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追着揍他们
    ps:感谢“王耀的青年近卫兔”书友两万书币的打赏,只是假期风月大部分时间陪孩子和父母在外没有存稿,只能等到月底加更,先欠下两更,月底保证还上。再次感谢所有书友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等各种支持,风月躬身致谢。

    。。。。。。。。。。。。。。。。。。。。。

    “我们那儿也不会去,就追着第八师团的屁股,揍他们。”

    罗文裕独立团指挥部里,刘浪指着三十五里外日军大概驻扎的区域,一句话石破天惊。

    他的面前,是五张目瞪口呆的脸。

    自从刘浪动用大车将所有重伤员都运回北平,从祁光远到迟大奎心中都已经有所预料刘浪会破釜沉舟和日军拼到底,如果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情况下。

    甚至,每个人都已抱定了必死的觉悟。哪怕是在两个小时前他们炸毁了日军所有的山炮和重炮,但依旧没人能觉得会从这场被重重包围的战场上活下来。

    那可是总数达六七万的日军啊!他们却只有不到2000人。

    可是,无论怎样,他们也没想到刘浪会如此大胆,彻底放弃罗文裕的地形优势和辛辛苦苦建好的工事,要去野外和日军来场近乎自杀式的肉搏,这不是疯了吗?

    环首看看目瞪口呆一言不发的校官们,刘浪淡淡一笑,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众人面面相觑,性格内敛很少发表意见的董升堂轻咳一声:“咳咳,刘团长,你想给弟兄们报仇的心情我们都可以理解,但第八师团尚有上万日寇,如果。。。。。。”

    虽然话没说完,但董升堂的意思很明白,第八师团就算也伤亡惨重,但在野战中,也是咱们惹不起的,还是躲工事里等他们来攻为好。

    “是啊,刘长官,如果等到天亮第八师团缓过劲来,必定恼羞成怒会继续攻打我罗文裕防线,我们可以继续利用工事对其进行杀伤,如果在野外的话,我军必然损失大的多。”289团团副白云岳也附和着自己团长劝道。

    刘浪却没说话,众人的反应他都尽收眼底。

    有什么样的长官就会有什么样的属下,289团两位军事主官显然都是性格稳重型,对于战局的把控都偏保守。

    反观祁光远和他的团副唐永明,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反而都一言不发仔细盯着地图在思考刘浪的提议。

    迟大奎自然是唯刘浪是瞻,短暂的不可思议之后,就肃目等着刘浪下达最后的命令。

    见董升堂和白云岳都表示过自己的意见之后其余三人没在发言,刘浪道:“董团长和白团副说得没错,我军继续依靠工事之利,自然可以大量杀伤敌寇保存自身,尤其是在日寇已经丧失远程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继续困守,当喜峰口方向和密云方向的日军各自派出一部,不用太多,各一个联队就行,那么,我部前有第八师团上万日寇,后有第六师团和日军混成旅团近万日寇,腹背受敌的我们,能坚持多久?”

    “坚持不了太久的,不光是弹药给养无法一直维持,最重要的是,日寇攻入长城直面平津胁迫我国民政府屈从的战略目标也已达成,在和政府展开谈判撤出长城之前,你觉得我们还可能等来援军吗?哪怕我们能坚守一个月甚至更久。”刘浪笃定地说道。

    刘浪之所以敢如此肯定,那是因为只有他这个后世来客知道,日军发动热河战役的战略意义只是想在中国的北方再占领一个桥头堡为日后的全面侵华战争做最后的准备,他们并没有现在就发动全面战争的打算。

    中国,没有准备好,日本人同样也没准备好。攻破长城,进入中国北方腹地的目的,也不过日军大本营是想逼迫光头校长为首的国民政府承认伪满对热河的统治而已,顺便,向中国这头沉睡的雄狮秀一下肌肉。

    的确,曾经的时空中,他们很成功的逼迫国民政府签订了屈辱的塘沽协定,中国北方的门户正式向日寇洞开。

    越是不想大打,罗文裕守军却越是危险。刘浪太清楚国民政府那帮高官们的尿性了,在光头校长“攘外首先安内”的大方针策略下,只要日本人一露出可以谈判的口风,他们就会首先放弃激烈的军事行动,甚至恨不得主动后撤三十里来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派军来救援他们这支孤军?那真的这能是特么的呵呵了。

    哪怕这支孤军在不久之前才歼灭了日军一个旅团建立了前所未有的不世功勋;哪怕这支孤军被万众瞩目,他们绝对会被千夫所指。

    只是,他们被千夫所指的还少吗?

    国人,被华夏漫长的封建社会压抑的太久,长期的被奴役使他们麻木,在炽热的岩浆猛烈喷发之前,他们还需要一段很长时间的酝酿,这也是那帮高官和高高在上的家族们敢为所欲为的理由之一。

    刘浪说的这个道理董升堂等人当然懂,他们想坚守,不是没有希望等到援军到来的想法。日军的后勤线拉得太长,是不可能持续作战多久的,只要给北方军事委员会一定的时间,他们一定会组织大军反击,那他们未尝没有坚持到援军到来的机会。

    可只要谈判不打了,那可就全完蛋了。一旦前方不打,那日寇可就可以抽出大部人手来围攻罗文裕,那真是就死定了。

    根本不用刘浪解释,当刘浪说出谈判这个字眼的时候,所有校官都知道,这个可能性绝对高于百分之九十。两年前日寇入侵东三省如此,一年前的上海事变亦是如此,这次,想来也不会例外。

    “狗日的,那帮混账,他们会把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一点点给卖光的。”祁光远怒极,一把薅下自己的军帽,狠狠地砸到粗犷的原木会议桌上。

    身为军人,他在前方卫国卫民死而无怨,但他无法接受被那帮政客们就这样给卖了,而且还连带着数千弟兄。

    董升堂和白云岳眼中也显出浓重的悲哀,原来,他们希望的坚守只是让弟兄们陷入死地,一个全军覆没的死地。

    “既然死守必死,那我们就跳出去,去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不过,在走之前,我得让第八师团和关东军的小鬼子们知道,来惹我们,会有多疼,哪怕他们想溜。”刘浪自信地说道。“我敢断言,第八师团不会来攻,他们跑了。”

    “这。。。。。。”

    刘浪的判断让最相信他的迟大奎都忍不住再次傻眼。不能吧,那可是日寇的常设师团,两万多小鬼子虽然这八天来被揍了个狠的死伤近万,但也还有一万多啊!就这么像一个被揍哭了的孩子,跑回去找大人告状去了?

    “嗯,跑了,因为我已经收到特种大队来电,日军正在有组织的后撤,在我来这儿之前。”刘浪微微一笑,拿着掌心中的小纸条摇了摇。

    。。。。。。。

    一众校官哭笑不得,您早拿出来不就得了,小鬼子都跑了,咱们还争个什么劲儿啊!那还不赶紧撒丫子跑路?

    “不是怕你们喜欢呆这儿看风景嘛!”刘浪笑得牙直龇。

    。。。。。。。。。

    画风转变的有些快,好贱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