一群战士对生命对侵略者发出的最后怒吼。

    重炮必须得被摧毁,可以投射上百公斤炮弹的重炮前面是独立团和288、289团三团数千人,已经被炸得酥软的阵地再也禁不起重炮的摧残。更重要的,还是长城背后的数十万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的中国人,他们,不能让炮火炸响在同胞的头上。

    胖子团座曾经说过,一人退则百人退,百人退则万人退;若一人不退,则千万人不退,千万人不退则举国不退。

    既然如此,那就不退了吧!

    将手指放在嘴中打了个尖利的呼哨,那是命令他带领的两名特种兵撤退的命令,这场仗已经不是那个人所能决定的了。

    再看看手里团里给自己配的最新式狙击步枪,凌洪暗自叹息一声,真是舍不得啊!目露不舍的凌洪却没有丝毫犹豫,将一颗手雷挂在步枪上拉响远远的抛了出去,射程高达米的步枪瞬间被炸成一片零件。

    凌洪拔出左右两腿侧插着的两根三棱军刺,毫不犹豫的冲出,冲向前方一片混战的战场。

    既然战友们做出选择,那他也陪着他们疯一把吧!哪怕这种疯,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再优秀的特种兵,在这种身形随时会被数杆步枪瞄准,烟暗中无法辨知有多少敌人的混乱战场上,也并不比一名马夫活命的几率大多少。

    生死,已经不由自己把控,全靠天命。

    凌洪不知道吗?不,他知道。就如同他知道还在战场上的战友们同样知道一样。

    不过,他依然要去。不是做为所谓的什么精锐,他现在就是一名战士,愿意陪着战友们一起去面对死亡的战士。

    “轰,轰”两声巨响从凌洪身后传来,头也没回的凌洪嘴里在骂人:“狗日的,违抗军令。”

    但脸上,却在笑,流着泪笑。他手下的兵,也没有孬种。

    那就一起死吧!到阎王爷哪儿也好有人做伴。

    “长官,下辈子我再做你的兵。”凌洪怒吼着将一把军刺掷出。

    十米外,一个日军的脑袋被三棱军刺刺了个对穿,坚硬的头骨在三棱军刺的刺锋面前,犹如豆腐。

    凌洪并没有看到,阵地的另一面,肖风华也做出同样的抉择。

    几名原本应该呆在几百米外一击不中即远遁千里的特种兵们犹如飞蛾扑火,蹿入了这个被烟暗笼罩,冷兵器和热兵器并举的血肉战场。

    石井中佐等待的援军还没到,或许,他也等不到了。

    因为一个意外,两个步兵中队的指挥官,竟然违背了自家旅团长的军令,在距离重炮大队还有四里地,顶破天还有十几分钟路程的时候,掉头转向,向另一处阵地疯狂的扑去。

    那里,是第八师团指挥部的位置,可怕的是,那里,竟然腾起了冲天的火光和隆隆的炮弹炸响的声音。

    两名日军中队长几乎毫无迟疑,立刻带兵朝司令部方向冲去。重炮大队可以完蛋,但师团长阁下必须不能出事。日军金字塔体系结构严格的尊卑关系让所有日军对两位指挥官做出这一选择毫无异议。

    所有人都不知道,在命令程远山部发动突袭日军炮兵部队的孔明灯升起之后。刘浪就来到通信排电报室,命令电报员向一部电台反复呼叫一组密文,密文的内容就是两个中国汉字----复活。

    而目标电台,却是一个早已被判定全体阵亡的部队----敢死连。

    团座神奇复活也就罢了,全连战死的敢死连竟然也能全体复活?在电报员极度惊讶而瞪大的双眼中,电台收到了来自已经呼叫无数遍却从未回应的电台的消息。

    72,38。。。。。。。看着报务员翻译出来的电文,刘浪脸上首次露出笑意,周石屿终究没让他失望,他给敢死连留下了足以涅槃重生的种子。

    72是敢死连现在依旧还活着的人,38是还能战斗的人员数字。他们,都活在那个被自己炸毁的坑道中。

    日寇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人把自己给活埋,那真的是很需要勇气。不过他们不知道,在设计坑道之初,刘浪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在其中一段坑道留了几个掩藏的极为隐秘的出风口,以及一个位于绝壁上的出口,只要日寇不是无聊到悬空绝壁的风景,就不会发现这个出口。

    刘浪和敢死连都成功了,足足72人,24名重伤员和38名士兵在狭小的坑道中度过了八天,每天固定在8时开机半小时,然后关闭静默,终于等到了来自团部的命令。

    而这还能作战38人,也是刘浪计划中最锋利的一把尖刀,绝对戳到第八师团的胸口上,不仅胸口痛,而且很致命。

    致命到就算日军所有大炮和辎重都被炸毁的痛都比不上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