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奔向自由的石头
    山道上已经呆不成了,趴进灌木丛侥幸生还的日伪军开始向山上爬。

    疯狂追逐的毒蜂也更刺激了他们,数百日伪军像蝗虫一般挤开灌木丛挂着满身的荆棘一边朝山上开枪,一边朝山上爬。

    留在山道上,只能是个死,不是被炮弹炸死,就是被残余的毒蜂蜇死或者是被两侧山上不时飞下的一排子弹给打死。

    对于生的渴求让他们对能轻易扎进肉的荆棘都不再害怕,甚至直接用手将茂密的荆棘丛扯开,哪怕双手鲜血淋漓。

    人,对死亡的恐惧,是任何事和物都无法阻挡的,这,只有被死亡阴影笼罩的人才能明白。

    下意识地,位于高空抛物的这一侧的山体成为所有日伪军的选择,因为这边有机枪还要喜欢搞生物战的,本能的会让他们认为威胁更大些。

    在战场上,从来都是消灭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敌人。

    距离山下最近的二货男带着的七八十土匪首当其冲,已经疯狂的日伪军的子弹穿过丛林,直接扫倒了近十人。

    都说三八式步枪的尖头子弹因为太追求射程导致动能太大,射进人体之后往往会穿体而过减小了杀伤力。

    其实,那是因为你没亲身经历过被6.5毫米子弹射中,子弹是穿透了人体,但留下的弹孔绝对不是人们想象中子弹大小的一个洞,而是,至少有酒盅大小。

    设想一下,刚才还跟你谈笑风生的一个人,突然,胸口出现一个酒盅大小的血洞,因为体内外巨大的压力差被压迫喷出的鲜血形成一团可怕的血雾,就这样喷吐在你的脸上,而他,却双目黯淡,想和你说话,却因为生命的逐渐远去,甚至连动一下嘴皮的力气都没有。

    你会怎样?

    会悲恸?会愤怒?会疯狂?又或者,会恐惧。。。。。

    或许,这些情绪,都会兼而有之。

    懦弱的人,在敌人疯狂的兵锋面前,会因为恐惧占了上风,而退避。勇敢的人,则会迎难而上,只因为,那是自己的兄弟。

    所以,当刁叶呆呆的抹去脸上被身边一个土匪胸口急速喷洒而出沾满脸颊的鲜血,双目,一瞬间,比脸上的鲜血还要红。

    “陈老三,赵老五,放石头,砸死那帮狗娘养的,给老子放啊!”二货男放声狂吼。

    位于山腰处负责守着那十来处土机关的土匪们却是大恸,他们当然可以放,每处机关都囤积了几千斤的石头,只要他们扳动机关,绝对能给那些已经爬入灌木丛根本没地方躲藏的敌人制造恐怖的打击。

    可是,在无数巨石的下方,不仅有敌人,还有七八十为了发动毒蜂战潜下山距离山道仅几十米的自家兄弟,一放大石,他们也在石头疯狂滚动的范围。

    “狗日的陈老三,再不放,老子回山就抢了你闺女做压寨夫人。你特娘的倒是放啊!”二货男疯狂的在山脚树林里嚎叫着。

    他身边的土匪见老大如此,再看看身边被敌人扫倒,有的已经断气,有的还在微微抽搐也是出气多入气少的兄弟,眼睛都红了,跟着一起狂吼:“陈老三,放。”

    “陈老三,放。”

    “陈老三,放。”

    几十人同时爆发出的狂吼,在两山之间回荡,一时间,甚至盖过了隆隆的炮声,就连三里外的孙宏振率领的炮兵,都仿佛听到了这个声音。

    就连陈运发和莫小猫这种已经经历过十数场生死搏杀将神经已经锻炼得犹如钢浇铁铸的铁血战士,在听到被群山激荡的怒吼声之后,也不由心中一痛,极痛。

    他们也知道,机关一旦扳下,数万斤的巨石就会沿着山坡滚滚而下,位于巨石滚动路线上的人,不可能存活。位于那处的人,将十不存一。

    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他们是土匪,是流民,是生活在贫苦中国最低阶层的人,但他们所做出的选择,却纯粹的令人泪目。为了替兄弟报仇,为了更多的兄弟能够活命,他们宁愿,自己不活了。

    就如同敢死连一样,站在山峰之巅,怒吼着:向我开炮。

    日本人听不懂几十米外中国人在吼什么,反而更刺激了他们,叽叽哇哇乱叫着开枪继续往上爬。

    可伪军们听得懂,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土匪们,能放什么?

    绝对不会放屁,他们能放的,只能是先前他们已经展现过威力的巨石和原木。

    “陈老三,你狗日的倒是放啊!再不放,老子就带着弟兄们冲下去了。”二货男提着驳壳枪朝山下扫了一梭子,跳着脚怒吼。

    “放,放,放。。。。。”山腰上同样怒吼着的一个土匪猛地搬下手中的机关。

    十几个开关在头领下达命令的那一刹那,全部被扳动,这已经是青龙山最后的底牌,撒出这一招之后,剩下的就是靠手中的刀枪了。

    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蹲在地上放声痛哭,连打在自己身边的砰砰作响的流弹都不顾。

    “轰隆”一声,被放开栅栏获得自由的巨石因为重力向下缓慢的滚去,然后,逐渐加速,就像一个在圈里憋了七八天乍然被放出去撒欢的小马驹。

    欢呼着,跳跃着,向山下奔去。一路上,不管是小腿粗的树木,还是曾经被认为坚韧的灌木,都被已经开始狂奔,携带着自己身上百斤乃至二百多斤重量和二百米高度势能的巨石撞烂撞飞。

    没有人能阻挡巨石们回归大地母亲的决心,在它们狂奔一百米的距离之后,就算是一辆坦克,它们也能将之砸成废铁。

    从山上往下看,就感觉是看到了一匹匹奔马在绿草茵茵的草原上狂奔,草丛被劈成无数条肉眼可见的痕迹,那情形,很壮观,壮观的让人头皮发麻。

    可对于山下正努力朝山上已经爬了三十米的日伪军来说,可就不是头皮发麻那么简单了,那真的会吓出翔。

    吓尿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心中的绝望。

    什么毒蜂,什么大炮,什么疯狂的马车,跟这比,都是小儿科。

    那些,都有可以继续生存的理由。

    现在,没了。

    没地方躲,没地方逃,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将身体缩成一团,减少面积,如果团成一粒沙子最好,最好能团成比特么细菌还小。

    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了,看上辈子自己做过什么好事儿没有,万一呢?

    巨石一路欢歌,摧毁着山坡上一切被它碰触到的生物,不管是植物或是动物,统统成为点缀巨石不太丰富色泽的涂料。

    日伪军的命运,在巨石落下的那一刹那,就已经被决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