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阿拉丁神灯?
    ps:转眼又是周一了,从周六爆发十更以来,周日三更,这已经是第二天三更了,风月正在实践自己的诺言,书友们,你们呢?订阅、月票、推荐票,都来吧!新的一周,风月需要你们的支持。

    。。。。。。。。。。。。。。。。。。。。。。。。

    然后正在向手下发布军令令他们冲上山将那群胆大妄为不知死活的支那土匪消灭的长野佑二就听见一阵惊呼。

    一片烟压压的不知道什么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从山间的树林里就这么抛了下来。

    本能的,包括长野佑二在内,所有的士兵们都趴下了。这个时候还敢在战场上胡跑的士兵,绝对是死的最快的那一种。

    从第一反应看,不管是日军还是伪军,都属于训练有素的哪一种。

    这是躲避手榴弹或者炮弹包括近距离爆炸物的最佳姿势。不仅可以缩小受弹面积,还能躲避爆炸引起的冲击波的冲击。

    至于说如果被那些要人命的炸弹会不会掉到自己头上再爆炸,那个,就真的不是个人所能控制的了。那只能靠运气。

    当然,趴在地上将自己蜷缩起来的士兵们心中最大的期许就是炸弹在别人脑门上爆炸吧!

    谁也没想到土匪们竟然会有那么多炸弹,那特么还是土匪吗?

    已经趴到地上依旧拿眼里的余光望天的日寇和伪军们此时的内心绝对是崩溃的,烟压压丢过来的,竟然铺天盖日,数量之多让人头皮发麻。

    我一定是遇到了假的土匪。日本陆军大学的高材生长野佑二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虽然内心是无比绝望的。

    数量能不多嘛!

    足足七八十名土匪在树林里捣鼓了十几分钟才捣鼓出的玩意儿,全部这么抛出来,从远处看就像是七八十个炸药包,吓都能把人吓死。

    完蛋了,但凡是倒了霉,脑袋或屁股上挨了“爆炸物”砸的士兵那一刻腚眼儿都是凉的,胆小一点儿的甚至身下的土地都变湿了。

    吓尿就是胆小?不信弄一包“炸药”丢你身上试试?没把屎吓出来的那都是真汉子。

    捂着脑袋等着同伴变成灰灰而自己侥幸逃过一劫的士兵们都在心里默念“1、2、3、4、5.。。。。。。”

    都特娘的快把脚趾头都数完了,也没听到动静呢?

    就听到一阵欢喜的快哭了的欢呼:“没炸。。。。。”

    “不是炸弹,不是,特娘的不是。”

    “呜呜,狗日的土匪。”

    喜极而泣的伪军欢呼着痛骂山上的土匪,特么搞了半天不是来炸死人,是来吓死人的啊!

    不对,也能砸死人,有几个最倒霉正好砸中脑门的弟兄,直接被砸晕过去了。说不定也被砸死了。只不过,这个时候谁去管啊!死里逃生的感觉那才是真的好。

    这会儿惊魂未定的伪军们终于看清砸自己的是什么东西了,那是一种极大的树叶用细藤缠了里面也不知道包着不知什么玩意儿。

    几乎所有的树叶包都破了,里面滚出的是婴儿脑袋大小的石头。

    砸石头可以理解,但为毛还要用树叶包着?还有,里面流的是啥玩意儿?还有不少因为树叶包和地面撞击的缘故,里面包裹的液体状物质已经溅到附近士兵的身上。

    “八嘎,甜的。”一名日军下意识的舔舔嘴唇,将嘴唇上溅落的一滴液体给吃了。

    甜的?那不应该说哟西的吗?不少伪军心里犯嘀咕。

    “很甜。”已经尝过味道的日军干脆将身上溅落的液体又抹在手指上放进嘴里,很确定的向自己的曹长汇报道。

    日本人骨子里那种近乎变态的认真也算是其民族特征之一吧!反正他们觉得有义务替长官搞清楚中国人丢过来的是啥玩意儿。

    已经潜下山岭数十米外的二货男不由撇撇嘴,狗日的,早知道丢一堆屎过去的,让你狗日的尝。

    这边的伪军可不傻,甜的?蜂蜜?那当然不可能,土匪会有那么好,丢甜的过来给他们解馋?那只能不是啥好玩意儿,反正他们绝不会像那个**日军士兵一样放嘴里尝的。

    “八嘎,上山,杀光他们。”长野佑二红着眼睛怒吼。

    不过不是气的,是被砸的。一包永远也不会炸响的树叶包好死不死砸到一辆装满肉罐头的大车上。

    而将这里做为自己藏身之地的长野佑二正好抬头望天,然后那包装着石头的树叶包正中他的眼窝,还好是大车的车顶已经将树叶包的重力卸去了百分之九十,否则,顶着熊猫眼窝眼珠子通红的长野大尉在运气方面将成为第八师团仅此于长川原侃少将的倒霉蛋,成为第八师团第一个被石头砸死的指挥官。

    回应长野大尉的,又是一片烟乎乎的玩意儿从山林里飞起,向山道上飞来。

    不过,这次倒是比第一次数量少多了,但是,个头儿却大多了,从体积上判断,每个不小于一个马车轮子。

    算是个大家伙,数量也有五六个。

    卧槽,还来。无论是日军还是伪军,看着又从山上丢过来的东西,眼珠子都瞪圆了,他们甚至都忘记了手里的枪,能把那些肆意“高空抛物”没素质的混蛋们打死。

    简直是没完没了还。说实话,有了第一次经验,没人想再伏地卧倒来躲这些原始级别的石头了。

    但心里不想要,身体去很诚实。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所有士兵再度伏低身形,哪怕刚趴下他们就闪过一丝念头:老子趴毛线趴。

    但,万一呢?兵法云: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好吧!用这个觉悟来形容这帮不是倭寇就是数典忘祖的伪军们着实太过于高看他们了,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懂万一被土匪一假一真来搞他们的这个道理。

    保持足够的警惕是每名士兵都应该遵循的战场准则,步兵操典上写得很清楚。

    然后,他们就又集体趴地上眼睁睁看着,那几个烟乎乎的玩意儿砸在地上。

    不过这次所有人都有了防备,匍匐着以极为灵活的游龙一般的身形躲开了那玩意儿的庞大体型。

    那如果是石头,砸人身上,可不仅仅是要命啊!那是得砸成肉酱,不用再用刀剁,直接往面皮里一包,下锅一煮,就是一盘热腾腾的饺子。

    只是,貌似重力感不怎么足呢?在巨型物体落地的那一刻,就是最愚笨的士兵也感觉到那碰触地面的动静和它的体型不算相符。

    这又是啥玩意儿?已经有士兵小心翼翼地靠近。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们已经基本判断这帮土匪们没有什么炸药。

    有炸药的话,他们傻啊!往这道上一埋,弄上引线,直接不就把自己这帮人给崩上天了?

    你别说,都是聪明人,日寇想到的,陈运发也想过。不过就是把炮弹弄过来埋地上也没那么长的引线只是其一,重要的是没时间了,日军的尖兵可给不了他们那么充裕的时间。

    这种极为诱人的方式只能被放弃。

    然后,从巨型不知名物体上就腾起了一团黄云。

    “我靠,阿拉丁神灯,灯神要出来了,赶紧许愿望,记得要三个。”如果是刘浪在这儿,一定会帮日寇们配个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