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这是一帮善良的土匪
    ps:下限免了,喜欢的兄弟们来订阅吧!呜呜,风月已经连续两天一毛钱收入都没了,上有八十老娘,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各位大爷,订阅投月票吧!

    好吧,以上都是风月的梦话!

    下了推荐,编辑盯着风月的订阅成绩呢!书友们来支持风月吧!风月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今天十更,风月正疯狂码字中。

    。。。。。。。。。。。。。。。。。。。。。。

    莫小猫从来没这么想打一个人,真的。

    绝对是贱出了新高度。

    “呵呵,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小雕把迷药放进几根钻了小眼的木头地板里,比如火塘周围,只要一受热,迷药就会慢慢挥发,人就着道了。”中年人笑道。

    “厉害。”莫小猫也不由竖起大拇指称赞起这位不靠谱匪首的灵活心思了。

    以他的机灵,他当然不会问出为何昨天晚上他们就没生火,为什么还中了迷药这么弱智的问题。中年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迷药是只要一受热就会发挥。那么,不光是火塘边,还有最干燥的几个地方,肯定都放的有。不用生火,只要人选择干燥的地方躺上,身体的热量就会让迷药发挥。

    甚至,这才是最主要的陷阱,量越小,越不容易被人察觉,越是谨慎,才越是容易着道。而且那迷药的药效,很强。

    连陈运发那样强悍的体质都一觉睡到现在,就可想而知了。

    这个道,着的不冤。设计这一出的,绝对是个聪明人。

    不过,看着不远处装模作样摆弄手枪却竖着耳朵听这边聊天的二货胸毛男,莫小猫还是有一种日了狗的冲动。

    如此尽显心智的陷阱,竟然是那个二货弄的。

    随着交谈的深入,两人也知道中年人叫孙宏振,东北人,因为一些变故来到青龙山。只是让莫小猫和陈运发没想到的是,那位自称为座山雕的二货雕爷竟然真的是这座山头的大首领,而且,能站在这里的,还竟然都是青龙山的土匪大小头目,包括孙宏振在内,一共十三个人。

    就是最小的那个幺十三,因为是被雕爷收养长大的,所以也勉强成了最小的土匪头头。不过是他的名字,几乎每年都在换,从幺九一路往下滑,直到孙宏振来到山上,他就成了幺十三。

    好吧,这帮面露菜色,穿得破破烂烂跟乞丐一样的都还是头头儿,那普通的土匪得穷成什么样?别是裤子都没得穿的吧!再看看青龙山最大的头领胳膊胸脯都露在外面吹冷风,莫小猫都替土匪们心疼。这些土匪,当的是有多失败啊!

    见莫小猫和陈运发脸色有异,颇懂人心的孙宏振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当下长叹一声把青龙山上上下下数百人为何穷成这样的缘由说了一番。

    原来,与其说他们是一窝土匪,还不说他们是一群被逼得没办法钻到山里的农民。自二十年前刁叶的老爹带着一群人杀了里长进了山,他们就在这青龙山安了家。

    山里没了土豪劣绅没了苛捐杂税,但也没了田地。打家劫舍吧!周遭全部是穷得跟鬼一样的贫苦农民,以刁叶老爹为首的土匪们就过上了以种田为主业,勒索不想走各关**税走青龙山便道出关的商队为副业的清苦生活。

    可敢走便道的商队,那个不是有百把人百把条枪?就他们这虽然有几百号人但只有几十杆土铳大多数还是刀枪棍棒的土匪,又能抢到啥?顶多勒索点儿不超过人家交税的财物。

    不过怎么说也是有收入,加上山里开荒种的几十亩地,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多少也能维持。但自从刁叶老爹去世,刁叶当了大首领,这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地的收成越来越差,走便道的商队也越来越少,就连刁叶特意建在山里药落单“肥羊”的木屋,也是半年一载才开张一次,有个收获完全就跟过年一样。像莫小猫和陈运发,就是他们这一年来第一单收获。

    莫小猫和陈运发忍不住抹了把汗,这特娘的,敢情,这还是人家的古董级陷阱了。自己这拍屁股一走,都还耽误人家过年了都。

    最惨的当属今年,因为日本人使坏,几个月了,一家商队都没走过这条山道,加上地的收成也差得很,这可不就没粮了嘛?可二十年没抢过老百姓的青龙山土匪们也不好意思去抢周遭的山民,不能抢,就只能换。于是,从土匪头头们开始,别说羊皮袄这些御寒的重要衣物了就是稍新一点儿的衣服,都拿去交换粮食了。要不然他们也不至于看着和丐帮差不多了。

    不过,还是不够吃,如果三天之后再弄不来粮食,全青龙山的土匪都得到山顶上喝西北风了。现在莫小猫只看到这十几号土匪头目,其他的土匪一个不见,那是人家都忙着去采野菜捕猎去了。

    “孙大叔,仗义啊!你们,仗义。”莫小猫冲孙宏振竖起大拇指。

    一帮做土匪的,不去抢,宁愿拿身上的衣服和老百姓换,做土匪做成这样,无论如何都值“仗义”那两个字。

    那边摸着驳壳枪想心思的二货男听着这边孙宏振说起自己的遭遇,竟然也忍不住挤出两滴眼泪。实在是。。。。。

    不是悲从心来,二货的世界从来没有悲那个字。实在是,太饿了,饿哭的。反正名震方圆数百里的雕爷从内心深处是这么认为的。

    孙宏振苦笑,还没来得及继续往下说。只看见那名个头儿最小的幺十三疯狂的跑过来,兴高采烈的喊:“雕爷,有肥羊来了,很大的肥羊。”

    “哈哈,天不绝我也,”还在饿得挤眼泪的胸毛男眼泪神奇的收了回去,跳起身先拽了句戏文。“弟兄们,赶紧召集兄弟们,跟老子去宰肥羊了,今天晚上吃香的喝辣的放开肚皮造。”二货男精神抖擞大踏步的往山下跑去。

    “咳咳,这。。。。。。”刚讲完青龙山土匪其实不算真土匪的孙宏振被雕大爷这么一闹,不由大是尴尬。

    那家伙,完全就是一唱大戏演土匪的。

    “哈哈,就冲着青龙山这二十年不抢老百姓的仁义,孙哥,我们弟兄两个就陪你们去看看是啥肥羊,顺便帮弟兄们压压阵。”陈运发哈哈一笑道。

    既替孙宏振解除了几分尴尬,还表露出了自己帮忙的意思,陈运发的心思绝对比他表面上的憨厚要来得精明。

    怎么说,也不能白当人家一次肥羊吧!至少替这帮“善良”的土匪做点儿什么。或许,从内心中,两个特种兵就没把他们当土匪。

    孙宏振当然不会推辞。

    能在这个时候走青龙山便道出关的,这肥羊,可是能撑死人的吧!至少,绝对不是这几百号拿着土铳的土匪能吃得下的。

    肥羊当然不小,明知道日本人正打长城防线打得热闹,还敢往那边走的,那可不光是胆子够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