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会玩心理的座山雕
    ?6&n3?ues?;>??0????腿粗的硬木桩子就这样被高过自己一个脑袋的大个头儿一脚硬生生地踢断。

    名震方圆百里的胸毛男雕爷也是眼皮子一阵猛跳。不过,估计是想到了自己腰中别着的驳壳枪,胆气又是一壮。

    “哟呵,劲儿倒是挺大哈,跟爷这儿得瑟起来了,怎么的?以为这样就能跑得出爷的手掌心?也不问问爷的家伙答应不答应。”胸毛男拍拍腰里的驳壳枪,装作对大显威风的陈运发毫不在意。

    看得周围一帮土匪眼角直抽抽,恨不得扑过去帮自己这位二货老大把他腰里的枪给拔出来。

    老大,就算要装逼,你也得把枪拔出来指着别人装吧!你这样,人家真的会打你的。

    当然,更关键的是,以那个大个子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特么真的是打不过啊!这里的十来个人上都白给。

    当下有几个土匪一急,也顾不得自家老大都还没掏枪,端着背上背着的猎枪就指向陈运发。那与其说是猎枪,倒不如说是土铳,十几米的距离多少还有点儿威胁,但超过这个距离,可就跟烧火棍差不多了,也就是能打打兔子的玩意儿。

    包括端土铳的土匪自己,都不认为人家会害怕这个。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大个儿并没有想象中的主动攻击,反而龇着一嘴白牙同自己那个二货大哥打起了嘴炮:“我陈运发敬你雕爷是条汉子,来,有本事别用枪,单对单跟我来一场,我输了,就任凭你处置,赢了,你把我们弟兄两个的装备还给我们,咱们青山绿水后会有期,如何?”

    “行。。。。。。”二货胸毛男被陈运发这么一捧,当下就准备满口答应,只是那个“行”字刚出口,他就猛地闭上了嘴巴,然后亡羊补牢加了两个字“个球”。

    旁边的幺十三也替自己这位二货老大松了口气。和那位打,自家这位老大,真的是堪忧啊!

    “行个球,老子才不搞,你就是一小兵,老子是青龙山老大,兵对兵将对将懂不懂?想打可以,老子随便派个弟兄灭了你。”想明白的胸毛男随口扯了个理由,将目光投向自己那帮满脸菜色的土匪兄弟。

    土匪们。。。。。。

    都想哭了。尼玛还能正常点儿不?和那位爷打,你想拿我们煮熟了下酒直接说。

    “十三幺.。。。。。”胸毛男目光从噤若寒蝉的土匪们脸上滑过落到了最小的小弟幺十三头上,幺十三脸色瞬间卡白。“是不行的,他才十六岁,还没娶媳妇儿。”胸毛男喃喃自语。

    幺十三不由擦了擦汗,老大好人那!

    来回看了两圈,显然觉得所有兄弟都不是个,面子又有点儿挂不住的胸毛男干脆心一横,厚着脸道:“我们兄弟向来都是一起上,对一个是一起,对一群也是一起,对不起了,只能是我们十三个兄弟对你一个。”

    土匪们。。。。。。。默然。

    这货,是专门来搞笑的吗?莫小猫脸都憋红了。

    “好。”陈运发憨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简短的答道。

    “好了,好了,小兄弟你就别再逗我们了,我们认栽。”中年人终于暗叹一声走上前。

    “你怎么确定我们不是二鬼子了?”

    “二鬼子?如果我东三省的汉子有这位兄弟的本事,恐怕没人愿意当二鬼子吧!更何况,那帮数典忘祖的王八蛋会和我等在这儿掰扯,恐怕一脱困就将我等杀个干净了。”中年人摇摇头。“虽然独立团的名头孙某没听过,但看小兄弟这身手,就可以想见,独立团是何等精锐之师,现在日寇正犯我华夏河山,孙某和青龙山的弟兄们虽然沦为草莽,但依旧是中国人,在这里遥祝独立团将士们能奋勇抗击倭寇,还我河山。”

    听中年人这么一说,莫小猫和陈运发对视一眼,再次确定这个中年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土匪,陈运发当下脸色一正道:“我独立团2000弟兄必不负国人所托。”

    中年人微微点头,回首对其他土匪道:“把这两位**兄弟的装备还给他们。”

    土匪们纷纷行动,有的去搬陈运发的mg42机枪,有的去拿摆放好的子弹带。。。。。

    反正,能把这个可怕的大家伙送走就好,免得自家那个二货首领啥时候又来个一挑十三。说实话,就算人多,也没信心。不说别的,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吃过饭呢!

    “我都还没舍得打一枪呢?”胸毛男有点儿不爽,握着驳壳枪枪把舍不得给。

    见这拨土匪和其他所见土匪行事风格大不相同,再加上这位性喜装逼却又显出几分赤子之心的土匪首领不仅不令人讨厌,甚至还显得极为喜庆,陈运发当下微微一笑:“那这把枪就送给雕爷你了,不过我只带了两个弹夹,你得省着点儿用。”

    “哈哈,这敢情好!大兄弟,雕爷认你这个兄弟了,在这青龙山方圆百里,遇到事儿了,报哥的名号!”胸毛男大喜。

    得,这位又开始装上了。

    趁着土匪们还在捡拾陈运发和莫小猫零零散散的装备,中年人主动找上了陈运发问外间的战况。

    “我独立团所部正在罗文裕和日寇第八师团大战,我们弟兄身负侦察之职,被一小队日军追杀至此山,没想到。。。。。。”

    说到这儿,陈运发脸色也微微一红,两个特种兵竟然着了土匪的道儿,被劫持到土匪窝,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可不得笑死?要是被牛魔王知道,那可不得被虐死?

    一想到这个茬儿,陈运发和莫小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见两个人说到这儿脸色有点儿尴尬,中年人微微一笑:“这倒是不怪你们不谨慎,实在是小雕下迷药的手段令人防不胜防,就是老虎烟熊遇到他,都得成他的猎物。”

    “嘿嘿,知道哥的厉害了吧!”胸毛男听到中年人夸奖自己,脸上都笑开了花,又得瑟上了。

    “哦?”莫小猫和陈运发两人也不问是怎么迷的,集体用一个感叹词表示结束。

    根据团座长官给他们上的心理课,对于那些爱现的人,你表现的越淡然,他就越想跟你显摆。

    果然,一见两个当兵的压根儿没知道的意思。二货胸毛男那个憋啊!挠了半天脑袋主动问:“你们不想知道哥怎么迷的吗?”不等两人回答,自顾自地道:“很简单啊!荒山野岭又困又饿,尤其是到了晚上,寒气逼人,对于所有人来说,不,不,确切点儿说,就算是头猪,如果能有个避寒的地方。。。。。。要不,你以为谁会在那里建房子?”

    好家伙,这家伙竟然还用上心理战了。莫小猫和陈运发对望一眼。

    “可我们房前屋后都仔细检查过,也没动用过屋里的东西。”莫小猫毕竟才是个十七岁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想知道啊!哈,老子现在不想说了。”刚才憋了半天这会儿终于感觉找回场子的胸毛男哈哈一笑,远远的跑开摆弄他新得的驳壳枪去了。

    得,他还卖上关子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