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抢的是自家的东西?
    或许是受到二货男那满胸代表着雄性激素烟压压胸毛的刺激,准备上场狠揍对手的刘津佐也直接脱掉了上衣。

    虽然没有代表雄性荷尔蒙的胸毛,但陕西猎人浑身赤铜色健硕的肌肉完全有秒杀全场男性的架势。当然,陈大个儿不在其内,所有人已经自动将其排除在人的范围之内。

    再看看虽露着胸毛但完全被比下去的二货男,莫小猫已经在心里判定了他必败,唯一的看点可能就是看他在那位陕西大汉的攻势下能坚持多久了。

    活动活动手腕,露着一身腱子肉的刘津佐冲面露苦涩的二货男一抱拳:“雕爷,请了。”

    说罢就摆了个起手式,脚步不丁不八微侧着一战,右掌微勾虚虚向前,左手却握为拳状护着自己左侧,那架势一摆出来,先不说战力如何,给人感觉就如一头猎豹,气势非凡。

    “好。”刘津佐周遭的民夫们纷纷喊好,给刘津佐助威打气。

    一瞬间,刘津佐的气势更是提升到顶点。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刘津佐这个起手式陈运发虽然不知道属于什么拳,但其下盘沉稳有力,拳掌之间将自己卫护的也很好,一看就是搏击高手。不禁微微摇头,但愿这位手下留情,二货男不要被揍得太狠才好。

    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二货男,可他们并没有看到山上的土匪们却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担心,哪怕刘津佐已经表现出了非凡的实力。

    事实上也证明,二货男能当首领,还真不完全是靠着匪二代的身份,虽然这肯定占据了一大部分原因。

    等到刁叶和刘津佐一交上手,陈运发才知道他真的低估了二货男,那货不光是抗住了刘津佐一上来的狂攻,甚至还守中有攻,几个抽冷子踢出的鞭腿让刘津佐都不得不后退防守。

    竟然也是个高手。

    两个彪形大汉你来我往打了足足两分钟,只有不过十度的天气,两个人竟然都汗出如浆,连地面上都撒落着他们的汗珠,可见这两分钟他们付出了多大的精气神。

    从他们大腿及胳膊上已经开始微微颤抖无法自己控制的肌肉,陈运发就知道他们都已经濒临自己的体能的极限,再打下去,不用对方下狠手,可能肌肉的挫伤都能让他们两位在床上躺上两天。

    这两分钟对搏的强度,几乎不亚于全副武装跑上二十公里。

    但两个人没一个人退。

    刘津佐不退是因为他不想输给一个土匪头子,他也不想将纪老板辛辛苦苦筹措的军资留给一群土匪,更不能退的理由是他怕土匪们如果赢了会滋生更大的野心要更多的东西,他必须得撑住。

    雕爷不退的理由更简单,他要两车粮食,兄弟们或许能撑的时间更长点儿。同时,谁也不知道二货男心中一直藏着的那点儿小骄傲,他要靠自己给兄弟们弄点儿吃的,而不是光靠外人。倔劲儿上来的雕爷也硬撑着不退,哪怕他的双腿已经在发虚发软,他甚至感觉如果再踢出一腿就得倒地上。

    两个赤着上身的男人就像两头斗红了眼的公牛,瞪圆着眼珠子喷着粗气互相瞪着对方,努力地积蓄着身体最后一丝力量,给对方最后一击。

    陈运发眼里露出笑意,很好,这两个人身体素质极佳,心性也够坚韧,如果丢给牛魔王操练一段时间,绝对能成为好兵。

    “我看不如平局如何?”陈运发上前一步道。

    “不好。”两个人异口同声反驳。

    不过依旧瞪向对方的眼神却是多了一丝自己都不太想的惺惺相惜。

    或许,是因为他们都对那个雷神一般的壮汉说“不”的缘故吧!那真的是需要勇气的。

    精疲力竭的两条大汉很快就知道为何他们俩有惺惺相惜的错觉了。

    因为,他们很快就成了难兄难弟。

    “嘭嘭”两声巨响。陈运发根本不跟他们多废话,干脆利落的飞出两脚,两个人只来得及勉力举起双肘护住胸腹要害,就被无法抵御的巨力踢飞五六米远。滚地葫芦一般滚落在一起。

    “我说平手就平手。”两脚踢飞两条壮汉的陈运发傲然站在已经精疲力竭的二货男和刘津佐面前,面色平淡的道:“因为我比你们强。”

    军营,向来是强者为尊。胖子长官的逻辑,独立团的兵都学会了。

    “那是老子没力气了,有本事等老子吃饱了饭再来打。”二货男愤愤然脱口道。

    话一说完,显然意识到自己在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露了怯,吃不饱饭的土匪那得有多丢脸啊!忙对身边一脸愕然的刘津佐解释:“兄弟,主要是因为你们来的时候赶的不巧,刚到饭点还没来得及吃。”

    刘津佐却是脸皮一抽,搞了半天自己是跟一个没吃饱的土匪头子打了个平手,天下之大果然处处是藏龙卧虎,当下叹息了一声:“没甚好说的,这场算额输了,只能对不起我们纪老板了,哎,这可是送往前线的粮食。。。。。。”

    陈运发本来还想刺激刺激二货男的,结果听刘津佐如此一说,微微一呆。

    纪老板?送往前线?这两个关键词,咋都挺熟悉呢?

    “等等,兄弟,你说的纪老板是哪位?物资又是送那里的前线?”陈运发一个箭步上前,问道。

    “纪老板的名字我不知道,只知道纪老板在北平的家业很大,物资是受他所托送往独立团的。”刘津佐这会儿倒也没觉得有啥好隐瞒的,径直说道。

    陈运发呆若木鸡。

    搞了半天,他帮土匪抢的,是自家的东西。

    而且,还是刘团座老丈人送过来的。一想到这儿,陈运发感觉嘴都是苦的。

    被土匪下药迷了,然后还帮着土匪把团座老丈人给团里送的东西给抢了。无论那一条本来都是够丢人了,然而,这其中都有他陈运发的影子。

    这下,算是玩完啰!

    想不玩儿完,恐怕,只有一个法子。陈运发脸上发苦,大脑却在高速运转,眼睛却一直盯着还沉浸在喜悦中的二货男。

    直盯得意外赢了两车粮食正处于狂喜状态中的二货男浑身发麻,心里貌似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可能,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这么“热情”的盯着,尤其是被一个比自己强壮的多的男人盯着,都会浑身发麻,菊花发紧,心里极度忐忑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