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战后 2
    等刘浪赶到坑道中的独立团团部时,该到的人都到了。

    能参与此项会议的只有六个人,第29军那边是288团团长祁光远,289团团长董升堂,288团团副唐永明,288团团副白云岳,独立团这边自然是刘浪和团副迟大奎。

    经过半夜的鏖战,又历经近两个时辰战后清点,五名校官脸上都挂着浓重的疲惫,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围坐在桌面上的一张地图边正在激烈地争论。

    见刘浪进来,以祁光远为首,所有校官都主动战了起来。

    “祁团长,董团长,你们客气了。唐团副,白团副,坐,大家都坐。”刘浪却并不自傲,忙摆摆手道。

    虽然两团战斗力不如独立团,但两团将士不愧是第29军的兵,伤亡率已经大于百分之六十依旧不退,他们用自己的表现获得了刘浪的尊敬。面对这样一支给予自己和独立团巨大帮助的友军,刘浪自然会以礼以诚相待。

    他们,才是应该被华夏民族历史的天空铭记的人。

    “刘团长,不是客气,这是你应得的,这一战能击退第八师团守我河山,刘团长你居功至伟。我代表我名弟兄向你敬礼。”祁光远却缓缓的摇摇头,很认真的冲刘浪行了个正式军礼。

    其余四名**校官也跟着祁光远一起,齐刷刷地行了个军礼。

    虽然和刘浪官职相仿,但刘浪用一连串的战绩彻底征服了两名29军的上校团长,全歼日军一个旅团,利用防线击退日军一个师团,不,不应该只是击退,而是击溃一个师团更确切些,第八师团不仅在罗文裕防线上损兵折将碰了一脑门子血,而且还丢掉了他们最有力的武器---炮兵。

    自信心爆棚的两个**团长甚至有信心歼灭已经失去大炮的那股日军,如果给他们一个师的话。

    如此辉煌的战绩,别说只是仅仅站起来向他行注目礼,就是一鞠到底也没什么了不起。中国,太需要这样的军人了。

    “几个老哥,都是同生共死的弟兄,你们要再这样客气,那我可就怀疑你们是不是看上缴获的物资了,先拿这个来堵我的嘴。那我丑话可先说到前头,分配物资的事儿你们得找迟团副。”刘浪苦笑着开玩笑道。

    “哈哈,那就不矫情了,刘老弟,我们都等着听你的指令,看下一步该怎么走呢。”祁光远也笑了。

    几名第29军校官脸上也绽开笑容,等刘浪落坐后,都坐下了。

    有一个打仗厉害还又很谦虚风趣的同僚自然是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在讨论下一步作战计划之前,我想先知道我独立团,团最终伤亡情况。”刘浪落座后的第一个问题,就牵扯到一个沉重的话题。

    沉重的让人不忍卒读,却是大家又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话题。

    所有的笑容都从脸上敛去,会议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半响过后,迟大奎从兜里拿出一张纸,眼眉低垂,脸绷的紧紧的念起来:“独立团3月初抵达罗文裕参战官兵共计2138人,含医生6人,护士16人,壮丁兼预备役士兵362人,合计2500人整。截止目前,战死1178人,重伤721人,撤往北平重伤员596人,轻伤不计。尚余能战之士,601人。。。。。”

    听到这里,刘浪的手猛然握紧,力气之大,竟将原木制的会议桌角生生捏碎,碎木屑扎入掌心无比刺痛犹不自知。

    再痛,那能比得上刘浪的心痛?精心训练的一团之兵,只用了一战,就只剩下600人四分之一,重伤的700多人,还不知道有多少最终能痊愈,又有多少还能返回部队。

    从理论上说,独立团,基本上已经说是可以宣告重建了。

    “继续。”刘浪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我独立团重伤少校一名,重伤上尉一人,中尉3人,少尉19人,战死上尉3人,中尉6人,少尉17人,上士46人,一等兵和二等兵尚在统计中。损坏各类机枪46挺,迫击炮16门,汉阳造步枪在600杆以上,狙击步枪6杆,各类弹药物资损耗尚在统计中,至于缴获。。。。。。”

    “先听听祁、董两位团长那边的损失。”刘浪摆摆手一脸苦涩,把目光投向祁光远那边。

    为什么单单上尉重伤者甚少?因为独立团总共才4名上尉,竟然战死四分之三重伤者一。那可都是新兵训练时表现出色,都上过军校的骨干啊!没想到在这一战,竟然全数折了,若不是还有许多人在这儿,刘浪都有想抱头痛哭一场的冲动。

    “我两团战死官兵1931人,重伤2308人,能战之兵尚余1430人。损失枪械无数,现在至少一半官兵已经在用日寇三八式步枪在作战了。”汇报战损的是289团团副白云岳。

    一个看着一脸和气白面无须犹如一个富家翁的中年人。念这些数字时语速也极为平缓毫无情绪地波动,只是,看他低垂的眼睑和不断抽搐的眼角,就可以知道他是忍着如何的悲痛才能念出如此悲痛的数字。

    两个比独立团编制大的多团,几乎相当于一个旅,却才剩下了两个步兵营的人,任是谁,都会悲痛得难以自已吧!

    三个上校团长,齐齐陷入沉默,难言悲痛的沉默。

    三个团,把帮着运输辎重的壮丁都算上,合计0人,现在,竟然只剩下2031人。

    俗话说:慈不掌兵。在座的都是久经战场的老军人,对于生死之事应早已风淡云轻,可当听到这样两组残酷的数字时,依旧悲痛的难以呼吸。

    这伤亡,实在是太惨痛了。

    在这样悲痛的令人窒息的一刻,刘浪却笑了,笑里带着泪光:“诸位,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我辈既然选择了保家卫国穿上了这身军衣,就做好了杀身成仁之准备。更何况,我们伤亡惨重,但却取得了日寇入侵以来我中华民国最辉煌的胜利,数万日寇在我防线面前折戟沉沙,这样一场伟大的胜利会给我四万万同胞带去什么样的激励?如果能让我中华民族不再受外族之侵袭,我三团0之将士全数血染山河又有何妨?”

    “说得好。”

    一众校官被刘浪说得热血沸腾,纷纷站起身来鼓掌。

    说到底,刘浪的血未冷,他们的血也未冷。

    全中国人的血,未冷。

    看着齐齐站立的校官们,刘浪这个铁血战士的眼中也噙满泪花。

    他回到这个时代,不是想来当民族英雄,他只愿当一个引子,将千千万万国人未冷的血点燃,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头。

    未来,他相信会有更多的中国人站在哪里,不仅只是鼓掌,而是手握钢枪,对着日寇怒吼:“战,战,战。。。。。。”

    一众中国校官在品尝着战后的悲与喜。

    三十里外,日军仅存的两个少将看着纸上巨大的伤情报告,不仅满怀痛楚,更是头痛欲裂。

    不仅是败,而是前所未有的惨败,前所未有的败给了孱弱的中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