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屋漏偏遇连阴雨
    是的,在地窝蜂开始肆虐整个山道,所有已经摆好防守态势端好自己的步枪架好机枪的日伪军乱糟糟四处躲避时,

    在长野大尉聪明的躲进马车车厢以避杀人蜂疯狂的尾针时,陈运发果断的发出了攻击的信号。

    民夫和土匪们毫不迟疑的操起枪朝山下射出了自己在战场上的第一发子弹。

    至于说瞄准,呵呵,对于很多第一次打枪的人来说,瞄准有用吗?

    陈运发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们瞄准,他对菜鸟们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他们将枪口对准山下,扣动扳机,莫把对面山上的自己人给干掉即可。

    足足400多杆枪,参差不齐的射出属于自己的第一发子弹,那也是400多发子弹,就算撞大运,百分之一的几率也是有的吧!

    更何况,在数百米山道上跑动着躲避2万余只杀人蜂攻击的日寇和伪军们真的是太密集了,密集得让400多菜鸟获得了“丰厚”的战果。

    足足十几人在第一阵枪响过后应声而倒。

    枪法之烂,让刚一枪撂倒一个日军少尉的莫小猫都想痛苦的闭上双眼,400多人偷袭啊!不仅是居高临下而且人家还跟个靶子一样站着,就这样,才射倒了十几个,这上千人是要杀到晚上的节奏。

    其实,这种撞大运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莫小猫知道在刘团座曾经经历的那个时空四年后开始的宏伟的抗日战争中,整整八年,两三百万**射出了18.2亿颗机步枪子弹,才杀伤了49万余日寇,约合3700颗子弹杀伤一名敌军。

    跟那比起来,这几百菜鸟完全是“神枪手”级别,杀伤率竟然达到了40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当然,在真正的野战中,可没如此好的机会,这样的情形对于这些初涉战场的菜鸟们来说,几乎不可能有机会再遇上了。

    当然,给日军和伪军造成巨大伤亡的,肯定不是那帮靠着运气打人的菜鸟们。

    陈运发的“希特勒电锯”噗噗的恐怖声音两百米外的日军听不到,但那用机枪打出步枪精准射击的火红弹药组成的长鞭扫中人群的时候,那情形。。。。。。

    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被杀人蜂追逐的四处奔逃的士兵们就像是一根根被伐倒的木头,毫无抵抗之力的扫倒在地。

    让长野佑二目睁欲裂的是,由于他麾下步兵中队的士兵显然比奉天独立旅那帮战斗力低下的中国士兵战斗纪律更强,虽然被那些恐怖的毒蜂攻击,他们也是数人背靠背战在一起,拿起手中的衣物努力地扑杀着敢于往他们扑过来的毒蜂群,虽然大部分人被蜇得鼻青脸肿痛苦不堪,但多少也遏制住了毒蜂目空一切的肆虐。

    可,那条可怕的火红弹鞭仿佛长了眼睛,扫向的正是他麾下的那群英勇的士兵们。

    只是短短的十几秒,就有三十多人被恐怖的弹鞭扫倒,那绝对是一挺射速远超过92式重机枪的机枪,训练有素的长野佑二立刻在心中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如果说纪律性极强的日军还有勇气和可怕的毒蜂对抗,但当那道可怖的弹雨袭来,再强大的勇气也烟消云散。

    日军也做鸟兽散纷纷向两侧的山体茂密的灌木丛中扑去,一是躲避毒蜂,二是躲避弹雨,他们做的选择毫无问题。

    短短时间被数百人类扑杀了数千同伴,尚剩余近一万五的杀人蜂振动着翅膀发出可怕的嗡嗡声更疯狂地向沾染着浓烈蜜糖气息的生物发动着它们最可怕的攻击。

    几乎没有人可以幸免,下有毒蜂,上有弹雨,这对于山道上日伪军来说,简直是他们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

    他们甚至宁愿呆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也不愿呆在这个不是地狱,胜似地狱的地方了。

    很快,他们的愿望得到了满足。

    不是那几个飞出“黄云”硕大的“阿拉丁神灯”被人擦了,而是山顶上有四个光着膀子的土匪在“跳舞”,确切的说,是在扭秧歌,中国北地最有特色的舞蹈。

    三里外的一座小山上,最少有五十双眼睛一直在期盼的盯着此处的山顶,不过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犹如过了一年。

    那里可是有他们200兄弟,朝夕相处的兄弟,而他们面对的却又是高达千人的日寇,换成是谁,都会把心提到嗓子眼儿吧!

    终于,他们等到了,在看到四个身影出现在眼帘的时候,孙宏振暴起的怒吼声划破长空:“目标,四号区域,开炮。”

    由于事前已经对一至六号区域射击诸元经过测算,负责操作两门大炮的炮兵们直接按照四号区域早已设定好射击诸元进行调整,只用了短短三秒,两门炮就发出怒吼。

    “咻。。。。。”

    “八嘎。。。。。”长野佑二在听到熟悉的炮弹划破长空的声音传来之后,只来得及飚出一句日本国骂。

    孙宏振并没有吹牛,东北军的炮兵不是水货,根本没有试射,两门75毫米口径山炮就将两颗5.4公斤重的榴弹就准确的送到了山道上。

    炮弹落点方圆十五米,没有人能够幸存,没有所谓的血雨,5.4公斤榴弹瞬间爆发的高温把血液都给蒸发了。

    不过,炮弹从来都不是靠弹片来做为自己最主要的杀伤,更可怕的是炮弹爆发出的冲击波,而且,因为山道两侧是山体的缘故,无法四散宣泄能量的冲击波只能冲向左右两边。

    足足有三十多人,就像一片轻灵的树叶,被巨大的冲击波掀起,然后重重的落在山上或者是山道上。

    当然,他们大部分人不是被摔死的,而是在被冲击波掀起的那一刹那,就被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冲击波将他们的内腑击成粉碎性糜烂,他们绝大多数人的死亡原因,都是死于内出血。

    仅仅两颗炮弹,所造成的伤亡,就远高于四百多人打了两排枪,陈运发射出了近八十发子弹。

    神啊!就把刚才我许的那个愿望当个屁放了吧!日伪军们在这一刻绝对是想哭的,他们真的很想重新改愿望。

    如果说先前毒蜂的攻击虽然很痛苦,但那多少还有些活路。好歹,毒蜂想直接蜇死人多少还有些困难,而且人足够多,毒蜂又喜欢蜂多欺负人少喜欢棒打落水狗,倒霉的那个人就一直倒霉。

    可现在,才是真正的没活路啊!

    也许是他们先前的意念太过强大,两颗炮弹足足带去了近五十人的生命之后,产生的巨大冲击波也将还在山道上肆虐的毒蜂也扫了不少,至少直接干掉了三分之一。

    可是,没人庆幸。

    因为,炮弹带来的,还有灾难。

    而且,是一点儿也不比毒蜂肆虐小的灾难,就连陈运发和一帮土匪民夫菜鸟们都没想到的盛况,就这样在山道上爆发了。

    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啊!对于一帮注定要倒霉到底的日伪军来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